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湾区之王《湾区之王》正文 1201 最后训练

《湾区之王》正文 1201 最后训练

    莫斯从来都没有想到自己会再次复出,更加没有想到自己复出之后会真的登上超级碗的冠军舞台,他现在依旧记得实现梦想那一刻的亢奋而激动,猝不及防之间就喜极而泣,仰头看着满天洒落的纸烟花,不知所措。

    莫斯更加没有想到的是,他最为怀念的却不是冠军戒指本身,而是超级碗之夜那场跌宕起伏的比赛本身。没有人相信他们能够完成取胜,但他们却紧紧地团结着彼此,一步一个脚印地完成了历史上最惊人的一次逆转。

    转过身,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那些战友们,那一张张或熟悉或陌生的脸孔,那一个个或幸福或感动的表情,莫斯才真正地意识到这一座超级碗的意义,也真正地意识到赛季十六场胜利背后的重量。

    前所未有地,他深深地热爱着这项运动,不是因为聚光灯笼罩在他的身上,而是因为他们共同携手走完了这段旅程。

    现在,他终于没有遗憾了。

    他终于可以毫无眷恋地离开这片球场——他登上过巅峰,他赢得过冠军,他背负着骂名,他享受着光芒,他拥有了战友……这就足够了,至于冠军数量到底是一个还是两个,至于联盟历史记录到底是十个还是二十个,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因为,他在这里创造了属于自己的传奇,也留下了自己的足迹。

    是时候告别了。

    决定再次退役,同时也是正式退役,永远告别,这是莫斯一个人的决定。他已经做好准备开启全新生活了,告别这片自己奋斗了一辈子的战场,告别那些自己一起并肩作战的战友们,告别自己此生唯一熟悉的生活方式,寻找第二段人生。

    尽管经纪人再三劝告,但莫斯还是做出了决定。

    莫斯没有告诉任何人,他准备就这样安静地离开,不是因为不在乎这些队友,而是因为离别太过伤感,他不想要看到自己婆婆妈妈的样子,潇洒转身留下一个背影,这才是他的一贯作风,不是吗?

    但莫斯还是决定告诉陆恪。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没有特别原因,只是他觉得自己需要这样做。

    这是多么有趣的一件事,不是吗?

    他喜欢布雷迪,却不会成为布雷迪的朋友;他讨厌陆恪,但他却格外珍惜这段友谊。他永远都不会忘记,离开新奥尔良主场梅赛德斯奔驰超级巨蛋的球队大巴之上,那个面容青涩的少年对着自己咆哮嘶吼着

    “你知道你为什么拿不到超级碗吗?因为你永远在和别人对抗,和对手、和媒体、和教练、和队友,你永远都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多么残忍又多么直接,毫不留情地击溃了他的最后防线;但是,多么青春又多么张扬,重新点燃了内心深处的希望火焰,让他第一次真正地明白了橄榄球这项运动的奥义,也让他第一次真正地开始享受橄榄球这项运动的美妙!

    在自己的三十六岁,在自己的第二次退役,莫斯才真正地开始爱上这片球场。

    莫斯轻描淡写地说道,“我现在已经三十六岁了,是时候好好地休息休息了,然后寻找第二段人生。”

    陆恪却能够感受到隐藏在话语之中的淡淡哀伤和苦涩。离别总是让人唏嘘难耐,虽然他和莫斯从来就不是真正的朋友,但短短一个赛季的相处,莫斯却成为了他职业生涯里的特别存在——如果没有莫斯,陆恪也没有办法如此快速成长为更衣室领袖;如果没有莫斯,陆恪也没有办法真正地接过整个球队的领航重任。

    他们的确不是朋友,但陆恪却还是舍不得。

    从约翰沃德到兰迪莫斯,陆恪明白竞技体育的现实和残酷,他自己当初也差一点就面临着退役的选择,但这不意味着离别就会变得轻松简单起来。因为在内心深处,陆恪始终没有把橄榄球当做一份职业,而是一个梦想一个信仰。

    这有些理想主义,不切实际;但正是因为热爱也正是因为在乎,所以才如此甘之如饴。战斗不息,这绝对不仅仅是一个口号而已。

    轻轻吐出了一口气,陆恪还是展露出了一个笑容,“我才刚刚开始喜欢你,没有想到,现在就要说再见了。”

    莫斯却是一点都不买账,直率地说道,“不用担心,我现在依旧不喜欢你。所以,我的离开应该对于双方来说都是好事。”这让两个人同时爽快地笑了起来。

    陆恪点点头表示了赞同,“那么,决定好接下来的计划了吗?离开训练和比赛之后,是否有其他的打算?”

