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重生之激荡年华 第99章 我讲完了,你没听吗?

第99章 我讲完了,你没听吗?

    路永华想想也是,从他的角度来说,难得这些不学习的人愿意学点儿,虽说学不了多少,但搞一点是一点。

    为了学生好,让温晓光过来讲也是有意义的。

    同学们之间进行互动,都获得提高,从某种角度来说,还是个好事呢。

    这是个好老师啊。

    “行,你上来吧,就结合最后这一道求面积的问题,给我们都讲一讲。”路永华忽然又说“看来你们是不爱听我讲,爱听他讲,也行,只要你们能多学点,总是好的事情。”

    这老小子倒是机智又单纯,这就反应过来了,自己不用出力还能取得不错的效果,回头就说是创新课堂形式,一举三得。

    “来来来,试试,假如效果好,我们以后多让温晓光给我们讲讲课。”

    温晓光无语了,这可不是九年义务教育了,天天给你们上课,完了我还得交钱是不是?

    你可知道温博士时薪300块呢?

    方之介已经让开了身位,看着自己的同桌走上讲台。

    “路老师,直接说最后一题?”

    “当然,迎合兴趣的教学是最好的。你就简单说说微积分吧,知道多少说多少,没关系,我来补充。五分钟,多了浪费时间。。”

    补充?

    你想多了吧。

    路永华把粉笔给他,自己往教室后面去,“陈天,你含着要听得啊,过两天我提问你,看看你到底认不认真。”

    同学们都捂嘴而笑。

    讲台上的温晓光则拿着粉笔转身,板书工整,写下微积分三个字。

    “关于微积分呢,其实高二的数学课程路老师也给我们介绍过,那就是导数的概念,”

    他在黑板上画出一个数轴,在第一象限作出一个曲线。

    “假如这个函数yfx在这个区间内有定义,并且有两个点a、b。两点纵坐标的差比上横坐标的差ΔyΔx就是a点的导数,这个很简单。”

    “我们如果把函数的增量Δyfx+Δx–fx表示为ΔyaΔx+oΔx)其中a是不依赖于Δx的常数),便称oΔx)是比Δx高阶的无穷小,那么称函数fx)在点x是可微的,且aΔx称作函数在点x0相应于自变量增量Δx的微分,记作dy,即dyaΔx。”

    “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微分,而积分你们可以理解为微分的逆运算,就是知道了函数的导数,反求原函数,在应用上,定积分作用不仅如此,它被大量应用于求和,通俗的说是求曲边三角形的面积,就像试卷的最后一道题。”

    路永华站在后面看着边写边讲的温晓光频频点头,不错,不错,微分和积分就是这么回事儿。

    对于他来说,这是不难的。

    但对于这个阶段的同学们来说,还是有点难度的。

    好多人都很懵,高中以后的数学都学这些玩意儿吗?

    现在退学还来得及吗?

    温晓光也不是自嗨型选手,他大概收集了一点同学们的表情,随后说道“微积分对于中学阶段来说是比较难得,内容也多,微分学包含极限理论、导数、微分;积分学包含定积分和不定积分。所以大概了解……”

    陈天可不服气了,“你说那么多,这到底是什么呀?”

    温晓光叹了口气,放下试卷,还是掺和着故事说吧。

    “数学一共有过三次危机,其中的第二次危机就是人们质疑微积分的基础不牢固。”他转身用粉笔圈起来‘ΔyΔx’,“那时候的人们和你们都有一个问题,都说Δx趋近无穷小,那无穷小到底是什么?如果是0,0不能做分母,如果不是0,那又怎么能说b点就是a点呢,是不是这一点理解不了?”

    一般来说,都是如此,刚接触的人对于极限理论都是有抵触的,因为它不符合我们正常的逻辑。

    “微积分在十七世纪的时候由牛顿和莱布尼茨分别创立,他们两个为这个争了一辈子,但都没有对无穷小做出完善的定义,因为质疑微积分的理论基础,也就是所谓的第二次数学危机,这场危机持续了150年之久。”

    说起这个,8班的孩子们感兴趣了。

    “那后来谁解决了啊?”

    “牛顿不是物理学家吗?他还会数学?”

    ……

    “牛顿数学很好,被誉为四大数学家之一。至于这个危机,不是一个人解决的,是数位数学家共同完善了这个定义,”温晓光耐心的回答“拉格朗日最早使微积分严格化,他试图把整个微积分建立在泰勒公式的基础上;柯西将微积分建立在极限理论的基础上;维尔斯特拉斯逻辑地构造了实数论;黎曼证明被积函数不连续,其定积分也可能存在,将柯西积分改进为黎曼积分。”

    同学们一脸懵逼,他说的没有一个字母,全是汉字,但真不理解,关键是那些个名字都没听过。

    单纯的同学们现在还不明白,这些是你们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名字。

    连路永华听了都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呀,光秃秃的。

    “温晓光,你继续呀,微积分到底是什么?”陈天又叫道。

    温晓光奇怪,

    “我说完了啊,”他把一个式子圈起来,“这就是微分,至于积分符号,大概类似一个倒下的s。至于理论概念大概就在第二次数学危机的故事里,都讲完了,你没听吗?”

    陈天“……”

    麻蛋!你画两个稀奇古怪的符号就跟我说讲完了?

    路永华都不看他,出声道“微分和积分基本概念第一次听起来都不好理解,你借助最后那道题目讲一下运用吧。”

    “嗯,其实虽说高中不学微积分,但是不论是物理还是数学,一些难题实际上运用微积分是比较好学的,如果大家想在这上面拿分数,可以尝试一下使用这种思想和方法,非常管用。”

    “如果实在不愿意……那也没关系”温晓光笑了一下,“反正到了大学也跑不掉。”

    8班同学心里默念一句妈卖批。那我还是不要考大学好了呀!

    五分钟时间稍微说了些数学的趣事,接下来回到题目本身就没那么好玩儿呢,但路永华发现,因为是温晓光讲题,好多女孩子不管听没听懂,笔记记得是贼认真。

    而且因为他抽出空在后边儿站着,那些个学生也老实许多了。

    妈呀,这效果不错呀!

    上次他讲试卷自己坐在前面都没想到还有这种意外收获!

    关键是温晓光确实讲的不错,深入浅出,简单易懂,对于数学知识点和理论应用的是游刃有余。

    下课的时候,因为这份试卷比较难,所以没讲完,他还叮嘱温晓光“剩下的内容做些准备,下次还你讲吧。”

    “好。”

    好什么好!

    路永华是乐疯了,

    但坐在后面的同学真疯了,

    戴唯毅开着玩笑,“温晓光!就是因为你,我们上数学课贼难受!所有人听我号令,给我捶他!”

    一下子起来七八个平时老在一起开玩笑的人,

    “温晓光,你别跑!”

    不跑?

    不跑劳资是傻子吧!


同类推荐: 校花的贴身高手都市之神级宗师原来我是妖二代首富杨飞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重生之前方高能文坛救世主从支教到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