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寻唐 第二百七十五章:险兆

第二百七十五章:险兆

    春雨贵如油。

    对于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来说,一场应时而至的春雨足以让他们欣喜不已,但对于出门在外的人来说,春雨带来的可就是麻烦了。

    李泽一行人等,苦于糟糕的交通条件,每日前行不过数十里而已,这连绵的春雨一至,前进的速度骤降到每天不过二三十里路。

    官道之上坑坑洼洼,泥泞不已,马车走在上面,经常性地便陷在泥里动弹不得,好在他们一行人等劳力足够,每当这个时候,便只能用人力将其推出来。

    装货物的马车无所谓,但做人的可就不行了。特别是对于十好几年都没有出过门的王夫人而言,更是吃尽了苦头。颠簸的马车足以让一个强壮的男人都无法忍受,更不用说王夫人这一纤纤女流了。夏竹等一众女眷几乎全是如此,大都面色腊黄,宛如大病一场一般。

    倒是柳如烟在煎熬了一阵之后,也不顾她父母亲的阻止,从马车里钻了出来,要了一匹马,宁可骑马而行,也不愿呆在马车里受罪了。

    这时节的马车,可没啥减震设备,但凡有个小坑,那都是结结实实地便蹦那么一下子。即便马车里布置得再舒适,也顶不住整个马车都这样一路蹦蹦跳跳地前行。

    骑在马上其实也不太好受。别看这春雨有时候绵绵软软的,但春雨润无声,诗人写来总是很有情调,但落在身上,滋味却也并不好受。

    冷倒不说了,关键是他落在身上之后,起初并不在意,一旦感受到寒冷之后,那多半衣服便已经湿透了,寒气开始深入骨髓,一个不小心,伤风可就会找上门来。

    也幸得李泽有先见之明,将燕九给带在了身边,原本是用来照顾王夫人以及柳夫人,怕她们长途跋涉身体不舒服,现在倒成了全队人的依仗了。每到一落脚点,最忙碌的倒是燕九了。

    半途之上,屠虎一行人与李泽终于汇合,有了这些长年在外奔波的老手,大家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屠虎一行三十余骑,倒也使得李泽一行人的护卫力量大大增强。

    “公子,看天色,今日是无法过黄河了,得在孟津歇一晚。”屠虎看了看天色,再看了看队伍前进的速度,对李泽道。

    “也只能如此了。孟津哪里,可有合适的客栈?”李泽问道。

    “公子,孟津渡那里有一个集镇,那里也有官驿,专门用来接待一时不能渡河的官员,公子您可是当今要员,自然要去住官驿的,那里不管是条件还是安全上,都比其它普通的客栈要好得太多了。”屠虎笑道。

    “那就住这个官驿了。”李泽道“好好地休养一两天才过河吧,一过河,可就到东都了,咱们总不能灰头土脸地进东都是不是?”

    屠虎笑道“公子可是横海节帅,千牛卫大将军,自然得有大将军的威风,我这便提前去安排,将官驿清空罗。”

    “去吧!”

    屠虎带着数骑打马飞奔而去。

    公孙长明策马走到了李泽身边,长途跋涉之下,这个本来走南闯北的老头儿如今也是形容憔悴。

    “公孙先生,今天晚上就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明天咱们不走,就在官驿里再呆上一天,你说朝廷的那些言官御史会不会参我一本呢?屠虎可是说,将去将官驿里的人都清空呢!”李泽半开玩笑地道。

    “如今你是一镇节帅,千牛卫大将军,妥妥的朝廷要员,而以你现在所处的位置来看,便是皇帝也要给你三分薄面,别说是清空住上一天,便是住上十天,又有谁敢说什么呢?当然,也不排除有心想出名想疯了家伙拿你作伐,参你一本,当然罗,前提是这人不怕死,节镇一般可都是跋扈得很的。”公孙长明干笑着道“即便有人参你,这些奏折也会被中书门下扔进垃圾桶的。”

    “到了东都,可就算进入了大唐的核心地带了。”李泽感慨地道。

    “现在朝廷能有效控制的地方不多了,哪怕就是河东,河中这样的区域,也是会因人而异的,像河东由高骈任节镇,而河中现在由陈邦召任节镇,这些地方便可以算是忠于朝廷,可一旦这两人去职,河东河中两地还会不会向朝廷效忠,那还得两说呢!”公孙长明叹息着摇头“东都倒是不一样的,朝廷对这里的控制还是极其有效的。现任东都防御使是皇帝陛下的亲叔叔,福王李忻,这是一个精明强干的人物。东都驻扎的五万神策军,便由他指挥,这可是长安的一道大门呢!万万不能有失的。”

