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寻唐《寻唐》正文 第七十五章:你来软的,我就来硬的

《寻唐》正文 第七十五章:你来软的,我就来硬的

    从知道李澈要到翼州来,李泽就没有指望过王明义能为他隐瞒什么王家是一定会站在李澈的立场之上的,李泽早就有了被王明义卖得干干净净的预期

    义兴堂今年的确有二十万贯的收入,但这些钱真正落入李泽口袋中的也并不多收入虽然多,但在横海那边的打点也用得不少,横海的那些官员,就如同一个个的饕餮一般,再多他们也不会感到满足李泽无法拒绝,因为得罪了他们中的某一个,指不定就能给他带来更多的损失

    相比起再横海赚的钱,李泽其实更看重屠虎费尽心机在横海那边布下的网络,明的暗的,已经让李泽依照自己的构想,一路贯穿了整个横海治下,这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

    除了这些打点出去的钱,李泽还需要养着秘营,还需要补贴他的佃户,今年安置青山屯,又花了大笔的钱,如果不是屠虎跑了几趟卢龙,今年对于李泽来说,会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亏损年份

    王明义知道其中的一部分帐目,但他并不知道剩下的钱去了哪里,在他看来,这些钱肯定是落入到了李泽的口袋之中,他肯定以为在这个庄子里,自己有一个藏钱的巨大的地窖,里面堆满了无数的铜钱或者银锭黄金

    李澈肯定是要眼红的

    一个胸有大志的,想要做出一番事业的人,什么时候都是差钱的,钱再多他们也能找到地方将其用出去,李泽用屁股想也明白,当李澈知道自己有这么多的收入之后,一定会想法设法的要把这些钱据为己有,至于那只能下金蛋的兴义堂老母鸡,他肯定也是志在必得

    想要义兴堂,就等于抽去了李泽的脊梁骨,将他所有的设想打得粉碎,所有的美好愿望都将成为泡影

    这让李泽愤怒

    也让李泽惶恐

    因为现在双方的力量对比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的,李澈想要来硬的,他毫无抵抗的能力,把秘营搬出来,也只不过是多添一些亡魂而已而石壮出的那个主意,也是不成的,至少现在是不成的

    李泽的确是动了杀机

    但怎么杀了人而又能保全自己,这就是一个高难度的题目了

    明目张胆肯定是不行的,既便杀得了李澈,自己也没有好果子吃暗杀么?如果李澈当真死在翼州,死在武邑,是个人都知道是自己干的而且李澈并不认为暗杀能够杀得了李澈这样的人,要知道,便是屠立春,对于李澈的勇武也是相当佩服的

    翻脸是肯定的可对着干,自己不是对手,暗里干也不行,想来想去,对方竟然是死死地吃定了自己,李泽痛苦万分,只觉得头痛欲裂

    “公子,想出什么办法了吗?”夏荷抱着怀里的帐本,惨兮兮地问道

    “这一次,真是把我难住了”李泽叹了一口气,”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活人还能被尿憋死了?”

    “实在不行,公子你就跑吧!跑到横海那边去躲起来,他还能追到那里去?”夏荷道

    “你家公子是一个享福享惯了的人,这样跑到横海去,以后公子可就惨了,身上如果带了太多的钱,只会成为人家的肥肉,连带着义兴堂也保不住,再说还有母亲,还有你们呢,我怎么舍得让你们去过那种颠沛流离的苦日子”

    “那就真只有上山当土匪了!”夏荷梗着脖子道

    “被李澈盯上了,便是上山当土匪也是不成的,大军一来,这大青山里也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地”李泽摇了摇头

    “那不就真的无路可走了?”

    “先看看吧,我估摸着,这一次他还不会撕破脸皮的真要明抢的话,不也是会坏他的名声吗?我这位大哥在成德可是大名鼎鼎,有名的仁义,义气,孝心,勇武,要是腆着个脸抢同父异母弟弟的家产,也不是什么好听的名声,他呀,肯定不会这么干,所以这就给了我们机会,当然,也会给我们一点点时间春播过后,大战便起,他是肯定要带兵上战场的,短时间内是没有机会来料理我的所以啊,咱们还有时间来想办法”

    “可是他有狗腿子啊!公子不是说那个曹信,还有王明舒都是他的狗腿子吗?”

    李泽被夏荷逗得笑了起来,”公子我什么时候说过他们两个是狗腿子啊!是你自己给他们加的这个称号吧,官做到了曹信这个份儿上,那就不是能随意支应的了的,便是对于我老子来说,曹信也更多的是伙伴他们已经有了选择的权利知道吗?所以啊,曹信绝不会沾这趟浑水的,你看看王明义,在李澈面前把我卖得干干净净,但回过头来,却又派人来给我送信,示警,道歉,这些人啊,一个个比鬼都精明呢!”

    “那个坏东西,看着一表人才,彬彬有礼,却是一个没良心的,早知道他是这样的人,上一次我就该往他的菜里吐几口口水!”

    李泽笑着摇头,伸手揪了揪夏荷尖挺的小鼻子,道:”公子却不怪他,趋利避害,这是人之常情,他能派人来给我示警,我还要承他这个人情呢,至少我知道了李澈这一次不会来硬的嘛!”

    夏荷听不懂,明明王明义当了叛徒,为什么公子还说要承他的情不过公子说的,总是有道理的,只是自己听不明白罢了

    “安心地盘你的帐吧,再想想明年的资金该如何调配,其它的事情,你家公子会处理好的”李泽拍了拍夏荷的脑袋,背着手转身出了屋

    屠立春迎了上来

    这几天,恐怕是屠立春最受折磨的时候,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分外醒目,反倒是沈从兴一脸的跃跃欲试

    “公子,心月狐传来消息了,大公子已经从武邑出发,考虑消息传递的时间,现在他们只怕离我们已经不远了”

    李泽点了点头,背着手,继续向外面走去

    “公子,我们该怎么应对?”沈从兴握着刀把子,问道

    李泽瞅了瞅了沈从兴,知道这家伙心里想的应当是和石壮出的那一个主意一模一样,在这里宰杀了李澈,老子只剩下自己一个儿子,就没得选了李澈这一次来,只带了百余骑,现在秘营三百人,就藏在庄子里,今天一大早,公子又下令将佃户青壮集中了起来演武,怎么看都是想要做过一场的模样

    可是事情哪有这么简单呢!

    这不是非此即彼的选择题,这是涉及到成德四个州数十个县的地盘问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政治问题,石壮当时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自己立即就否决了,真敢这么做了,李澈的母族还不翻天啊,就是老头子有心护自己也是护不住的

    自己的存在,在老头子的心里绝对没有成德的地盘重要

    “王明义写给我的信说得很清楚,李澈这一次就是来看看而已,既然他想来软的,我们就来硬的,让他知道我也不是好欺负的”李泽淡淡地道”让他知难而退就行了”

    沈从兴顿时一脸的失望之色

    “可是以后怎么办呢?”屠立春依旧愁眉苦脸

    “以后,以后的事情再说吧!”李泽哈哈一笑:”他如果明抢不成,便只能软刀子杀人了,那不是没有办法应对的是不是?”


同类推荐: 北宋大丈夫山沟皇帝我要做门阀大唐医王唐朝工科生唐残刘备的日常带着系统回北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