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寻唐 第二百三十六章:死道友不死贫道

第二百三十六章:死道友不死贫道

    邓景山心中的不安愈来愈强烈。

    尤勇的行为太反常了。

    最初始的时候,他还派出了由王温舒统带的三千兵马阻隔追兵,而这三千人马也的确战斗到了最后,硬生生地将他们拖了一天,看起来尤勇的确要跑,但到了易水河畔,尤勇反而不跑了。

    是因为跑不掉吗?

    邓景山不这样认为。主力当然跑不掉,但尤勇完全可以断臂求生,至少他能带着他的精锐甲士逃过河去。

    这个时候想起来,昨天尤勇的那几十条渡船首先摆渡的居然是府兵。

    为什么不是精锐甲士?

    用甲士来掩护府兵逃脱?这完全违备了常理。

    石景山眯起眼睛看着汹涌的易河。背脊里突然有一种凉嗖嗖的感觉。

    不对啊!

    如果尤勇将这几十条渡船一字排开,完全够在易水河上搭起一座浮桥,如果他以五千兵马阻截追兵,剩余兵马踏浮桥逃跑,至少,他们能跑出一半人去。

    即便到了此刻,在易水河的另一边,那几十条渡船也还停在那里呢!早先过河的那千余名府兵,也早就被这些渡船重新送过了河投入到了战场之中。

    尤勇想干什么?决死?

    天气虽然已经很凉爽了,但邓景山背心里的汗却越来越密集,以至于额头之上也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他突然反应过来了,尤勇这不是要与他们决一死战,他是要将追兵粘在河边。早前所有的一前动作,包括王温舒那三千断后兵马,都是尤勇特意送给他们的诱饵。

    对,这就是诱饵!

    让他们毫不怀疑地相信尤勇要逃跑了,让他们集中了所有的主力追到了易水河畔,然后摆出一副破釜沉舟的模样与追兵展开决斗。

    这里是一个圈套。

    尤勇还有援军。

    到现在为止,尤勇已经付出了超过两成的损失,但他的兵马仍然未乱,未慌,未退,仍然战意十足,一般的军队,伤亡到了这个程度,这仗早就打不下去了。而成德军却仍然战意高昂,只能说明他们对于胜利有着确切的把握。

    而付出了这么大的伤亡,他们想得到的,当然不会是一场小的胜利,他们期望的绝对是一场大胜。

    什么才是大胜?

    当然是干掉他们在这里的所有人。

    汗水啪哒啪哒地掉下来,这让邓景山身边的耶律元大为奇怪。

    “邓刺史,王帅的兵马也出现疲态了,不如让末将去冲一阵子吧,他们根本就架不住我们的冲击了,只要冲散了他们的军阵,接下来就简单了。”耶律元早就不耐了,看到邓景山这个模样,不由自主地毛遂自荐了。

    “耶律元,带着你的三千骑兵,向上游方向搜寻。”邓景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吩咐道。

    耶律元吓了一跳“邓刺史,这是为何?”

    “快去。”邓景山喝斥道“一旦发现敌踪,立即飞马报我,还有,拼尽全力阻截,拖延对手。”

    耶律元额头之上也是渗出了冷汗,他也是打老了仗的人,邓景山这话一出,他岂有不知道大事不妙之理?

    当下也不废话,拨转马头,带着自己麾下三千契丹骑兵向着易水上游方向疾驰而去。

    看着易水河畔的激战,邓景山心中一时难以决择。

    成德军此时已经完全落在了下风,如果自己将兵力全部压上去,能不能在短时间内获得胜利,彻底击溃尤勇呢?

    如果能,那么在击败尤勇之后,自己与王沣的联军便能回过身来,重振旗鼓与有可能出现的敌人援军作战,虽然胜负难料,但总是还有一搏的机会。

    如果不能迅速击败眼前的敌人,那后果就很严重了。被敌人前后夹击的后果,不用想也知道。

    耶律元三千骑兵的迅速离去,在战场之上还是引起了一定的反应,振武军是很疑惑,但成德军的反应,却让邓景山在顷刻之间便下了决定。

    因为成德军的士气骤然便拔高了好几个档次,他们甚至在局部形成了逆势冲锋,将振武军杀得节节倒退。

    果然是有援军。邓景山此刻已经完全明白过来了,自己派耶律元离去,使得成德人认为自己的援军已经到了,所以士气大涨。

    而这一刻,他也想明白了另一个问题,那就是成德人的援军是从哪里来的?

    如果尤勇还有援军的话,那就只能说明,镇州之事败露而且失败了。否则已经掌握了大权的李安民或者苏宁是绝不可能派出一支援军来的。

    “传令下去,准备撤退!”他低声对身边的亲卫将领道。

    “刺史,要通知振武所部吗?”亲卫将领也是压低声音问道。

    邓景山缓缓摇头“死道友不死贫道。我们麻烦大了,如果成德那边真有援军来,就只能说明这一仗我们要一败涂地了,有他在我们身前挡一挡,我们能更加从容的撤离。”

    “刺史,我们往哪里退?”

