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湾区之王《湾区之王》正文 1180 惊喜约会

《湾区之王》正文 1180 惊喜约会

    甲骨文球馆之外,识别出陆恪和瓦特的球迷渐渐开始增多,奥克兰和旧金山比邻而居,同属于旧金山湾区,虽然两座城市都拥有自己的橄榄球球员,但一个在美联一个在国联,平均四年才能够交手一次,彼此之间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反而更多是亲近之意。

    奥克兰突袭者被称为是“黑银军团”,因为球队的球队颜色是黑色与银色,他们和旧金山49人一样,都是联盟之中的传统强队,曾经在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三次赢得超级碗冠军;球队的最后荣光出现在了2002年。

    那一年,奥克兰突袭者闯入了超级碗决赛,面对着坦帕湾海盗。当时,这两支球队之间还有一段孽缘。

    2001年,突袭者队的主教练是年轻少帅乔恩格鲁登——现在已经转职成为解说员了,之前还解说过旧金山49人的比赛。

    在执掌突袭者队帅印之前,格鲁登已经在教练位置上打滚了整整十年,却始终是助理教练,要么是近端锋教练,要么是外接手教练;1998年,突袭者队邀请格鲁登担任球队的主教练,年仅三十五岁,这对于橄榄球行业来说完全就是年轻少帅,引起一片哗然。

    经过两个赛季磨合之后,格鲁登终于发挥出了自己的能力,率领突袭者队2000年和2001年连续两年杀进季后赛,展现出了自己的能力,成为了整个联盟中风头一时无两的年轻少帅,这也吸引了坦帕湾海盗的注意。

    海盗队以2002年和2003年的首轮签、2002年和2004的次轮签、另外还有八百万美元的现金,将格鲁登挖角过来。

    谁到没有想到,格鲁登来到海盗队的第一个赛季就率领球队杀入超级碗,并且面对自己的旧主伯乐突袭者队。最终,海盗队以巅峰时期的防守组,全场压制突袭者队,以“4821”的比分轻取对手,为海盗队赢得了球队历史上的唯一一座超级碗冠军奖杯。

    这对于突袭者队来说,绝对是孽缘。

    顺带一提,格鲁登夺冠的时候年仅三十九岁,这是联盟历史上赢得超级碗的最年轻少帅!这一记录至今没有人能够打破!作为参考,今年超级碗夺冠的吉姆哈勃四十九岁。

    2002年就是奥克兰突袭者的最后辉煌了。

    在那之后,他们已经连续十年无缘季后赛;而旧金山49人也同样是2002年开始无缘季后赛,两支球队可谓是难兄难弟,两座城市的球迷之间也是惺惺相惜。

    今年,旧金山49人超级碗夺冠,奥克兰也肆意庆祝,表达出了同处湾区的兄弟之情。

    不过,相较于纽约的疯狂与热情,奥克兰的球迷们却更多是亲切与友善——当然,可能也因为这里是篮球场馆的原因,这使得陆恪和瓦特依旧可以自如行走,球迷们只是激动而亢奋地打招呼或者握手而已,最多就是合影签名,随后就会自行散开,为两个人留下了足够的活动空间。

    一路熙熙攘攘地进入了甲骨文球馆,此时球馆已经上座超过六成了,息息索索的喧闹声不绝于耳,正在兜售爆米花以及热狗的小贩来来回回地在座椅之间移动着,互相招呼互相问候的熟悉朋友也着实不少,早春初寒的料峭顿时就悄悄地消融在室内的温暖之中。

    “果然还是篮球舒服哇。”瓦特凑在陆恪耳朵边,扬声感叹了一句。

    nba的场馆全部都是室内场地,最大程度地避免了天气影响;而nf的大部分场馆都是室外场地,天气就是比赛的一部分,这也注定了比赛舒适度的区别。

    从室外进入室内,嘈杂的噪明显地聚拢起来,伴随着滚烫滚烫的热浪在耳边翻滚着,连带着耳膜之上都开始氤氲出嗡嗡的杂音和躁动,不知不觉就开始热血沸腾起来。

    甲骨文球馆的场馆规模自然无法和烛台球场相比较,烛台球场足足可以容纳七万人,而甲骨文球馆则只能容纳两万人,不同的差异也营造出了不同的感受置身于烛台球场,那种恢弘与磅礴足以让每一个观众感受到自己的渺小,红色海洋也就是这样而来的;而双脚站立在甲骨文球馆,则更多感受到那种密切团结在一起的紧凑,就好像自己与球员并肩作战一般。

    “那你要不要考虑一下转行?nba一年八十多场比赛,我觉得你应该能够胜任。”陆恪笑呵呵地扬声回了一句,然后就看到瓦特打了一个寒颤,连连摇头表示敬谢不敏,“习惯了我们球场的通透和宽阔,突然进入室内,怎么就觉得狭窄了呢。”

    错觉,这绝对是错觉。

    但瓦特还是连连点头表示了赞同,“距离太近了,我觉得就要呼吸不过来了。”

