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都市小说 - 纵有疾风起在线阅读 - 第216章 她不难么?

第216章 她不难么?

        宁沛元一上午不在公司,宁窈也没管他。

        倒是苑妤不知从哪儿得了消息,把电话打了过来,“你爸住院了?”

        宁窈嗯嗯两声,“今天又出来了。”

        苑妤并不担心他,“公司那边没事儿吧,有没有影响工作?”

        宁窈仔细思量了一下,“影响不大。”

        最近宁沛元放在工作上的心思不多,好多事情都分摊给各部门经理了,现在他出了事儿不在这边,影响也并不大。

        需要他做决策的一些事情,宁窈直接能拍板。

        她这么说苑妤就放心了,“这样就好。”

        她应该没别的话了,听意思是要挂电话。

        宁窈赶紧说,“前两天阿宸哥给我打了电话,说是之前的二婶又缠上二叔了,天天往隋家的公司跑,躲都躲不过。”

        苑妤在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才说,“这是他自己的事。”

        估计是不太想听和隋临深有关的事,说完这话,她直接就把电话挂了。

        宁窈把手机放下,叹了口气。

        年轻人纠缠在爱恨情仇里脱不了身,怎么这些上了岁数的处理事情也这么晕头转向。

        又忙了一会儿,昨天应酬的合作商来了,细节昨天敲定,今天直接签合同。

        没用太长时间就都处理完了,宁窈把对方送下楼,一个个的握手,“合作愉快。”

        等着对方上车离开,她转身要进公司,视线扫了半圈,她又停了下来。

        知道被她看到了,不远处那辆车的车门打开,陈莹霜下了车。

        她面无表情,看不出气恼或愤恨,只是走到跟前的时候淡淡开口,“倒是有能耐。”

        宁窈嗯哼,“我也觉得。”

        刚签下合同的这家公司,之前是跟陈家合作的。

        截止到现在为止,那些跟陈家停止合作的公司一大半都被她截了过来。

        虽说在商言商,可毕竟俩人有私人恩怨。

        就……挺气人的。

        没什么话跟她说,宁窈抬脚要进公司,陈莹霜突然开口,“宁窈,别告诉我你是真的喜欢江玄清。”

        “你管得着?”宁窈不愿意搭理她,脚步没停。

        已经进了大厅,还能听到陈莹霜大着嗓门说,“不过就是为了报复我,你们俩走不长的,你可别后悔,千万别后悔。”

        宁窈只当做没听到,直接上了楼。

        ……

        另一边的江迟易坐在病房里,方晴脸上的伤好了一些,不过依旧惨不忍睹。

        方夫人比她恢复的好,面部只留一些淤青,坐在一旁给她削水果。

        方晴似乎是走神了,盯着窗户外不错眼珠。

        方夫人把水果切成小块放在果盘里,“晴晴,吃点水果。”

        方晴一下子回神,“不想吃。”

        方夫人就叹了口气,把果盘放在一旁,“昨天我回家碰到你爸了,他说这两天太忙,等忙过了会来看你。”

        江迟易在旁边刷着手机,闻言一愣,不冷不热的开口,“还指望他能过来,过来干什么,再揍你们一顿?”

        方夫人被他说的有点挂不住脸,视线垂了下去,“他说他确实下手太重了,以后不会了。”

        江迟易嗤笑,“怎么让他说的这么不痛不痒。”

        他顶看不上方夫人这副畏畏缩缩的德性,“他都把你打成这样了,把你闺女打成这样了,你怎么一点都不硬气?”

        方晴应该是看不得她母亲被训,艰难的坐直身子,“不怪我妈,她不是没反抗过的,是我爸,他太狠了。”

        方夫人年轻的时候提过几次离婚,可都无疾而终。

        每次提都会惹得方民生大动肝火,然后对着她拳脚相加一顿。

        后来她出息了一次,直接离家出走了。

        那时候方晴不到十岁,方民生根本就不怕,转头把方晴揍了一顿,还拍了照给她发了过去。

        哪个母亲能受得了这个,于是她当天晚上又回去了。

        方家本就有钱有势,婚没办法正常离,她以为最不济她躲起来也是个办法。

        如今躲也躲不了,方晴在方民生手里抓着,她毫无办法。

        于是这么多年,一直被他拿捏着。

        江迟易舔了下侧腮,微微仰着下巴看着方晴,“你呢,你妈为了你,你是为了什么这么窝囊。”

        方晴一顿,只能呐呐,“我逃不掉。”

        她也叛逆过,跟陈旭恋爱那几年,方民生不同意,她就跟他对着干。

        也离家出走过,当时跟陈旭商量了一下,俩人还想离开安城。

        结果没跑掉,方民生在机场车站各个卡口安排了人,把他俩给堵到了。

        方晴闭了闭眼,“太难了,真的太难了。”

        江迟易盯着她看,好半晌之后才说,“只是你以为的难。”

        他不知怎么的就提到了宁窈,“她爸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可你看她过的多潇洒恣意,她不难吗?”

        方晴闻言一愣,抬眼看着江迟易。

        江迟易从沙发上起来伸了个懒腰,“总是有路能走的,看你自己愿不愿意了。”

        他不想再说别的,抬脚朝着病房门口,“行了,我在这边也坐了有一会儿了,家里公司还有事儿,走了。”

        方晴没说话,一直到江迟易的身影消失在病房外。

        方夫人起身到一旁拿了药膏,要给方晴脸上涂药,“这个江二少,也不像外边传言的那么不堪,倒是个热心肠。”

        方晴脸还肿着,看不太清楚具体的表情,只是轻声哼了一下,“哪里是热心肠,不过是还有那么一点良心而已。”

        方夫人瞄了她一眼,声音弱了下去,“那天晚上要不是他过来,我们真的有可能会被你爸打死。”

        方晴似乎是笑了,只是笑意显不出来,“是吗?”

        江迟易从医院离开,本来是打算回公司的,但是犹豫一下,他又回了家。

        家里只有秦姿,她正坐在沙发上,盘着腿吃水果,看电视,模样很是惬意。

        江迟易看到她松了口气,“心情还不错?”

        秦姿瞟了他一眼,直接笑了,“挺好的。”

        她用下巴朝着面前的茶几上示意了一下,“刚送过来的,你要不要看?”

        江迟易慢慢悠悠走过去,茶几上放了个牛皮纸袋子,他拿起,里面全是照片,估计得有几百张。

        他直接全都倒在了茶几上,手一抹,照片摊开,里边都是崔泠和宁沛元。

        俩人拉拉扯扯,从一些照片上看似乎是有些争吵。

        可从另一些照片上看又似乎很是暧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