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都市小说 - 纵有疾风起在线阅读 - 第313章 我好像快要失去你了

第313章 我好像快要失去你了

        晚上下班,宁窈故意加班到天黑才回家。

        结果到了家才发现,江玄清还没回来,车库里也没有他的车。

        宁窈翻看了一下手机,没有电话没有信息。

        联想中午的场景,他应该不是忘了说了。

        没什么胃口,她去厨房那边喝了半瓶冰水,转身回到卧室。

        洗漱一番后躺下,太阳穴一蹦一蹦的疼,整个人很是混沌。

        心里装着的事情比较多,原本还以为会睡不着,可没想到托了头疼的福,没辗转反侧多久就迷糊了过去。

        一觉睡到半夜,她是被吵醒的,江玄清回来了。

        宁窈原本不想管,但隐隐的听到客厅那边有交谈声,犹豫一下,她还是起身下了床。

        江玄清是被人扶回来的,那样子是没少喝,醉醺醺。

        扶着他上来的人穿着代驾服,看到宁窈愣了一下,“原来家里有人。”

        他站直身子,“这老板喝多了,刚才在外边吐了一场。”

        宁窈跟对方道了谢,付了小费。

        等那人离开,宁窈去厨房倒了杯水,“怎么喝这么多?”

        江玄清坐在沙发上,身子向前弓着,缓了一会儿才抬头看她,眼神迷蒙。

        他没回答,只把水接过去一仰头全喝光,杯子转手放在一旁的边几上,双手肘撑着膝盖处,身子依旧弯着,喘息声粗犷。

        宁窈叹了口气,又问,“工作上遇到麻烦了?”

        江玄清依旧没什么反应。

        宁窈犹豫一下,转身想去卫生间,结果身子刚动,江玄清突然一伸手抓住她的手腕。

        他姿势不变,但是说话了,“窈窈。”

        宁窈回头看他,江玄清一身酒气,“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宁窈没明白,“嗯?”

        江玄清说,“你好久都没有那样子对我笑了。”

        宁窈一愣,缓了好一会才温声开口,“你喝多了,我去给你拿毛巾。”

        江玄清几秒钟后才松开她,身子向后一靠,头仰着枕在沙发靠背上,闭着眼睛,喉结滚动,“是啊,喝多了,可有些话,不喝多我也不敢说。”

        他扯着衬衫领口,有些粗鲁,导致扣子直接扯崩了出去。

        领口打开稍微舒服一些,他吐了口气,“你看顾南晋比看我时候的眼神温和的多,你是不是喜欢他了?”

        “你胡说什么。”宁窈皱眉,“我跟他只有聊工作才会接触,私下碰面都很少,别乱想。”

        江玄清勾了下嘴角,表情像是在笑,但声音愈发的低落,“你都不知道,我今天看见你们俩相处,有多难过。”

        他叹了口气,抿着嘴,隔了几秒钟又说,“难受。”

        宁窈还是转身去了卫生间,洗了毛巾过来,单腿跪在沙发上,俯身帮他擦脸,“今天跟哪家公司应酬,怎么喝这么多?”

        江玄清等了一会儿慢慢睁开眼,眼底也是一片猩红,“跟合作没关系,故意喝多的。”

        他按住宁窈给自己擦脸的时候,捏着她的手掌,“为什么我总感觉,我好像快要失去你了。”

        等了一会,他拉着宁窈的手盖在自己的眼睛上,遮挡了自己大部分的表情,“你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做?”

        宁窈没说话,只把手抽了回来,一扭身坐在江玄清旁边。

        那些强端着的镇定一点点的崩了,她也是一脸的茫然。

        该怎么做,她也想知道。

        不是看不出江玄清在极力的修复俩人的关系,她也想要回到之前的状态。

        但她也很无力,她控制不住自己去胡思乱想的心。

        他有应酬,她会怀疑对方的身份。

        他接电话,她会怀疑打过来的人到底是谁。

        她讨厌这样的自己,她不应该是这样的。

        她向来洒脱,永远先爱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的落得这样一个狼狈的境地。

        两人就这么靠在沙发上,也不知过了多久,江玄清慢慢直起身子,一句话没说,起身朝着房间去。

        房门开着,没一会儿听到房间里的浴室传来了水流声。

        再一会儿,江玄清洗完出来换了衣服,而后回到床上躺了下来。

        宁窈转头看了一眼,江玄清的手机就在沙发上。

        手机的提示灯闪着绿光,代表上面有未处理的消息。

        她把视线收回来,又坐在原处发了会儿呆,最后还是一把将手机拿过来。

        可能抓握的时候碰到侧边按键,屏幕一下子亮了起来,宁窈木着一张脸又把屏幕按灭。

        她回了卧室。

        江玄清喝多,早就睡着了。

        宁窈把手机放在他那边的床头柜上,转身要回到床上。

        结果手机突然又亮了,有信息进来,自动亮了屏。

        宁窈条件反射的转眼看过去,然后又像是被电到了一样赶紧收回视线。

        她再度按灭手机,回到自己的位置躺下。

        天地良心,刚刚她真不是故意要看的。

        不过就那么扫了一下,那串数字都没有从头到尾看清楚,可她凭着记忆还是认出来了那是谁的电话号码。

        没看到信息内容,不过也能猜到,这大半夜的,方晴连发两条信息过来,大概率又是那些茶言茶语,解释她自己之前那些不合规矩的言谈和举止。

        真烦啊,那个女人,又想揍她了。

        迷迷糊糊将将睡去,身后的人翻了个身,朝她这边凑了凑。

        应该是一下子没碰到她,手就在后边摸了摸,终于摸上了她的身体,然后又往她这边贴过来,让她整个人抱进怀里。

        ……

        第二天醒来,脑子嗡嗡作响,一晚上的休息并没有让头痛的感觉减缓,反而更严重,仿佛要炸裂一般。

        江玄清已经洗漱完,出来见她还坐在床上,脸色不是很好,便走了过来,弯腰看她,“怎么了,不舒服?”

        宁窈摇了摇头,这一个动作就让她难受的够呛,“没事,应该是没睡好。”

        江玄清抬手看了一眼时间,“要不要去医院?”

        宁窈摆了下手,“不用管我,你忙你的。”

        她下床去洗漱,站在镜子前一照,脸色惨白惨白,看着就不健康。

        快速洗脸刷牙出来,江玄清还在房间里,明显在等她,“我让人送到早饭上了,吃完饭要是还难受,我们去医院。”

        宁窈不想去,“家里有止疼药,吃一粒就好了。”

        手下送了早饭上来,江玄清拿过来摆好。

        味道不大,可宁窈突然就感觉有些恶心,赶紧退了两步,“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