    “所以球场旁边才是席,因为大家就是希望近距离感受那种紧张刺激的窒息感。”陆恪一边调侃着,一边寻找他们的座位,“我们的球场就比较困难了。”

    “你是说像冰球那种超近距离吗?”瓦特也打趣了一句,让陆恪哧哧地笑了起来。

    说话间,两个人的脚步就已经来到了最前排的位置。

    这些门票全部都是来自库里的,专门安排在了金州勇士的球员席位后面,可以近距离地感受到比赛的紧张氛围,包括主教练的临场战术安排等等。

    一路说着抱歉,在膝盖打膝盖的穿行之中,两个人来到了坐席的中间地带,陆恪低头核对了一下手中的球票座位号码,却发现属于自己的座位上放置着一个黑色的帆布包,左右看看,视线就落在了旁边的年轻女性身上。

    那位女性正在低头翻阅着手册或者书籍之类的东西,一头金色长发垂坠下来,遮挡住了整个脸颊,只能隐隐地勾勒出一个饱满的额头弧线,却无法识别出五官的轮廓,就更不要说脸庞的具体模样了。

    “抱歉,请问这是你的背包吗?”陆恪礼貌地说道。

    “……”那位年轻女性没有回答。

    难道是因为佩戴了耳机?陆恪礼貌地拍了拍那位年轻女性的手臂,再次说道,“抱歉,这里是我的座位,请问这是你的背包吗?”

    对方还是没有反应。

    奇怪!

    陆恪回头看了看瓦特,眼神里流露出了不解;瓦特也只是耸了耸肩,不明所以。

    陆恪再次转头看过去,然后就看到了眼前那个女性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如同瀑布般垂下来的金色长发也在隐隐颤抖着,这到底是……正在害怕?还是正在偷笑?

    十分奇怪!

    陆恪微微倾身朝前,居高临下地望了下去,然后就可以看到那双如同蝴蝶翅膀一般微微颤抖的睫毛,还有如同玉柱一般微微挺起的鼻梁和小巧的鼻头。

    陆恪压制住了嘴角的笑意,重新挺直了腰杆,继续保持着刚刚的平稳声音,“这位小姐,这是你的背包吗?它放在了我的位置上,你可以把它拿开吗?”

    对方依旧没有反应,但陆恪却不介意,继续说道,“来到甲骨文球馆看球,却依旧没有放弃碎片时间的阅读习惯,这真是非常难得,请问你是在伯克利读书的吗?专程过来观看球赛,到底是为了支持哪位球员呢?”

    瓦特依旧是满脸困惑,陆恪却示意他稍安勿躁,拿起了帆布包,在自己的座位落座,然后就背对着旁边的那位金发美女,继续说道,“你是一个人过来看球的吗?你喜欢篮球吗?现在喜欢体育的女球迷越来越多了,这是好事。”

    “我有男友了。”那位年轻女性终于开口说话了。

    尽管她改变了音调,却依旧没有摆脱平时的说话风格,进一步证实了陆恪的猜测,这让他的嘴角轻轻地上扬了起来。

    “哦,所以你听得见,只是故意假装听不见?”陆恪扬起了尾音,意味深长地说道,“那么这就真的太让我伤心了,我没有恶意,仅仅只是想要就座而已,这是我的权利,不是吗?相反,你却始终拒人于千里之外,这就太没有礼貌了。”

    “我已经有男友了,对其他人不感兴趣。”那位年轻女性依旧重复着说道。

    陆恪却丝毫没有挫败感,微笑地说道,“现在是什么时代了,就连结婚都可以离婚,更何况只是恋爱关系呢?你的男朋友让你一个人过来观看比赛,要么就是一点都不体贴,要么就是对运动没有兴趣,我觉得他应该不是一个称职的男朋友。”

    “今天既然在这里一起看球,也许在比赛进行期间,我们可以进行简短的一日约会,我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你觉得呢?”陆恪的声音礼貌而绅士,亲切而阳光,很容易就让人产生好感,尤其是在邀请女性的时候。

    坐在另外一侧的瓦特满头都是问号平时陆恪不是这样的风格,今天怎么就突然变了?

    而那位年轻女性也终究没有忍住,猛地转过头来,“斑比!老实交代!你平时对待其他女性也都是这样?”

    “这样就忍耐不住了?”陆恪没有慌乱,嘴角的笑容直接绽放了开来,“我还没有使出杀手锏呢,你直接就破功了,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庆幸,你没有成为演员?演技基本功真是不过关。”

    面对面安坐的女性却是露出了自己整齐洁白的牙齿,如同鲨鱼一般朝着陆恪开始磨牙起来,表示抗议示威。

    瓦特觉得自己的思绪有些跟不上节奏,“坎蒂丝?”


同类推荐: 英雄联盟:我的时代湾区之王杯具大叔玩网游超神机械师网游之骷髅也疯狂艾泽拉斯布武无限气运主宰我的宠物是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