小说屋 - 都市小说 - 纵有疾风起在线阅读 - 第71章 听谁说的?

第71章 听谁说的?

        宁窈没等来江玄清,倒是等来了江迟易。

        他开了门大咧咧的走进来,对着助理,“你去忙吧,这里交给我。”

        助理躬身退下,江迟易等门关上开口,“高兴坏了吧,现在跟你对接的成了江玄清,你们俩又有机会了。”

        他坐在宁窈对面,“老宋之前还给我打电话,问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想请你吃个饭,我也没好意思跟他说我们俩掰了。”

        “你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宁窈咧着嘴,“你名声那么差,还在乎这点儿颜面。”

        江迟易脸上的从容瞬间皲裂,瞪着眼睛,“你这个女人,认识到现在就没说过一句我爱听的话。”

        宁窈笑了,“所以才说咱俩就不能凑合,要不然以后日子肯定鸡飞狗跳。”

        江迟易盯着她看了一会儿,“那也未必。”

        这话刚说完,待客室的门就被敲响,打开后是助理站在外边,“小江总,夫人来了。”

        江迟易有些意外,“我妈?她怎么来?”

        没等小助理回应,江夫人已经走到了门口,嗓门有点大,“你爸呢,你爸怎么不在公司,他去哪儿了?”

        一转眼看到宁窈,她愣了一愣,多少是有点尴尬的,“窈窈也在啊。”

        宁窈站起身,“今天过来谈项目,江先生去签合同了,小江总正好有空。”

        江夫人抿着嘴点了下头,“你们要是忙……”

        宁窈赶紧打断她,“不忙,您要是有事儿你们先聊。”

        江迟易回头看着宁窈,“我出去看看。”

        俩人没走太远,宁窈还能听到外边的谈话声。

        一开始是江迟易,“他不在公司,去医院了。”

        江夫人一下子有点炸毛,“他去医院干什么,那是他儿子么,他儿子出事也没见他这么忙前忙后,肯定是被那狐狸精迷了眼……”

        江迟易叹了口气,“你别总疑神疑鬼的,发生这种事儿我爸过去看看也正常,毕竟两家交情摆在那儿。”

        江夫人听不进去,“交情什么交情,现在两家联姻的事儿也黄了,哪里还有交情,难不成还要照顾她们一辈子?”

        她咬牙切齿,“在哪家医院,我现在过去看看,看看这俩人到底在干什么。”

        江迟易有些无奈,“行行行,去去去,我们现在就去,我跟你一起,要真有事儿,不用你动手,我第一个不干,行了吧。”

        隔了几秒钟,江迟易又开门进来,跟宁窈交代一句,“我有事儿,先出去了。”

        宁窈压低声音,“怎么了,你妈怎么这么大的火气。”

        江迟易本来都要离开,想了想还是说,“陈家出事儿了你知不知道?”

        “知道啊。”宁窈说,“不就是陈莹霜割腕了么,要死要活的,可那天我在门口看,除了脸色不太好,也活蹦乱跳,没什么大问题啊。”

        “不是她。”江迟易说,“是陈满,她家那个小祖宗。”

        宁窈眨眨眼,“他怎么了?”

        江迟易说,“昨天被人伤了,现在在医院。”

        “被人伤了?被什么人伤了?”宁窈一脸的震惊。

        江迟易也不知是不方便说还是不晓得内情,摇了一下头,没有接话。

        他离开,门关上。

        宁窈脸上的惊讶也就瞬间收了。

        ……

        江玄清是中午下班的时候过来的,“拖的时间有点长了,等烦了吧。”

        “是有点儿。”宁窈说,“所以罚你请我吃午饭。”

        江玄清笑了,“这叫罚吗?”

        俩人下楼,刚走出公司大厅,就看到路边站着的人。

        宋妍在打电话,“你为什么就那么冲动啊,你什么时候能成熟一点?”

        对方不知说了什么,她原地踱了两步,“我在外地出差,我赶不回去,你叫你朋友过去吧。”

        她身子一转看了过来,表情顿了顿,“行了,先这样吧。”

        挂了电话,她朝江玄清过来,虽然没有面带笑意,可刚刚那股烦躁和无奈全都散了,“要去吃饭么,加我一个行不行,我们那些同事说昨晚没休息好,回酒店了,我不想回去,这边也没别的认识人。”

        她都这样说了,自然没办法拒绝。

        三个人上了车,江玄清等开出去后主动问,“刚刚谁的电话,看你好像挺烦的。”

        宋妍看向窗外,“我男朋友,跟别人动了手,现在在公安局,想让我去保释。”

        江玄清一愣,“怎么还出了这种事儿,之前同学聚会的时候,听那些老同学说你男朋友是艺术家,艺术家不都应该是处事不惊的么?”

        “艺术家?”宋妍笑了,“谁传的?”

        她又说,“他是搞美术的,但离艺术家远了去了,没开过画展,甚至画都卖不出去,靠我养着,这算什么艺术家?”

        这些江玄清还真都不知道,听她这样说,也没办法接话。

        宋妍又自嘲的笑了笑,“他脾气不好,很是冲动,经常和人起冲突。”

        她吐了口气,“说实话挺累的,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江玄清犹豫一会儿还是开口,“能处这么多年,肯定是有感情的,有问题解决问题。”

        宋妍扯了下嘴角,再没说话。

        他们去了市区的一家特色饭店。

        这个时间点人还挺多,没有提前预约,就只能坐在大厅。

        宁窈坐在江玄清旁边,跟他共看一本菜单,“点个这个茄子,我记得你喜欢。”

        江玄清没说话,宁窈又说,“还有这个鱼,你也喜欢。”

        宋妍抬眼看了下对面的俩人,快速点了两道菜,合上菜单还给服务员,“怎么没叫江二少一起来,我刚才好像看到他了。”

        江玄清视线还在菜单上,“他有事,出去了。”

        宋妍点点头,看向宁窈,“听说江二少跟宁小姐的好事将近了。”

        宁窈一愣,抬起头,“你听谁说的?”

        宋妍笑了笑,“安城我还是有点认识人的,听他们随口说的。”

        宁窈把视线又收回去,“可是刚才在饭店门口,你不是说在这没什么认识人吗?”

        宋妍一噎,没想到宁窈还记得她刚才的话。

        江玄清说,“他们俩没什么好事,两家就是合作关系。”

        宋妍说,“这样啊。”

        过了几秒她转了话题,“不过玄清,你跟陈小姐怎么回事,昨天那声明出来把我吓了一跳,你们俩感情不是一直都挺好的么,怎么突然就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