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宋末之乱臣贼子《宋末之乱臣贼子》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 坊间流言

《宋末之乱臣贼子》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 坊间流言

    李定国出了皇宫,他心中的挫败感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正是如同柴二娘所说的,现在的胜利并不算胜利,大唐皇帝也不是短视之人,走一步看三步,看了一代之后,还会看下一代,更不要说自己现在已经失败了。

    “二哥,我可不一定输了。”李定国看着朝身后的皇宫看了一眼,他知道李定北正在皇宫中处理朝政,按照道理,自己应该前去拜见一番,但李定国决定不去,双方既然已经撕破了脸,就没有必要前往。

    “殿下。”皇宫外,亲卫看见李定国出了皇宫,赶紧围了上去,将其护卫在其中。

    “在燕京城,不必如此。”李定国摇摇头,他看着远处的外城,看了自己身上一眼,穿着的不过是唐军普通的盔甲,只是身上多了一些风霜之气,他摇摇头止住了周围的护卫,就朝外城行去,燕京城现在很大,同样也很安全,他准备独自一人回府,顺带看看燕京城中的一切。

    护卫们不敢反对,只能是跟在后面,护卫着李定国,李定国也不在乎,只是骑着战马上,缓缓而行,出了宫城之后,街道上逐渐热闹起来,南来北往的客商云集,给燕京城带来了无穷无尽的货物,现在随着东北大部落入大唐之手,那些以前活跃的皮货商人也出现了不少。

    叫卖声在李定国耳边响起,李定国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平日里勾心斗角,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有半点休闲的时间,不会因为朝中大事而感到烦闷。

    “听说了吗?这次秦王殿下出征西北,可是给带回来了一个大美人,听说是党项第一美女,啧啧,秦王可是一个有福之人,王妃不仅仅给他添了一个麟儿,这边又带回来一个大美人。这运气。”一个轻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李定国望了过去,却见两个汉子正坐在一个路边摊上,一边吃着面条,一边笑着。他嘴角顿时露出一丝笑容,皇家自古在世人眼中都是神秘的,像这种花边消息更是传遍民间,为民间各种笑料。

    “运气再好又能怎么样,听说那美女是敬献给天子的,秦王哪里敢碰?”旁边有人冷笑道。言语之中更是有一丝嫉妒之意。

    “那又能如何?听说最近秦王跑的可勤快了。”刚才那人的声音隐隐传了过来。

    李定国面色一愣,他想了想,招过身边的亲兵,说道“去查查,秦王是不是经常前往党项俘虏那里去!”不管是不是,李定国感到一丝好奇,这样的事情无论是真假,都不会传出来的,毕竟这件事情关系到洪武天子和秦王的声誉。假的自然就不用说了,但若是真的,儿子和老子争夺一个女人,那可是大唐的丑闻了,难道还像前唐一样吗?

    隐隐之中,李定国总是感觉到一丝诡异的气息笼罩在京师,而目标正是在东阁中处理国事的秦王李定北。这让李定国心中多了一丝兴奋。

    “殿下,已经问清楚了,那个女人叫做拓跋月影,是叛军首领拓跋雄鹰的女儿,秦王殿下俘虏之后,送入京师,秦王殿下实际上只是去了一次。”亲卫半响之后,很快就传来消息,低声说道“虽然是晚上去的,但停留的不过盏茶时间而已,而且还有皇后娘娘身边的一个宫女前往的。”

    李定国听了只是笑了笑,说道“我就是说秦王兄是不会如此大胆的,这样的女子是敬献给父皇的,他哪里有那个胆子染指。不过,嘿嘿,这件事情的背后到底是谁在胡言乱语,倒是有些意思了。”

    “是啊,这些家伙真是大胆,这里是燕京,是暗卫云集的地方,如此散播谣言,难道不怕暗卫找他们算账。”亲卫不屑的说道。

    李定国听了点点头,忽然面色一僵,说道“这件事情就当做不知道,民间的那些蠢材四处散播谣言,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我们抓紧时间前往西北,问问柴飚他们到哪里了。京师不能呆了。”说着轻轻的夹了一下战马,战马的速度快了起来。

    亲卫先是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脸色一白,他也是聪明人,从李定国的言语之中,就知道这件事情的背后恐怕不简单,绝对不是谣言那么简单,这个时候,李定国若是涉足其中,恐怕会受到影响,还不如这个时候前往西北,躲开这样的风波。

    而此刻,东阁,李定北俊脸一阵阴沉,他面前站着的是暗卫副指挥使陈龙,脸上露出一丝恐惧,谣言传播的速度很广,很快就被陈龙察觉,此事关系到李定北,陈龙不敢怠慢,赶紧进宫禀报李定北。

    “此事乃是无稽之谈,殿下不必担心。”张孝纯不在意的说道“清者自清,殿下乃是正人君子,岂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陛下圣明,肯定会相信殿下的。”

    赵鼎也说道“殿下,这不过是民间的谣言而已,算不得什么,时间久了,就无人会关注此事,殿下不必放在心上,若是计较太多,甚至有可能让世人以为谣言是真的一样。等上一段时间,陛下灭金的消息传来之后,这些事情也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事关系到秦王殿下的声誉,事情不能就这样算了,陈将军,此事不能光明正大的进行调查,但在暗地里,本官认为不能放弃,必须调查。”虞允文忽然冷哼哼的说道。

    大殿内的众人听了面色一变,虞允文一向表现的是十分儒雅,风度翩翩,在政事堂更是低调谦虚的很,对待同僚也十分客气,但这一次,显然他已经生气了,第一次用“本官”来自称,说明他对这件事情的重视。

    “彬父,有必要吗?”赵鼎皱了皱眉头。若是一般的人,他说话就有些不客气了,但虞允文不一样,他是朝廷的宰相之一,更是李定北的谋士,最重要的是虞允文风流倜傥,坊间更是传言李璟有意将长公主李采薇许配给虞允文,这身份就更是特殊了。

    “诸位大人不要忘记了当年建康刺杀之事,这件事情说是扶桑人所为,但实际上真的是扶桑人所为吗?”虞允文正容说道。

    众人面色一变,当年事情众人都有所闻,但最后是将祸事堆到扶桑人头上,但背后是不是,谁也不知道,到现在,王穆还被贬为民。


同类推荐: 北宋大丈夫山沟皇帝我要做门阀大唐医王唐朝工科生唐残刘备的日常带着系统回北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