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湾区之王 1680 声东击西

1680 声东击西

    这是陆恪进入nf的第三个赛季,并且连续第三个赛季杀入国联决赛,这也意味着,他不再是新人菜鸟了,整个联盟上上下下都对他有着足够的了解冷静、睿智、大胆、果敢、强硬,陆恪的比赛作风往往能够持续不断地向防守组施压,但陆恪的真正杀手锏仍然是他的头脑,也就是全盘布局的博弈。

    战术与战术之间的排列组合,步步为营地向防守组施加压力,最终寻找到突破口,即使是面对联盟防守最为顶尖的西雅图海鹰、卡罗莱纳黑豹、亚利桑那红雀,陆恪也总是能够撕开缺口完成进攻推动。

    不要说柯克查尔斯顿这样的资深分析评论员了,即使是普通球迷也清楚地知道这一点。

    国联决赛开场以来的四档进攻,陆恪选择了两次地面冲球、两次快速短传,整个战术都显得简单普通、干脆利落,似乎把西海岸进攻战术体系的繁复多样全部都收拢起来,化繁为简,展现出全新面貌。

    但大家都知道,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陆恪显然正在布局;问题就在于,没有人能够识破哈勃的战术意图,也没有人能够解读陆恪的临场变化,这场棋局现在依旧笼罩在云里雾里,需要耐心等候。

    那么,陆恪到底正在盘算什么呢?

    一档十码。

    弗兰克高尔登场轮换马库斯林奇,陆恪径直将橄榄球交给了高尔,再次回归地面,选择跑卫冲球。

    整条进攻锋线主动迎前,试图拦截住防守锋线的前冲,但这一次,防守组的准备更加完善,错开了位置,在高尔前冲的同时就已经朝着自己的左侧拦截过去,尽管进攻组也亦步亦趋地朝着右侧移动形成对位,但电光火石之间终究还是慢了半拍。

    不仅是防守锋线的位置已经提前横亘在了道路上,同时线卫和角卫的上步速度也非常快速,展示出了优秀的补防嗅觉,当高尔的脚步越过开球线切入人群密集区域的时候,深蓝色海洋就已经形成了突破,直接将高尔吞噬,地面推进仅仅两码。

    虽然地面推进效率一般,但陆恪丝毫没有在意,在高尔上步的时候,他的视线持续不断地解读着防守球员的跑动路线和反应速度,从防守锋线到线卫再到“轰爆军团”,实战之后可以看到比赛录像所无法记录的真实情况情况,这对于场上局面的判断有着巨大的帮助,他正在解读西雅图海鹰防守的变化。

    凯姆钱塞勒可以感受到一道灼热的视线投射过来,他抬起头顺着直觉探索了过去,刚好看到陆恪转移了视线,朝着旁边不远处的线卫们投去了视线,那平静到冷血的目光让钱塞勒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不断地提醒自己“提高警惕提高警惕”,眼前这名四分卫的比赛直觉堪称可怕,他必须更加警惕才行。

    虽然他们都知道,陆恪现在正在战术布局,但他们根本无从解读一方面是因为陆恪的节奏变化持续不断,根本就没有给予他们留下足够的时间思考;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陆恪的狡猾多变,防守组思考太多的话反而容易踩入陷阱,计算能力根本就跟不上速度……这让钱塞勒有些不爽,狠狠地瞪了陆恪一眼,而后就返回了自己的位置,为下一档防守做准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们将死磕到底。

    二档八码。

    站在二乘以二的进攻阵型之中,陆恪双手持球快速后撤转身,再次伸手将橄榄球交给了直线上步的高尔。

    又是跑球?

    不,假跑真传!

    陆恪和高尔完成了一个交叉换位——陆恪持续后撤步寻找传球目标,而高尔则主动迎前执行任务。

    高尔一个上步就加入了进攻锋线队伍,准备抵抗防守锋线的施压,却发现对方仅仅采用四人冲传战术,而进攻锋线的五名球员准确地形成了对位,根本不需要支援,于是高尔就顺势从中间的缝隙钻了出去,脚步立刻就出现在了短传区域的中央地带。

    无人区!

