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都市小说 - 纵有疾风起在线阅读 - 第553章 你走运了

第553章 你走运了

        蒋芸吃过饭去了江家公司,到的时候江迟易在开会,办公室里没人。

        办公桌上很多文件随意摆放,看着很是凌乱。

        蒋芸犹豫一下,抬脚过去,想着是帮他收拾一下桌面。

        结果绕到办公桌后,一打眼就看到旁边的抽屉是开着的。

        应该是江迟易走的匆忙,没来得及合上。

        蒋芸顺手将抽屉推上,可动作一停,又快速的将抽屉打开。

        角落里散乱的放了几个公章,下面压着个倒扣的相框。

        她把相框拿出来,应该是很久没被动过,相框背面被公章蹭上了红色印泥。

        她抽了纸巾,先把背一遍擦干净,而后才翻过来。

        内嵌的照片年头有些久了,已经微微泛着黄。

        蒋芸皱了下眉头,照片上是一对母子,女人对着镜头笑的开心,孩子很小,看起来没几个月大,懵懵懂懂。

        年龄太小,看不出眉眼五官。

        但被江迟易锁在抽屉里,照片上的孩子应该是他,至于那女人,大概是他母亲。

        蒋芸没见过秦姿,只是听闻秦夫人持刀行凶后被判了刑,最后惨死狱中。

        各种细节她不知晓,但想来应该比较惨烈。

        盯着照片看了好一会儿,她又把相框放了回去,抽屉推上。

        整理了一下办公桌,然后回到沙发上坐好。

        旁边还放着那些时尚杂志,她已经没了心思去看。

        过了没一会儿,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不过进来的不是江迟易,是他的助理。

        助理知道她来了,端了茶水进来。

        他还怕她着急,跟她说江迟易这会议刚开始,估计还要等一会儿才能结束。

        蒋芸点了下头,“好。”

        助理把茶水放下,应该也是不忙,没有马上离开,站在一旁,“小江总最近心情越来越好,蒋小姐功不可没。”

        蒋芸一愣,抬头看他,“你跟着他多久了?”

        “也不算太久。”助理说,“虽然他回到公司上班后一直都是我跟在他身边,但其实时间不长。”

        蒋芸把茶杯端起来,表情很平淡,像是无意间开口,“我有听说一些,好像是江老先生跟迟易关系不太好,迟易之前也就不经常来。”

        助理嗯了一声,现在江宿也不在公司,他有些事情没那么避讳,“父子俩关系是不怎么样,不过两辈人,相处不来也正常。”

        “那江夫人呢?”蒋芸询问,“江夫人跟迟易关系怎么样?”

        助理眨眨眼,随后摇头,“不太清楚。”

        他不像是撒谎,“江夫人也不经常过来,很少能看到她,没见过她跟小江总同框。”

        他又砸砸嘴,不知是不是把蒋芸当成自己人了,压低声音,“听说江夫人脾气不太好,可能是顾不上小江总吧。”

        他还挺感慨,“我对小江总了解虽不太多,但总觉得他并非是传言中那么不堪的人,他其实在江家处境也挺难的。”

        江玄清过于优秀,江宿是那种刚愎自用追名逐利的商人,有用的他才会留在身边,可想而知江迟易的处境。

        似乎是察觉自己说的太多了,助理赶紧退了两步,“我也是瞎说的,我不了解他们,知道的未必是真的。”

        蒋芸再没继续问,嗯了一声,“行,那你去忙吧。”

        等着助理离开,她把水杯放下,向后靠着,长长的吐了口气。

        关于江家那些破事儿,她仅有的一些了解全是从江玄清嘴里。

        只是他说的也不多,大多都是跟江宿有关。

        之前蒋志升曾提醒过她,他说江家的水太深,腌臜事情很多,让她学聪明点,不闻不问。

        想来那些没办法直接告诉她的,也有很多跟江迟易有关。

        等了一会儿,蒋芸又把手机摸过来,上网查了查秦姿的消息。

        只是她与网络上存在的痕迹很浅,大多是本地的一些八卦,聚焦的也是之前她持刀伤了江宿的事儿。

        想查江家的那些猫腻,看来还是需要花点心思去打听。

        这么也没过多久,江迟易的会议也就结束了。

        他拿着文件回来,后边跟了个人,应该是项目经理。

        原本对方正絮絮叨叨的汇报着什么,结果一进办公室看到蒋芸,马上又停了下来,“那小江总,这些数据等我汇总之后再给你?”

        江迟易嗯了一声,面上没什么太大的变化,“也行,还有我昨晚交代你的,尽快处理好。”

        对方应了下来,赶紧转身又退了出去。

        江迟易把手里的文件远远的扔到桌子上,直接走到蒋芸面前。

        她坐于沙发里,他就腰一弯,双手撑在她身两侧,“我看看醒没醒酒。”

        话说完,他突然低头亲了上来。

        蒋芸是一点防备都没有,被他亲了个实实在在。

        昨晚喝的多,后边完全断片,今天吃饭的时候,她其实有努力回想过,可奈何大脑一片空白。

        结果饭桌上没想起来的事情,这一吻印在唇上,莫名的就解开了几处封印,有些片段一下子冲进了脑子。

        蒋芸眨着眼看着江迟易,“你……你……”

        她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怪不得早上的时候还有点刺痛。

        江迟易看出她脸红了,抬手捏了一下,“想起来了?”

        蒋芸有点手忙脚乱,赶紧把他推开,“离我远点,你这个臭变-tai。”

        江迟易起身整理一下衣服,转身回办公桌后,“中午窈窈过来,一起吃饭。”

        蒋芸早上吃的比较晚,中午没胃口,但听说宁窈来,还是马上应了下来,“行啊,行啊。”

        她又念叨了几家饭店的名字,“中午去哪一家比较好?”

        江迟易坐下来,“她也就是个女的,要是个男的,你肯定就跟她了。”

        蒋芸缓了一会儿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啧啧两声,“女人的醋你还吃。”

        “吃啊。”江迟易看了看桌上的东西,“你帮我收拾的?”

        “可不就是。”蒋芸说,“那么乱。”

        江迟易笑了笑,“田螺姑娘。”

        他又补了一句,“我走运了。”

        蒋芸抬眼瞄他,江迟易微微低头,虽嘴上跟她调侃,可视线始终在文件上,模样看起来认真又严肃。

        她不知为何心里微微一荡,说不出来的悸动。

        过了几秒钟,她嗯了一声,“确实是你走运,偷着乐去吧。”

        而后再没说话,一直等到中午宁窈过来,跟江玄清一起来敲了办公室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