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都市小说 - 纵有疾风起在线阅读 - 第304章 快不是了

第304章 快不是了

        江玄清跟江迟易带着公司员工出去活动。

        昨天俩人就没跟着,不能一直不现身。

        宁窈和方晴留在了民宿里。

        大部队离开半个多小时后,方民生的车子开了过来。

        方晴东西不多,也就那一个包,快速跑了下去。

        宁窈站在窗口,能看到方民生从车里下来,方晴跑到他跟前一下子停了。

        方民生不知说了什么,方晴低下头。

        民宿的老板和老板娘去修亭子周边的围栏,院子里没人,那父女两个也没太多避讳。

        等了一会儿方民生又抬手,看样子没用多大的力气,可还是扇在了方晴的脸上。

        昨晚方晴化了妆,加上夜色遮掩,估计也涂了药膏,脸上的红肿看不太明显。

        如今再这么挨一下,也不知道不久之后的婚礼还能不能如期举行。

        方晴不躲也不闪,规规矩矩的站着,硬生生的挨了那么一下,头被扇的晃了一下,又稳住。

        又训了几句,方民生才允许她上车。

        然后他自己临上车的时候抬头朝楼上看过来。

        宁窈留在民宿这件事儿方晴是知道的,不晓得是不是刚才知会了他。

        方民生不知道宁窈房间在哪,就把三楼从左到右看了一遍。

        宁窈往后退了两步,方民生应该没看到她,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后转身上了车。

        那辆车退了退,打了方向盘,直接开走。

        宁窈转头去床上拿了手机,隋廷宸一大早就给她发了信息。

        说他昨天晚上去了隋临深那里,苑妤下厨做饭,吃的很高兴。

        然后也顺便谈了一下商场上的这些事儿,聊了聊方家。

        方民生和谭家的合作谈崩,又接触了两家公司。

        只是这两次没走到最后那步,最开始接触还很顺利,可后续乏力,算是都不了了之。

        国外政策一直收紧,方家那批货始终扣在海关,方民生急的不得了。

        以往他眼界颇高,即便合作也会先找那些经济雄厚的公司。

        但如今,他明显顾不得那么多,私下联系的几家公司在业内都不算名声多响亮。

        可即便这样,很多人也并不卖他面子。

        方民生虽然对外还是端的高高在上,内里已经虚了。

        宁窈把隋廷宸发来的信息反反复复看一遍,眉头皱了皱。

        江玄清搅黄了方家跟谭家的合作,算是截了他的一条路。

        只是宁窈想不通,他为何要针对方家。

        虽说方民生有点招人厌,但两家只合作上有牵扯,去对接数据的是江迟易。

        讨厌那老头子,以后不见就是了,不至于这么费心费力的去跟他斗法。

        ……

        中午吃饭的时候那些人回来了,一个个累的够呛,东倒西歪的在院子里坐着。

        宁窈下去,跟着老板娘把切好的水果端出来。

        有人好奇,“方小姐呢?”

        宁窈说,“走了。”

        那人等了等,似乎是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然后赶紧解释,“没事没事,我刚刚呛到了。”

        江迟易过来坐在宁窈旁边,“也不知怎么回事儿,这些人似乎都比较喜欢你,不太喜欢她。”

        宁窈嗯一声,“可能是我比她长得好看。”

        “这倒是真的。”江迟易一本正经,“你比她好看多了。”

        他又补了一句,“我也比江玄清好看。”

        这话可赶紧拉倒,长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谁容貌更胜一筹。

        旁边听到江迟易这话的人,一个个的转开了视线,虽没有给明确回应,但态度已经说明一切。

        江迟易撇了一下嘴,没长骨头一样往后一摊,“好多女人都喜欢我。”

        宁窈嗯一声,“可你喜欢的女人都喜欢他。”

        很好,扎心上了,江迟易不说话了。

        没多大一会食堂开饭,大家都累了,饭吃的比较安静。

        下午返程,也就再没出去玩,上午累够呛,吃过饭大家趁着这个功夫各自回房间休息。

        宁窈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的摇椅上。

        阳光不错,摇椅上晃晃悠悠,没一会儿她也有些迷糊。

        闭着眼睛没一会,明显感觉有阴影遮了过来。

        宁窈眯着眼,就看到江玄清站在一旁,身影正好遮住她。

        她又把眼睛闭上了,“让开。”

        江玄清说,“外面有风,你昨天刚落了水,别在这里吹风,容易感冒。”

        宁窈声音淡淡,“感冒了也是我自己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这话刺到江玄清了,他明显深呼吸两下,就算尽量压着,声音也还是带了冷意,“怎么就跟我无关,你别忘了,我们还是夫妻。”

        还是夫妻,这话也带着钩子,钩的宁窈心里那些不耐全都翻了上来。

        她抿着嘴,半晌后说,“快不是了。”

        这句比刚才那句还要扎人,前面那句江玄清还能压住情绪,这句话一出来他是真的火了。

        他豁然俯身,一手撑着摇椅的扶手,另一只手捏上宁窈的下巴,“你说什么?”

        宁窈一直都知道有些话是不能开口的。

        就像心里滋生的某些念头,一旦开了口子,就像扯开一道缝隙,阳光雨露落进来,念头扎根,疯狂生长。

        最后必然是压都压不住。

        她开始还忍着不说话,只是江玄清手劲儿比较大,捏着她的下巴不舒坦,于是那些不耐也就翻倍生长。

        一直到最后她睁开眼,眼底清冷冷,“听不出来?之前就跟你说过,我们俩的关系最好重新考虑考虑。”

        宁窈抬手搭在江玄清掐着自己下巴的手腕上,也没多大力气,把他的手挥开。

        她从摇椅上坐直身子,没看江玄清,目视前方,“江玄清,趁着婚礼还没办,之前的官宣也只是说在交往,要不我们……”

        “闭嘴。”江玄清咬着牙,生生挤出两个字。

        宁窈原本身子绷直,话虽然只说一半,可是肩膀也还是软了下去,整个人好似轻松了不少,就像一直憋在胸口的那股气,终于找到一个途径,泄了出去。

        她说,“我说真的,要不我们……”

        “我叫你闭嘴。”江玄清这次声音大了起来,带着一点嘶吼的意思。

        旁边放了个木椅,椅子上放的果盘。

        江玄清一脚将木椅踹飞,果盘直接摔在地上,哗啦一声稀碎。

        声音振的二楼和三楼房间窗户陆陆续续打开。

        那些同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探着头往出看,“江总,怎么了?”

        江玄清不说话,只瞪着宁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