    西雅图海鹰的短传区域出现了明显的防守空档,为什么?因为旧金山49人的跑动路线出现了明显变化。

    左翼外侧的克拉布特里沿着边线突飞猛进,全力朝着中传区域切入,与角卫麦克斯维尔形成了一对一。

    左翼内侧的塞勒克和右翼内侧的博尔丁,跑出了一个相似的路线,前冲之后朝着内侧跑出了一个抛物线,脚步快速在中央地带汇合,但两个人没有互相配合,而是根据自己的速度朝着深远区域推进,博尔丁已经冲出了十码开外,还在持续前冲,而塞勒克则冲出将近十码,前冲脚步出现明显的停顿。

    右翼外侧的洛根,先内后外,在左右晃动之中持续前行,然后也沿着边线区域开始全力加速前冲。

    共同点就是,四名接球球员的跑动路线都正在持续前冲,五码、十码的距离都是眨眼之间就完成的,而且都没有做出停顿迟疑的动作,这也迫使西雅图海鹰的防守不得不开始连续后退,完成盯防。

    然后,高尔就出现了。

    当高尔落后半拍出现在短传区域的中央地带时,他的方圆五码之内都看不到防守球员,距离最近的外线卫kj莱特正在试图补防博尔丁——

    因为博尔丁和塞勒克的路线在中央地带汇合,这也使得中央地带顿时就变得拥挤起来,内线卫鲍比瓦格纳和安全卫凯姆钱塞勒都必须快速跟上盯防;而外线卫莱特和自己的搭档布鲁斯厄文则需要进行补防,厄文横亘在了四分卫与克拉布特里的传球线路上,而莱特则亦步亦趋地跟随着博尔丁完成防守。

    莱特是第一个发现高尔的,但他的重心已经跟随着博尔丁转移,短短五码距离却如同天堑一般无法逾越;钱塞勒是第一个做出反应的,他的重心做出紧急刹车,无视了博尔丁的路线扯动,朝着高尔方向倾斜。

    就在此时,钱塞勒的视线余光就可以捕捉到陆恪的传球动作,恰恰就是瞄准了高尔——这也是陆恪第三次选择快速短传,于是,他的瞬间爆发力就全面启动,整个速度和力量全部推向极致,朝着高尔方向前冲,不是为了破坏传球,而是为了在高尔完成接球之后第一时间擒抱倒地,掐断后续推进。

    这就是西雅图海鹰防守组的核心奥义不求一刀斩断,而是陆续蚕食,他们甚至愿意主动放出一些接球,继而让轰爆军团能够充分利用自己的体型优势来掐断接球之后的持续推进,并且花费更多精力在互相拆挡补防上,最终一点一点地将进攻组的所有手段掐死。

    但下一秒,钱塞勒就忍不住想爆粗口因为陆恪改变了传球动作。

    一个停顿、一个扭腰,陆恪站在锋线凶猛撞击的口袋之中,临危不乱地调整了传球动作,连续第二次以假动作晃过了防守组的判断,然后朝着自己的右侧,手起刀落地将橄榄球传送出去——传球目标根本不是高尔,而是……

    洛根纽曼!

    “传球!传球目标是……洛根纽曼!纽曼与理查德谢尔曼形成了对位,这是本场比赛陆恪朝着谢尔曼防守防线的首次传球!”

    洛根知道谢尔曼死死地瞄准了自己,洛根也知道谢尔曼不会轻易丢掉防守位置,于是,他也干脆放弃了耍花招,以直线推进的方式迫使谢尔曼亦步亦趋地对位盯防着自己,并且通过重心晃动来破坏谢尔曼的防守节奏。

    谢尔曼是一名高大型角卫,从技术特点来说,灵活性肯定比不上矮小型角卫,绝对速度也不是他的最强项,但对抗能力和卡位能力却能够独步联盟,这也使得他在贴身防守的时候,往往不会真正做到“贴身”,而是拉开一码到一码半左右的空间,避免外接手的灵活换位甩开他的卡位,同时也在对位盯防的时候保留观察空间,只要捕捉到机会,他也能提前甩开外接手,依靠自己的强壮身体来完成抄截。

    不可否认的是,谢尔曼的危机嗅觉和对抗能力确确实实是联盟顶尖,而本赛季恰好是他的巅峰时期,对阵联盟的一流外接手们和近端锋们,他从来都不落下风,甚至能够占据上风,只要对方四分卫稍稍一点点疏忽,谢尔曼就如同眼镜蛇一般,迅速抓住机会,完成一击致命的抄截,堪称危险角卫的头名。

    洛根和谢尔曼也是老对手了,双方彼此知根知底,洛根就充分利用了谢尔曼的防守习惯,也充分利用了自己占据主动的优势,在直线前进的道路上,持续变化自己的节奏和重心,时时刻刻都做出改变路线的趋势,迫使谢尔曼始终被卡在一个难受的节奏上。

    不知不觉,五码!十码!十五码!两个人就这样纠缠地冲出了好长一段距离,然后洛根朝着外侧一个错步做出了紧急刹车的动作,瞬间就把亦步亦趋的谢尔曼甩了出去——持续跑动的谢尔曼就反超了一步远、两码距离,但恰恰就是这区区两码空间,却成为了陆恪和洛根的连线空间。

    一个回头,传球到了!


同类推荐: 英雄联盟:我的时代湾区之王杯具大叔玩网游超神机械师网游之骷髅也疯狂艾泽拉斯布武无限气运主宰我的宠物是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