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开海 第一百三十八章 艾兰

第一百三十八章 艾兰

    朱晓恩拍拍面前的酒壶,抬手指着狮子楼的拱顶,补充道“还有排水口的石兽,我想在把城堡里修建成这个样子。”

    “现在陛下已册封我为国王,若一切顺利,我会有自己的宫廷,宫廷应该有宫廷的样子。”

    陈沐想笑,可来自后世的记忆让他笑不出来。

    如果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明朝人,现在恐怕会捂着肚子仰天大笑。

    但陈沐做不到。

    酒壶,是日薪四分银的窑匠烧制;拱顶、这青瓦飞檐、这吐水石兽,石匠与木匠的工钱更低,掌握这样技艺的匠人若去到欧洲,稍有学识应当可以被尊称为艺术家。

    但是在这儿,他们的身份地位非常接近社会最底层,工作所得到的酬劳也极其微薄。

    陈沐希望这片土地更加富有,希望每个人的地位都能更高,也许很快,这个世界会朝着他希望看见的方向运转。

    “如果你指的艺术家是陈某的工兵千户部,没问题,等我们去到艾兰国,你想要的艺术家就到了,北洋军府一切所拥有的工艺,他们都能从烧砖烧瓦开始做出来。”

    陈沐撩起蟒袍下摆坐到桌旁,也不倒入杯中,端着自己的陶制酒壶仰头灌下一小口,这才两手放在桌面,道“不过你为何不担心你的领地呢?”

    “据你所说,你这个伯爵与英格兰关系不好,伯爵这么长时间不在领地,兴许英格兰女王都把你的家族领地收回了。”

    “比起艺术家,我认为你更需要的是军队,一支强有力的军队,才是维持你统治的本钱。”

    朱晓恩没有说话,非常安静地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用木签扎了一块拍黄瓜放入口中,听着琵琶声缓缓咀嚼。

    他已经能熟练地使用筷子了,不过在大多数时候,木签比筷子对他来说更容易使用。

    “我是一个伯爵,不可能敌得过英格兰,更不可能在当地叛乱,出海前就想清楚了,不论如何,没有大人物的支持是无法确保领地不受英格兰控制的,爱尔兰离英格兰太近了。”

    “菲利普对爱尔兰的事非常热衷,似乎只要反对信奉新教的伊丽莎白,他都非常热衷,但无法给我任何实质帮助。”

    “哈布斯堡能给我唯一的帮助,就是在战争失败后让我在塞维利亚安享晚年——那时候我才知道,塞维利亚南部的一小块地在今后一百年时光中已不受西班牙人支配。”

    “一个从未在欧罗巴出现过的国家,在战争胜利后索要一块五万里外的土地,租借,这意味着中华帝国有向东扩张影响的雄心壮志。”

    这已经不是朱晓恩第一次在陈沐面前展露出其超出常人的远见。

    不论他对英格兰手工业进步与新大陆的扩张带来资产阶级对今后政局的猜测还是义无反顾飘扬万里至此的决心——这本就是陈沐高看他的原因。

    不是哪个庸碌之辈都能为了一个可能抛下一切孤身来到中国,尤其是一个拥有领地的贵族。

    “在来之前,我并不认为扩张的决心能付诸实际,其实我想得到的只是通商贸易筹措军资,但大帅的提议很令人动心——艾兰王。”

    “我知道我所拥有的只是一个名头,如果不是我也可以是别人,爱尔兰任何一个贵族都能担当这样的任命,不能召集起足够的兵力与骑士,艾兰王国独立会主要依靠朝廷的力量。”

    “所以朝廷要设立府县接管行政、设立卫所掌握军事,甚至接管当地赋税我都没有异议,如果我的子民能过上中原子民这样的日子,付出再多我都愿意。”

    作为一个几乎没受到大航海时代影响的封建贵族,陈沐不能想象刚刚脱离中世纪没多久的贵族有多穷。

    在后世的推测统计中,尚未开始大航海时代的欧洲,整个欧洲只有二十吨金与一百吨银,甚至还不够印加王被勒索的那一屋子黄金两屋子白银。

    明朝对朱晓恩来说就是天堂。

    如果让他选择,战争失败后定居塞维利亚还是定居天津,他一定会选择天津。

    陈沐听明白了,朱晓恩是在哭穷,哭的不是直观意义上的穷,而是在说,在艾兰国即将开始的独立战争中,他能做的有限。

    “我们会设立卫所、也会设立府县,但这不是为了掌握你的赋税或抓住你的军事,几千个士兵、一年几千两白银,别说皇帝,陈某都不会放在眼里——而且你要收多重的税才能收到三千两?”

    陈沐笑道“这是为了让那片土地全面中华化。”

    “中华文化与欧陆文化相交融,或许一开始会显得不伦不类,但也许到你孙子继承王位的时候,你们就可以发展出更加繁荣的文化——如果在两年的时间里,你要养活一千名北洋旗军,你能为他们什么样的伙食?”

    朱晓恩眨眨眼,没太听明白,道“黑面包、羊奶?”

    “我认为短时间里在那边只能养活一千旗军。”

    陈沐两眼一翻道“你在拿我的人当农民?你知道他们在北洋军府吃的是什么,在海外,他们吃的也差不多。”

    “我们在西南海外打仗时,每一名旗军的供应是每日米八两、肉六两、猪油一两、咸鱼一两、鸡蛋一个、泡菜二两、茶三钱,每三日供应活鱼、活猪,还有当地水果管够。”

    “一千旗军所需的米、泡菜、咸鱼及茶,他们在率船队过去时会随军运送,其他的需要当地筹集,这是保证他们战力的根本。”

    “平时操练所耗火药、铅丸,他们带一部分当地一部分,并且要修建一座造船厂,用来保养六条战舰与六条辎重船,木料、铁钉这些东西也需要艾兰王国。”

    朱晓恩觉得自己要养的不是一千名旗军,而是一千名骑士。

    眼见艾兰王面露难色,陈沐摊手道“不过他们的饷银不需要艾兰王国,这一份北洋军府会出,远航过去时他们的辎重船上会携带少量丝绸、布匹以及茶叶,需要国王寻找商人卖掉补充军费。”

    “如果供养困难,我可以减少先期向艾兰国派遣的船队,比方说六条船五百旗军?”

    “不不不,养得起,只要他们在遇到战争时能发挥出在校场上操练的战力,多一些也不怕,就照他们在西南作战时的辎重供应,一点都不会少,还会给他们备上一些酒!”

    “饮酒很有必要,但不能频繁,十天一壶。好,既然这件事明白了,那国王需要做的还剩一件事。”

    陈沐轻轻拍着桌子道“抵达领地,一年时间内说服临近贵族归入你的麾下,两年内不要与英格兰开战,三年内不激怒西班牙,这样一来,艾兰王国就可以独立了。”


同类推荐: 北宋大丈夫山沟皇帝我要做门阀大唐医王唐朝工科生唐残刘备的日常带着系统回北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