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都市小说 - 纵有疾风起在线阅读 - 第76章 唇印

第76章 唇印

        电梯里腻歪了一会,等进了门,俩人分开。

        宁窈去了厨房,江玄清坐在沙发上开了电视。

        一开始宁窈只以为他要找个节目打发时间,可听了一会儿就觉得不对了。

        她赶紧从厨房跑出来,过去抢遥控器,“你给我关了,还有完没完?”

        电视里边投放的视频,嗯嗯啊啊都是她的声音。

        她耳根都红了,气急败坏,“江玄清。”

        遥控器在江玄清手里捏着,他视线还在电视上,“害什么羞,不是说平时都会看着学么,我也学一学。”

        宁窈咬着牙,直接扑了过去,“你要不要脸?”

        俩人在沙发上叠罗汉,江玄清在下边,扣着宁窈的腰,遥控器被他举过头顶。

        配着电视里传来的声音,这气氛就有点不太对劲儿。

        宁窈等了等手撑在沙发上,身子微微悬起,看着身下的人。

        好一会儿后,她突然低头去亲他。

        遥控器掉在了地上,沙发上的人上下颠倒。

        电视上投放的视频时长有限,播到最后自动停止。

        但屋子里的声音没停,只是来源从电视上挪到了沙发上。

        饭是肯定做不了了,开胃菜结束,宁窈已经完全瘫了。

        最后还是江玄清打电话让人送了外卖过来。

        宁窈身上盖着江玄清的衣服,缩在沙发上,累的眼睛都不愿睁开。

        江玄清把外卖摆好,拿了碗筷,又走到沙发边垂头看着宁窈。

        她头发汗湿,一缕一缕地贴在额头上,看着莫名的有点可怜。

        等了会儿江玄清转身进房间,拿了换洗的衣服过来,坐在一旁慢慢悠悠给她换上。

        宁窈眯着眼看他,“赶紧把视频删了。”

        江玄清闷笑,“你刚刚可比视频里热情多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宁窈气的凑过去一口咬上江玄清唇角,稍微用了点力气。

        江玄清嘶了一下,掐着她腰上的软肉,稍稍用了点力。

        宁窈痒的受不住,松了口。

        江玄清动作快一点儿,给他把衣服穿上,“赶紧吃饭吧。”

        宁窈被他拉着站起身,“本来还想给你做大餐的,结果只能吃外卖。”

        江玄清说,“怪我怪我。”

        俩人吃了饭下楼,今晚宁沛元回家,宁窈也就不方便在外边住。

        要上车的时候宁窈四下扫了一遍。

        陈莹霜的车停在斜对角的停车位上,看不太清里边有没有人。

        宁窈走到江玄清面前,踮着脚盯着他的唇角看。

        她有些担忧,伸手蹭了蹭,“这个印子好像一下子消不掉,不会被人察觉出什么吧?”

        江玄清揽着她的腰,“现在才考虑是不是晚了。”

        开了车门让她上车,“我这两天没应酬,应该也没人会注意到。”

        随后他又绕过车头来到驾驶位,启动车子开走。

        宁窈盯着陈莹霜车子的方向,那车子一直停在原处没任何反应。

        等宁窈回了家,宁沛元还没回来。

        她前脚刚回房间,后脚手机就响了。

        摸出来看了一眼,不得不佩服陈莹霜,时间掐的是真准。

        要是放在别的时候,这电话宁窈就不接了,但是现在她突然就来了兴趣。

        她把电话接起,“陈小姐。”

        陈莹霜呼吸明显粗重,几乎是咬牙切齿得念出她的名字,“宁窈。”

        宁窈呵呵,“怎么了,这就生气了?”

        她慢慢悠悠回到化妆桌前坐下,“你和江玄清已经没了未婚夫妻的关系,生的哪门子气,再说,你有什么资格生气?”

        她腰有点酸,挪了好几下才找了个稍微舒服的姿势,“以后还有更刺眼的画面,你要习惯哟,陈小姐。”

        陈莹霜恨不得一口银牙咬碎,“你少得意,你以为你赢了?这才哪到哪?”

        “是呗,这才哪到哪?”宁窈说,“你且好好看着,看我是如何嫁进江家,你得不到的,我是如何让江玄清亲手送到我面前。”

        “宁窈,你这个贱人,我总有一天……”陈莹霜受不住刺激,直接咆哮。

        宁窈反手就挂了电话,这个废物,也就这点能耐。

        一直到睡觉,宁沛元也没回来。

        如此,宁窈也就安心了。

        他花这么长时间安抚崔泠,足以见得崔泠那边事情挺多挺烦。

        她不安好,宁窈才心安。

        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下楼看时,宁沛元的车子不在院子里。

        她又去了厨房,佣人给煲的汤已经没了。

        这意思,他昨晚回来了,然后又早早的走了。

        她冷笑一下,转身出门。

        ……  上午稍微有点忙,一直也没得空,等反应过来,早过了下班时间。

        宁窈整理一下出去,工作区已经没了人,大家都走了。

        她慢慢悠悠下楼,朝自己车子那边走。

        可走了几步她又停了,转头朝旁边看去。

        离着她车子不远处停了辆车,车窗开着,里边的人靠着椅背,闭着眼睛,仿佛是睡着了。

        宁窈走过去,敲了敲车身,“你怎么在这儿?”

        江迟易睁开眼,还真是睡着了。

        他有些迷糊,看了看外边,又抬手看了一下时间,“居然都这个点儿了。”

        宁窈再次问他,“怎么在这儿?等我?”

        江迟易坐直身子,扭了扭脖子,“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宁窈抿嘴犹豫,江迟易就说,“一顿饭而已,至于你这么为难。”

        他这么说了,宁窈就点了头,“行吧,去哪?”

        江迟易拍着方向盘,“上车,边走边看。”

        宁窈上了车,系安全带的时候问,“前天晚上你们家还好吧?”

        “江玄清跟你说了?”江迟易冷笑,“他可是躲出去了,我在家遭了殃。”

        江宿跟秦姿从医院回来就吵起来了,闹得挺厉害,开天辟地头一遭。

        秦姿平时比较怕江宿,一般情况下江宿瞪个眼睛,她心里就算有气,也都自动消化。

        可这次没有,她也不看江宿的态度了,回到家又作又闹。

        怎么说呢,压抑的太久,总有压不住的时候。

        她可能也确实委屈。

        这么多年江宿对崔泠照顾有加,就算事出有因,秦姿肯定也是不舒服的。

        无关小气不小气,这是界限问题。

        江宿后来也恼了,毫不退让,针锋相对。

        江迟易叹了口气,“那种场面,谁在都没用,只能他们俩自己解决,早知道我也躲出去了。”

        宁窈呵呵,“其实挺好解决啊,以后跟陈家再不来往,什么事儿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