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都市小说 - 纵有疾风起在线阅读 - 第639章 恶有恶报

第639章 恶有恶报

        白音原本想选个特殊的日子去领证,可奈何隋廷宸等不及。

        勉勉强强熬到二十一号这天,他说二一寓意好,谐音爱你,当下整理了所有证件,拉着白音上了车,直奔民政局。

        白音无奈,“其实你不找这么拙劣的借口,我也会跟你来。”

        隋廷宸没忍住笑,“关键是我自己会挂不住脸。”

        他抽空去拉白音的手,“我已经算好的了,还能等到二十一号,我爷爷这几天觉都睡不好,恨不得咱俩和好第二天,就让我把证件拍他面前。”

        白音想起隋家老爷子,这两天戴着老花镜开始翻字典了。

        老爷子永远走在他们前面,婚礼还没办,开始想着给小孩取名字了。

        到了民政局,确实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大厅都没什么人。

        结婚和离婚窗口离的不远,倒是那边坐了对中年夫妻,各自嘟嘟囔囔。

        听了一下,没人出轨,没人家暴,是生活中的琐碎磨灭了两个人的激情,走到了最后,只剩埋怨。

        白音看的认真,没一会儿就感觉身后的人捂住她耳朵,稍微用力强迫她把头转过来。

        隋廷宸说,“别听,别看,今天是个好日子,我们都高高兴兴的。”

        白音知道他想的是什么,笑了一下,“不会影响我,放心吧,我就是看个热闹。”

        工作人员检查了证件,给了他们表格。

        表格简单,让白音很是意外。

        填完表格,工作人员拿过去审核,没一会儿告诉他们可以去拍照了。

        两人上了二楼,白云笑起来,“这么简单,我还以为是很复杂的流程。”

        隋廷宸也以为是,“早知道这么简单,当年把你哄骗来好了,哪里还有后边这几年的分别。”

        他想的美,当年她户口在白振南那里,就依着苏婉华和白月在他心里的位置,耳旁风一吹,他哪里能把户口拿出来。

        拍完了照递交过去,没一会儿,卡着钢印的结婚证便到了两个人手里。

        白音低头看了好半天,“真简单。”

        俩人从民政局出去,还在商量着要去哪约个会庆祝庆祝。

        结果下了台阶就见到民政局外站了人。

        白月一扫之前的乖巧可爱,装也不装了,恶狠狠的看着白音。

        白音想起之前白振南在电话里说的,对着白月挑了下眉头,“听说你和孙壮已经领了结婚证,恭喜你。”

        白月咬牙切齿,“你很得意是不是?”

        白音挎着隋廷宸的胳膊,嗯哼一声,“是得意啊,你过得不好,我当然得意。”

        她几步下了台阶,走到白月面前,盯着她看了一会,突然嗤笑,“你可真丑。”

        相由心生这话应该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从前白月在白振南和苏婉华的呵护下,日子过的顺风顺水,没什么糟心事儿,整个人容光焕发,娇俏可爱。

        如今应该是跟孙壮过的不如意,她面上渐渐有了刻薄之相。

        白月被气的胸膛起伏的厉害,垂在身侧的手握成了拳,恨不得下一秒就冲过来撕了白音。

        不过最后还是理智战胜了她,她只是放了狠话,“我等着看你的下场。”

        隋廷宸今天心情好,不想跟她一般见识,所以说话的语气温和,“等着吧,等我们儿孙满堂,你给我们做个见证。”

        着话说完,一旁有车子开过来,一个急刹停了下来。

        孙壮开门的架势就气哄哄,过来二话不说,一把抓住白月的头发,直接往车子那边拖,“一大早上的,你来这儿干什么,少给我丢人现眼,赶紧回家。”

        白月被抓的头皮生疼,哎呀哎呀的叫着。

        如今对着孙壮,她也不装温婉,扯着嗓子就骂,“你个废物的东西,赶紧给我松开,你他妈的也就只会对我耍横,你有本事对他们俩凶一个,完犊子。”

        孙壮像是没听到她的叫骂,开了车门很是粗暴的将她塞进去,还怼了一拳。

        而后他上车,车窗是降着的,临开走的时候估计是没忍住,他转眼看了下外边。

        随后又像是被吓到一样,快速的将视线收回去,把车开走。

        车子开出去一段,还能听到白月扯着嗓子叫骂的声音。

        隋廷宸将白音搂在怀里,“要不是这种日子不方便动手,真不想让他们走的这么便宜。”

        他又呸了一声,“真晦气。”

        白音搂住他的腰,有点好奇,“我有点想不明白,就算孙壮死缠烂打,白月熬不住,按照她的脾气,应该也不会先领证,最起码婚礼也会要求办的风风光光。”

        隋廷宸揽着她往车子那边走,“孙壮没你想的那么废物,那男人心眼儿多的很,从前不过是爱装,真的想达成什么目的,他有的是手段。”

        白音点了点头,再没问别的。

        上了车,老爷子的电话也就来了,真是时间掐得准。

        隋廷宸按了免提,老爷子第一句话问的就是,“领完了吗?”

        隋廷宸说,“刚从民政局出来。”

        老爷子马上笑起来,“好好好,今晚咱们好好庆祝,我让厨房那边买了很多好东西。”

        他又问,“你问问音音,问她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让厨房准备。”

        白音声音脆生生,“爷爷,我不挑的,都可以。”

        别说老爷子,连隋廷宸都在这边愣住了。

        白音这人慢热,即便是跟隋廷宸都已经住在老宅了,但称呼上始终没改。

        如今突然改口叫爷爷,弄的那边老爷子一下子都不知如何反应。

        隋廷宸好一会儿才开口,也是对着电话那边的,“随便吧,我们俩今天出去约会,晚上尽量早点。”

        老爷子赶紧应了下来,“行行行,你们出去玩的高兴。”

        随后电话挂断,隋廷宸将车子开出去。

        白音靠在一旁,犹豫半晌,还是把手机摸出来,对着结婚证拍了张照片。

        心里千言万语,但到最后突然觉得有些词穷。

        索性就只干巴巴的发了张照片,任何配文都没有。

        之后她又把隋廷宸的手机摸过来,发了张跟自己一样的朋友圈。

        发完之后,手指有些不听使唤,她翻了翻隋廷宸最近的聊天记录。

        有胡冬儿,不过隋廷宸没说话,从头到尾都是她发的信息。

        文字和语音掺着发,错别字一堆,人似乎不是很清醒。

        隋廷宸在旁边,她也就没有点开语音仔细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