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都市小说 - 纵有疾风起在线阅读 - 第617章 这女的谁?

第617章 这女的谁?

        车子停在市中心一家很有名的星级饭店门口,司机开车门,要扶老爷子下车。

        老爷子不服老,“我自己来,哪里用得着扶?”

        他下了车,拄着拐杖眯着眼看了一下饭店门牌,“他家有一道菜,我还挺喜欢的。”

        白音肯定是不挑的,跟着他一起进去。

        老爷子提前订了包间,而且他明显是这里的常客,大堂经理直接过来招待。

        在包间坐下,经理帮忙介绍了几道菜,说是新品。

        老爷子也没问太多,“那就这几道菜,都上吧。”

        他又点了自己很喜欢的那一道,转头问白音,“你有没有想吃的,随便点,不怕剩,剩了我打包去医院给那兔崽子。”

        白音笑了一下,“不用不用,您点的已经够了,我这个人不挑,都可以的。”

        老爷子也就示意经理可以了,经理躬身退下。

        等着包间门关上,白音说,“您今天过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儿吗?”

        老爷子自顾自的倒了一杯茶,“没什么重要的事儿,就是听说昨天晚上那兔崽子从医院跑了,是去给你办乔迁喜。”

        白音赶紧解释,“对,是去了我那里。”

        她又说,“他没喝酒,只喝了些温水,也没吃什么刺激性的食物。”

        老爷子见她太紧张,语气更加温和,“我也没别的意思,他去见你,我是放心的,我就是怕他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如若是你,直接办出院去你那里,我也是高兴的。”

        说到这里,他想了想,“也不知道你晓不晓得,昨天有个姑娘去探望她,在医院陪了他一天。”

        老爷子盯着她的表情,见她没什么意外的模样,马上又说,“看来你是知道的。”

        他摇摇头,“那姑娘之前我们安排过他们俩相亲,结局不是很好,阿宸没看上对方,可能在相亲的过程中还说了一些不太招人待见的话,相亲结束后,中间人特意打电话过来说姑娘回去哭了一通,胡家的人很是心疼。”

        但隋廷宸具体说了什么老爷子也是不清楚的,他倒是有问过,只是隋廷宸那个大直男,他也不知道那句话说的不对了。

        思来想去,就只能归结为对方太玻璃心,没被瞧上,有点被下了面子,受不了。

        老爷子说,“昨天那姑娘过去,我们都是挺意外的,也不知她打哪儿得的消息。”

        他似乎是想在对白音保证,“说实话,我们家的人并没有特别赞同他们俩,相对来说我们更喜欢你。”

        白音都被他给说笑了,“我和阿宸现在真的只是朋友,他若是能有一个好的归宿,我也是替他高兴。”

        “可不许这么说。”老爷子说,“你要这么说,我可就不高兴了,我在这里疯狂给你们打call,你在那边打退堂鼓,真是辜负了我。”

        白音垂着视线,也不知该怎么形容他目前跟隋廷宸的关系,“我们俩分开的时间太长了,从前也发生过很多的不愉快,人的感情是会变的,再加上中间有些隔阂。”

        想重新毫无芥蒂的在一起,在她看来是挺难的。

        感情这东西最经不起考验,也经不起磋磨。

        她这个人向来悲观,不太确定的事情,她不愿意往前走那么一步。

        老爷子盯着她看,好一会儿后才说,“你家里的事情我都知道,你没有安全感也正常。”

        他想到了一些事情,有些感慨,“阿宸也没安全感,这你也要理解,这么多年一直都是他追着你,你始终是抗拒的姿态,时间久了,他也会没自信。”

        白音点头,“我明白的。”

        隋廷宸没有安全感太正常了。

        性别对调,如果是她被隋廷宸那样子对待,她肯定会躲得远远的,再也不沾对方分毫。

        饭菜上的很快,价格摆在这儿,味道自然不错。

        老爷子随后又聊了聊隋廷宸回来这段时间的表现,私生活上或者工作上。

        他说话里话外的吐槽嫌弃,但也听得出是真的很疼爱自己这个孙子。

        俩人吃过饭,老爷子又把白音送回公司。

        白音下车,回头对他摆手,“您慢走。”

        车窗降着,老爷子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似乎想说点什么,看表情又有些犹豫,到最后只是点点头。

        车子开走,白音又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回公司去。

        刚好在电梯口碰见周副总。

        周副总现在看见她狗腿的很,赶忙笑呵呵的问,“跟你那前男友约会去了。”

        “前男友住院了。”白音说,“上次你灌他酒,把他灌的胃出血,一切等着看,他出院就跟你解除合作合同。”

        周副总被吓了一跳,当然也没全信她的话,“住院了?人民医院?”

        白音嗯了一声,正好电梯下来,她抬脚进去,“住院好几天了,你消息也太不灵通了,到现在都不知道。”

        周副总也跟进去,抓了抓头发,“这段时间公司也忙,他那边没动静,咱也不敢主动联系,怕打扰人家正常工作。”

        想了想他又问,“你应该过去看过了吧,病房号给我一个,下午我也过去表示表示。”

        白音没当回事儿,把病房号告诉了周副总。

        上楼后分开各自去忙。

        下午有个会议是周副总主持,白音也有参加。

        等会议结束,白音拿着资料刚要离开会议室,周副总就叫住她,“等一下,等一下。”

        白音停下,回头看他,周副总说,“东西让别人帮你送办公室去,我们俩这就走。”

        他手里的文件也递给了一旁的助理,边往外走边说,“我已经订了花和礼品,去医院看望隋先生。”

        “我就不去了。”白音说,“我昨天晚上刚跟他见过面,没必要。”

        “你跟他是私下里见面,私人交情。”周副总还挺坚持,“我们这是工作上来往,不一样。”

        他大手一挥,“走走走,就过去慰问一下,不耽搁太长时间。”

        白音蹙着眉头,说实话,她不太想去。

        但周副总回头看她,严肃着一张脸,这就是不给拒绝的余地了。

        所以最后她只能跟着出门,去取了花和礼品,直奔医院。

        不知是来的巧,还是胡家小姐又在这陪了一天,他们到的时候,病房里依旧是那一男一女。

        周副总一愣,明显有点慌,压着声音问,“这女的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