    “去幽州!”邓景山道“易州距离幽州不到三百里,幽州是我卢龙重地,现在节帅大军正在河东方向之上,一旦成德占领了易州之后大举向幽州进军,威胁到幽州的话,那河东前线必然震怖,进而影响到节帅与高骈的争斗,我们退向幽州边境驻守。”

    “明白了。”

    王沣将成德人突然的反扑看成了回光返照,临死之前的最后困兽犹斗,这更加让他意气风发,大手一挥,亲自带着最后的预备部队加入到了战场之中。

    增厚的兵力将尤勇的反扑再一次打了回去,成德军现在只能坚守河堤最后一道防线了。胜利在望的王沣不断地摧促着军兵向着成德军发起一波又一波狂涛汹浪的攻击。

    易水上游,一骑飞奔而来。

    然后,邓景山率领的卢龙军,没有任何预兆地转身便走。

    尤勇站在河堤之上,看到邓景山所部突然撤军,不由放声大笑,他的援军终于到了。提起他的斩马刀,翻身跃上身边的战马,尤勇振臂高呼“援军已至,全线反攻。”

    河堤之上,战鼓齐擂,尤勇一马当先,带着他一直没有动用的亲卫们,冲了下来。

    邓景山的不告而走,让王沣目瞪口呆。可是此时的他,所有的军队都与尤勇的部队纠缠在一起,想走,哪有这么容易?

    士气,就在这么短短的一瞬间便反转过来。

    邓景山不得不走。

    耶律元派回来的信使告知他,来援的成德军不下两万,光是骑兵便超过三千,而在对方阵营之中,他们赫然看到了梁晗的旗帜,文福的旗帜,主将更是王思礼。

    王思礼是镇州别驾,早先苏宁信誓旦旦说此人已经与他联手,但现在却成了他们的摧命符。梁晗统带着李安国的亲兵营,文福亦是李安国麾下亲信将领。这几个人出现在这里,只能说明一件事。

    镇州之谋,完全失败,李安民也好,苏宁也好,费仲也好,全都出事了。

    邓景山此刻不走,还等何时?被成德人包饺子吗?

    王思礼指挥着大军直扑战场,对于耶律元的三千契丹骑兵,他派出了梁晗带领骑兵前去迎击。

    耶律元哪里有什么战斗之意,与梁晗边战边走,拖着他往着涞水县方向奔去。

    邓景山虽然让他出死力掩护,但他也不是傻子,不可能把所有部众全都葬送在这里。

    这一次,镇州李安国麾下兵马,当真是倾巢而出了。

    王思礼没有理会逃跑的邓景山,大军压上,直接将王沣所部包围在了易水河畔。

    黑夜落下帷幕的时候,易水河畔的战斗也戛然而止。

    王温舒带着他的王氏亲兵,奋勇向前,笔直地冲向了王沣的中军大旗,这位昔日别人眼中的废人,如今在战场之上却犹如神助一般,神鬼辟易,居然让他一路杀到了王沣的跟前。随着大刀落下,王沣人头落地,中军大旗接着便被砍倒。

    王沣亡,大旗倒。振武的抵抗意志瞬间瓦解,便连王沣的亲卫在这一刻,也完全绝望了。

    剩下的振武军放下武器投降了。

    尤勇付出了伤亡近五千人的代价,终于一鼓聚歼了振武军主力,阵斩王沣。

    尤勇所部就地修整,而王思礼所部却是没有停留,从易水河畔掉头猛扑向易州州治所在易县。

    卢龙将领邓景山异常机警,他根本就没有想往易县撤,也没有想往定州去,既然费军师的计谋已经失败,但不管是易州,还是定州,都将不在是安身之地。他直接奔向了幽州。

    十一月中的时候,成德军由王思礼和尤勇的联军,克易县,彻底占领了易州,紧接着王思礼,尤勇,李波三军合一,杀向定州,与正攻打定州的李涛会师,包围定州城。

    十天之后,定州投降。

    至此,振武节度全线败亡。被成德整体吞并。

    但卢龙人的恶梦并没有结束,因为在瀛州,石毅也遇到了巨大的麻烦。成德翼州李泽亲率三千余骑兵直接插到了石毅身后,与柳成林联合将石毅困在了章武,深州兵马也在杜腾与胡十二的带领之下急速赶至。

    卢龙张仲武在丢掉了定州与易州之后,眼见着瀛州也将不保了。


同类推荐: 北宋大丈夫山沟皇帝我要做门阀大唐医王唐朝工科生唐残刘备的日常带着系统回北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