    “这个福王,倒是要好好结交一番。”李泽点头道。

    两人一路说着闲话,整个车队便也缓缓前行,反正今日也过不了河,大家伙倒都是放松了下来,直到视野之中终于出现了孟津渡集镇的时候,大家伙的情绪更是高涨了起来。

    旅途之中,他们还算是准备周全的,但也就只能保证吃上热饭,喝上热水,像洗个热水澡这样的事情,别说一般的护卫了,便是李泽,也是没有的。晚上可以住进官驿,洗上热水澡,喝上一碗热汤,再躺在床上而不是硬梆梆的地上睡上一觉,那便是最大的享受了。

    马蹄声响,屠虎飞马而来。

    “都准备好了?”李泽笑问道,屠虎走南闯北,在这些方面一向都是轻车熟路的。

    屠虎却是面色有些凝重,看了一眼车队周围的人,低声道“公子,借一步说话。”

    李泽心中一惊,两人策马走到一边,李泽又伸手将公孙长明也叫了过来。

    “出了什么事?”

    “公子,官驿哪里有些不对头!”屠虎低声道。

    “不对头?”

    屠虎点了点头“一个月前,我到过这个官驿。那时候这个官驿里的官员并不是现在这一个。”

    “官员调任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有什么值得好奇的?”李泽不解。

    “公子,官员调任很正常,但下面的驿卒也都换了这就不正常了,我偷偷地观察了一下,看门的,伙房的,甚至经管牲畜的人都换了。”屠虎摇头道。

    这就很不正常了。

    公孙长明眯起了眼睛“屠虎,你怎么知道他们都换了人?”

    屠虎道“我们在外面跑生意的,便是脑后也要多长几只眼睛,否则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一个月前我便开始替公子进京勘测线路,一路之上我自然是更加细细察看,特别是要与公子接触的那些人,更是多留了一个心眼儿。”

    “这么说来,这家官驿是有问题的了,但是是谁要算计我呢?孟津距离东都不过一条黄河,数十里地而已,难不成是福王要收拾我?”

    “这不太可能!”公孙长明摇头“公子现在身担着北地安危,在福王的地头之上如果出了事,福王哪里担得起这个责任?”

    “不管是谁要对公子不利,但这个官驿是住不得了。”屠虎道。“我已经让人去准备找船,连夜渡河。”

    李泽与公孙长明对视了一眼,都是缓缓摇了摇头。

    “这个官驿,只怕我们还非得住进去不可。”李泽低声道。

    “为什么?”屠虎一点也不想明知山有虎,还向虎山行,如果是他一个人,他倒不惧,但现在李泽,老夫人等都在队伍之中,他哪里敢冒这个险?

    公孙长明看着屠虎,解释道“不管是谁想打公子的主意,这个人必然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既然连驿站这样的地方,都能清换了人手,那你觉得在其它地方,对手会不作布置吗?”

    屠虎一惊。

    “官驿好歹在集镇当中,建筑也算结实,既然我们知道了里面有问题,进去之后,便可以先行控制这些人,然后驻守。而如果是在野外扎营的话,那危险性就更大了。”公孙长明道。

    “不如连夜过河?”屠虎道。

    “过河?”李泽笑了笑“我们一百余人,哪里有这么大的船一次性将我们渡过去?就算有,我们敢坐吗?我们这些人精通水性的有多少?如果一次性只能过去一批人,对方只消在两岸稍作布置,我们反而自己分散了人手。”

    屠虎悚然而惊,“公子,是我欠思量了。”

    “我们仍然去住官驿,你派人找小船过河去,带着我的印信,去找福王李忻。如果此事与他无关,他必然会起大军前来接应我的。如果有事,多半便在今天晚上,我们就在官驿之中抵挡,我倒想看看,倒底是谁,如此费尽周折地想要我李泽的命。”

    “想要你命的人多了。”公孙长明此刻却轻松起来。“公子,这件事情瞒不过老夫人他们的,你还是先与老夫人等透个信儿,然后再与将领们说清楚,准备战斗吧,明知道公子随身带着百余名精锐战力仍然敢来打主意,到时候敌人的人手必然不少。”

    “我马上派人过河。”屠虎道。

    “多派几组人马,一组拿着公子的印信,一组拿着我的私印,福王李忻,与我过去也曾相交,我的印信,他也认得。”公孙长明道。


同类推荐: 北宋大丈夫山沟皇帝我要做门阀大唐医王唐朝工科生唐残刘备的日常带着系统回北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