    莫斯连连摆手拒绝回答,“我们的关系还没有亲密到如此程度。我知道这都是客套话,但我想还是免了吧,站在这里聊一些你不关心我不在乎的话题,着实是太尴尬了。”

    陆恪摊开双手,“我无法反驳。”停顿了一下,“还是说,我们再训练一下?在这片赛场之上,再体验一下奔跑的感觉?”

    “好。”莫斯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脱口而出。当意识到自己贸贸然地说出口之后,他却不由愣在了原地。

    训练?

    随即莫斯就意识到了荒谬,不由哑然失笑起来,但这一次,莫斯没有再抗拒训练,这就是他的最后一堂训练课了。

    陆恪没有给予莫斯拒绝的时间和空间,转身就再次走到了绳梯旁边,准备延续自己刚刚的移动传球训练;莫斯也没有再继续扭捏,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朝着后方跑了出去,扬声询问到,“跑动传球,你准备练习稳定性还是爆发力?”

    “稳定性。”

    “那么就练习中传吧,路线可以复杂一点,然后区域传球的位置扣细一点,传球出手的刹那,注意对整个空间的观察。”

    因为当四分卫需要跑动起来的时候,这也很大程度地意味着口袋撕破了,四分卫也就暴露在了防守球员的视野中;所以四分卫在传球的同时,还必须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这也是一项非常特殊的竞技能力,注意力保持在正前方、视线余光却能够掌握现场动向,对于顶尖线卫来说,是一项必备能力;而对于四分卫来说,在进攻锋线的口袋保护中,这就没有那么重要了。只是,现在陆恪正在练习移动传球,那么就必须提升自己一心两用的能力。

    陆恪朝着莫斯点头示意,表示自己明白,而后就正式投入训练。

    这是一堂完整的训练课,尽管只有陆恪和莫斯两个人,但不同跑动路线的排列组合,不同战术区域的细节控制,却让移动传球的训练内容变得丰满起来。移动过程中,四分卫的传球准度势必将受到影响;而现在还需要寻找传球目标、留意两侧动态,对于四分卫的能力要求就更高了,陆恪也不敢丝毫怠慢。

    整整四十分钟的训练课结束之后,陆恪也好,莫斯也罢,两个人都是大汗淋漓、气喘如牛。

    莫斯干脆就整个人躺在了草地上,如同高中生一般,呈现一个大字型,看着洛杉矶头顶之上那片又蓝又深的天空,浑身发热的肌肉正在微微颤抖着,有些疲劳,也更多是兴奋,但这不是比赛而是训练。他依旧讨厌训练。

    “该不会是来到了大学,就如同大学生一般,辛苦训练结束之后,就这样不管不顾地躺着了。”陆恪走了过来,伸出了右手。

    莫斯抓住了陆恪的右手,借力站立起来,“我只是在表达着抗议。我不喜欢训练,而你刚刚还如此认真,确定不是在报复吗?”

    陆恪欢快地笑了起来,“哎呀,被发现了。”

    莫斯只是开一个玩笑,却没有想到陆恪真的就承认了,他不由愣了愣,随后笑容也肆意畅快地绽放了开来。

    “需要我帮忙收拾吗?”莫斯开口询问到。

    “不用了,其他训练小伙伴们等会就过来了,他们只是看看前三名的选秀。今天的训练还没有开始呢。”陆恪开口解释到。

    莫斯轻轻颌首表示了明白,“那我就先离开了。我今天也没有其他事情,现在回去,也许还可以看看首轮选秀的后半部分呢。”

    说完,莫斯就朝着陆恪挥了挥手,没有任何停顿地转过身,准备离开。

    可是,才刚刚转身才刚刚迈步,那股浓浓的不舍就猛然爆发开来,猝不及防之间鼻头就开始隐隐发酸,脚步变得千斤重起来。

    这就是结束了。

    这就是最后了。

    他的橄榄球人生就到此为止了,那些喜悦和悲伤,那些幸福和痛苦,那些胜利和伤病,那些欢笑和泪水,积极的消极的、正面的负面的,全部都留在了这一片绿茵场之上,他将正式与自己的前半生告别。

    眷恋和不舍就让视线变得模糊起来,着实狼狈。

    还好,莫斯背对着陆恪,没有泄露自己的慌张。他悄悄地挺直了腰杆,没有擦拭眼眶里的朦胧泪水,大步大步地朝前迈开脚步。

    “再见,橄榄球!”

    陆恪就这样站在原地,静静地目送着莫斯离开的背影,初升的朝阳之下,莫斯的身影在球场之上拉出了一道长长的影子,如同巨人一般,顶天立地地将整个球场都塞满那个男人曾经在这里创造了无数辉煌,而那些辉煌都将永远留在这里,流芳百世!


同类推荐: 英雄联盟:我的时代湾区之王杯具大叔玩网游超神机械师网游之骷髅也疯狂艾泽拉斯布武无限气运主宰我的宠物是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