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都市小说 - 纵有疾风起在线阅读 - 第381章 世上无人不冤,有情皆孽

第381章 世上无人不冤,有情皆孽

        可能是崔泠控诉的太多,宁沛元听到这里没忍住辩驳了一句,“可你不是没过多久也结了婚,也找了个家境不错的。”

        听他说这个,崔泠一愣,随后哈哈笑了起来,笑得涕泪横流。

        好一会后缓了口气,她说,“若不是为了报复你,你以为我会选择陈席时?”

        陈席时名声并不好,追求她的时候她就知道。

        崔泠抬手抹了把脸,“我也是好人家的姑娘,我并不爱慕虚荣。”

        但是想要报复宁沛元,就必须找个强有力的靠山。

        她看不上陈席时,可在当时一众选择中,陈席时条件最好。

        她知道自己是跳进了火坑,没办法,她心中执念太甚。

        宁沛元低下头,等了一会儿又说,“可是你都给我生了孩子了,你生了阿满,我们……我们……”

        “你以为我愿意给你生孩子,就是原谅你了?”崔泠笑着,慢慢站直身子,用袖子把脸上的泪全部擦干。

        她的妆已经花了,原本就没完全遮住的伤口,在混乱的妆容下愈发显得狰狞。

        但退了那些故作的端庄,她看起来真实了很多。

        她说,“要不是为了算计你,你以为我会给你生孩子?”

        可能是说到了自己得意的部分,她状态明显好了一些,也不用陈莹霜扶着了。

        她说,“苑家那女人跟我当初一样没脑子,被你哄的团团转,公司都被你弄到了手,我本想着给你生个儿子,再吹吹枕边风,那些东西就都是阿满的。”

        她又笑了,不过这次是开心的笑,为自己曾经设想过的美好未来,“阿满的自然就是我的,我把你还有姓苑那女人的所有家产都夺过来,再把你一脚踹了,慢慢折磨,这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说完这句,她又停了下来,似乎很是遗憾,“只是可惜了,老天爷也不总是偏帮我,阿满那孩子啊,使命没完成就走了,可惜啊可惜。”

        宁沛元听完她说的这些彻底愣住了,盯着崔泠,“可是我……可是我……”

        “你想说可是你真的有想过跟我好好生活?”崔泠笑起来,带着嘲讽,“是在你走投无路被苑妤赶出来之后吧,你不过是觉得我是你的一条退路。”

        她又提了另一件事儿,“所以那时候在医院,你明知我说谎冤枉宁窈,也没跟我翻脸,甚至出院之后还对我细心照顾,其实是在为你自己做打算,宁沛元,都走到这一步了,你就别美化自己了。”

        宁窈转身去窗口站着,无声的叹了口气。

        这世间真是无人不冤,有情皆孽。

        该说的似乎都说完了,陈莹霜扶着崔泠去一旁坐下。

        崔泠一条腿瘸着,走路的时候一跛一跛,有些狼狈。

        宁窈等着其余的人都安静了才开口,“这个时候跑到医院来闹,并不是明智之举,怎么,江宿不管你了。”

        她这话带着嘲讽,但想着就崔泠现在这样的状态,应该对她这句嘲讽免疫才对。

        可没想到,这么一句话像是一下子刺激到了她,她刚坐到沙发上,噌的一下又站了起来,“贱人,都是你,都是你干的。”

        陈莹霜知道宁窈是什么脾气秉性,这种时候哪敢让崔泠惹她,赶紧跟着起来一把将她拉住,“妈,别生气,别生气。”

        宁窈皱眉,“跟我有什么关系?”

        崔泠咬牙切齿,“是你,是你去找了江宿,是你把我和陈席时之间的事情告诉他的,要不然他不会这样子对我。”

        宁窈瞬间反应了过来,噗嗤一声笑了。

        上次在宁家老宅门口,天问江宿这件事情上会不会帮崔泠。

        江宿没说话,但是看来他已经做了决定。

        宁窈语气悠哉,“他怎么你了?你是因为在他那里没得到想要的庇佑,才铤而走险跑到医院来想强行带走宁沛元的吧。”

        她现在非外交场合,对宁沛元只想称其名。

        崔泠一口老牙恨不得咬崩,“要不是你,我落不得这种地步。”

        宁窈轻哼,抬脚朝崔泠走去。

        陈莹霜一看她这架势就有点害怕,赶紧站起来挡住崔泠,“你干什么?”

        宁窈一抬手按在陈莹霜脸上,稍微用力将她拨到一边去,“滚一边去。”

        以往特别喜欢跟她跳脚叫嚣的陈莹霜,今天战力值明显下降。

        宁窈站在崔泠面前,“宁沛元确实对不住你,你怎么报复他都是他活该,但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对我母亲下手。”

        她俯下shen,崔泠抬头看她,俩人距离不近不远。

        宁窈表情冷着,“你如今给他下毒,这是他的报应,但你对我母亲动手,你也死有余辜。”

        她又瞥了一眼陈莹霜,“当年那司机是你买通的吧,你们知道我妈怀孕了,害怕在争夺宁沛元这件事情上处于下风,就设计弄掉她肚子里的孩子。”

        她和陈莹霜说话的时候语气很正常,听不出愤怒。

        但最后一个字落下,她突然轮圆胳膊一巴掌抽了出去,速度快的病房里那三个人都没防备。

        崔泠毫无防备,啪的一声被抽瘫在沙发上,陈莹霜和宁沛元同时一缩脖子。

        而后陈莹霜才反应过来,赶紧扑过来护着崔泠。

        宁窈也没想把她怎么样,打一巴掌解解气就差不多了,警察马上过来,她真的下手太重,一会儿也不好解释。

        她退了两步,“相对于你,我妈吃的苦更多,而且这些苦有一部分也是你造成的,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叫委屈?”

        崔泠瞪着眼睛,一手捂着脸伏在沙发上,看样子是想反驳两句,但却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宁窈重新回到窗口站好,“你但凡能精准目标抱负,我都敬你有几分血性,但你靠打压无辜的人来巩固自己的地位,崔泠,不管你曾经吃过多少苦,我都觉得你如今活该。”

        这话说完,病房门便被敲响。

        说话的是宁沛元的护工,“宁小姐,方便进来吗,主治医生过来了。”

        门又被陈莹霜反锁了。

        宁窈没说话,陈莹霜犹豫一下,还是转身去把病房门给打开了。

        进来的不只是护工跟主治医生,后边还跟进来两个警员。

        看到警察进来,除了宁窈那三个人脸色全变了。

        宁沛元也不知是不是不忍心,手里捏着的药瓶和检验报告,一下子被他藏在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