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都市小说 - 纵有疾风起在线阅读 - 第152章 什么是大局?

第152章 什么是大局?

        宁窈要说的话一停,皱了眉头。

        江玄清的声音稍微远离手机,“不用。”

        过了两秒他又说,“我订了下午的机票,你爸过来我就走。”

        方晴哦了一声,似乎还不知道宁窈走了,“宁小姐和你一起么?”

        江玄清说是,“我们一起走。”

        方晴叹了口气,似乎很内疚,“我要是不出事儿,我爸也不会过来,你跟宁小姐还能在这边多玩两天。”

        江玄清重新把电话贴在耳边,语气稍微敷衍,“跟你没关系。”

        说完他对着这边,“窈窈。”

        宁窈没说话,江玄清等了等,似乎也明白她心里想的什么,等了一会儿听到病房开关门的声音,他应该是从病房里出来了。

        然后他才说,“不高兴?”

        “没有。”宁窈说,“你们两个说话我不好插嘴。”

        江玄清笑了一下,“我跟她哪有什么好说的,就是客套客套。”

        宁窈没忍住,还是问,“那边不是有护工么,她还麻烦你干什么?”

        江玄清知道她问的是什么,赶紧说,“刚才过来的时候帮她买了点东西,没别的。”

        宁窈深呼吸两下,其实也知道他俩不会有什么,但心里这股膈应劲儿还是退不下。

        她说,“就是问问。”

        隋廷宸坐在一旁向后靠,翘着腿,话是对着厨房那边说的,“阿姨,中午能不能做条鱼,上次你做的那个糖醋鱼我很喜欢。”

        佣人一听他说这个马上笑了,走到厨房门口,“可以呀,还做那天那个口味吗?”

        隋廷宸嗯了一声,“对,谢谢啊。”

        “客气什么。”佣人笑着,“应该的。”

        她还不忘补一句,“窈窈也喜欢吃糖醋口味儿的。”

        隋廷宸嗓门又大了一些,“我和她的口味一直很像,毕竟从小一起长大的,兴趣爱好都有些雷同。”

        江玄清在那边开口,“隋廷宸在你家?”

        宁窈转头看隋廷宸,差不多知道怎么回事,凡事都要有来有往才公平。

        她说了句是,江玄清明显深呼吸一口气,“你刚回去他就过去了。”

        宁窈故意说,“过来看我嘛,也好几天没见了。”

        江玄清呵呵,“说的也是。”

        他那边应该还有别的事儿,因为宁窈听到护工在叫江玄清。

        江玄清应了一声,然后对着宁窈,“行吧,跟你阿宸哥好好聊聊,先挂了。”

        电话挂断,宁窈甩手把手机扔在一旁,轻笑一声。

        周官放火,百姓点灯。

        他有什么好不高兴的?

        隋廷宸斜着眼睛看过来,“怎么了,不欢而散?”

        “不算。”宁窈往后瘫着,“不过是那小心眼的家伙吃醋了。”

        隋廷宸啧啧啧,“他现在在医院吧,有什么脸吃醋?”

        谁说不是?

        ……

        江玄清没在医院待太久就回了酒店,把东西收拾一番。

        刚要提着行李箱下去退房,江宿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他声音低沉,“工作都谈完了?”

        江玄清说,“都谈妥了,对方会抽时间过去签合同。”

        江宿嗯了一声,“挺好。”

        过了几秒他又说,“公司这边不着急,方小姐出了事儿,你在那边多陪陪,不用着急回来。”

        “我又不是医生。”江玄清马上接话过去,“我在这边陪着有什么用,而且她爸下午就来了,不需要我。”

        江宿啧了一声,明显不高兴了,“什么叫不需要,这种时候,需不需要你都要留在那里。”

        江玄清不说话,虽然没有拒绝,但是态度已经很明显。

        江宿声音还是沉着,“玄清,有些事情我跟你说过很多遍了,我觉得你应该明白,凡事以大局为重,情啊爱啊的,不是那么重要。”

        江玄清笑了,“是吗?”

        过了几秒他问,“当初你出轨我小姨,也是以大局为重?你害得自己妻子抑郁而终,也是以大局为重?按照你的做法,你当年的大局不就是情啊爱啊,怎么到我这里就不重要了?”

        提到这个江宿就有些跳脚,“你怎么跟我说话的?”

        “我说的不对。”江玄清访问,“什么是大局,你的风流快活是大局,我的听命任命是大局?江先生,这世界上可没有这样的道理。”

        江宿声音狠厉了起来,“江玄清。”

        江玄清不想跟他掰扯这些。

        但凡能掰扯明白,当年就把事情全都说开了。

        他说,“你不用跟我说那些没有用的,机票我已经订完了,我今天下午就走,方民生到了我就走。”

        “你有没有听我说什么。”江宿再次重申,“我让你留在那里。”

        “你让没有用。”江玄清也是一步不退,“你要是担心你就自己过来看,想必你过来能更显诚意,方明生会更高兴。”

        江宿明显都咬牙切齿了,“你到底懂不懂我给你规划的什么?”

        “不懂。”江玄清说,“我也不想懂,收起你的为我好,我不需要。”

        说完他就想挂电话,不过犹豫了一下,他又补了一句,“你要是真的觉得自己的决定没有问题,就把你的这些为我好都放在你小儿子身上,看看他接不接受。”

        这下他把电话给挂了,提着行李下了楼,直接退了房。

        时间差不多,方民生是赶下午最早的航班过来的,眼看着是快到了。

        江玄清直接带着行李去了医院。

        他没去方晴的病房,将行李找了个地方寄存,然后坐在门诊大厅里刷着手机。

        方明生过来先给他打的电话。

        江玄清从门诊楼出去,一眼就看到了对方。

        他正匆匆的朝住院部走,江玄清迎了过去,“方老先生。”

        方民生停了下来,朝着他身后的门诊楼看了一眼,“晴晴在哪?”

        “在病房。”江玄清说完转身朝住院部走。

        方明生皱了下眉头,“你怎么在这儿?”

        “在等你。”江玄清头也不回的开口。

        方明生没了言语,只能跟着他一路去了方晴的病房。

        方晴看到方民生就哭了,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

        方民生像模像样的过去抱了抱她,似乎是很心疼,“唉呀,你这孩子怎么弄的,怎么还能被车给碰了,怎么这么不小心。”

        方晴抹着眼泪,“好疼啊,爸,真的好疼啊。”

        方民生回头看了一眼江玄清,“这怎么回事,她怎么还能被车撞?”

        江玄清说,“这个问题你得问方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