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寻唐 第三百七十九章:棣州叛乱

第三百七十九章:棣州叛乱

    离开德州,李泽马不停蹄地直奔棣州。

    棣州刺史杨卫,长史卢冠,别驾李浩亲自到州境相迎。

    李泽这一次巡视的第二站就选择棣州,自然不是没有原因的。棣州与平卢节镇相邻,在李泽与横海开战之时,当时的横海节镇朱寿在连遭大败之后,便将棣州送与平卢,以此来换取平卢出兵相助,但不想却被石壮率兵大败,平卢节度使候希逸狼狈逃回平卢,而棣州刺史杨卫,最终也在石壮的军事压迫之下,选择了向武威投降,成为了武威的一部分。

    但不得不说,朱寿的这一举动,仍然给平卢留下了口实,候希逸纵然吃了败仗,但对于棣州仍然是念念不忘,在他看来,自己得到棣州自然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而武威兼并棣州,则是毫无道理的。

    这两年来,候希逸就没有消停过。

    当然,随着武威的日渐壮大,候希逸指望通过武力拿到棣州的目的,已经愈来愈渺茫了,但棣州却也并不是铁板一块。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李泽在棣州实行的度田计划。

    因为棣州不像沧州的绝大部分,是武力兼并的,整个棣州是随着杨卫一起投降,李泽自然也就不可能对其境内的大族,豪强举起刀子威胁,反而只能温水煮青蛙,一步一步的来。

    但谁都不是蠢人,卢冠等人的步伐再慢,也终究是一步一步地再向前走,棣州的这些宗族豪强们,也是压力愈来愈紧迫,刀子悬在头顶上,你指望人家引颈待戮那自然是不可能的,杀一头猪,从猪圈里拖出来,它还得拼命地挣扎,蹦哒几下呢,更何况这些宗族豪强还是很有实力的。

    于是与平卢候希逸的勾结,便成为了他们必然的选择。

    看到李泽,棣州刺史杨卫惶恐不已,长揖到地“节帅,都是属下治下无力,才导致今日之祸。”

    李泽微笑着将他扶了起来“这与杨刺史无关,是脓疮,总得把他们挤出来,要是让他们一直这样发展下去,往后还不知出什么乱子。你在这次事情之中站得很稳,丝毫不为那些人派来的说客所动,这让我很高兴。”

    李泽这番听起来没头没脑的话,却让杨卫大冬里瞬间汗流浃背,面色由潮红猛然又转向青白,竟是再也站立不稳,要不是李泽仍然扶着他,只怕他便要摔倒在地上了。

    棣州正在蕴酿着一场叛乱,叛乱的主体,便是那些地主豪强了。这些人派人找上了杨卫,企图说服杨卫一同加入,毕竟在棣州,杨氏才是势力最大的一家,现在仍然是。但杨卫却是首鼠两端,最终也没有答应。反而劝说他们接受现实,平卢候希逸绝然不会是武威的对手。

    不过他的劝说失败了,在动员杨卫失败之后,这些人反而是加快了叛乱的步骤。不过很显然,这些人万万没有料到的是,武威与卢龙一战,竟然会如此迅速地分出了胜负,易水河畔一战,卢龙大败亏输,这些人震恐之余,非但没有收手,反而是准备立即行动了。

    因为他们很清楚,一旦李泽缓过手来,只怕立即会对他们下手。

    这也是李泽返回武邑之后,立即南下德州的原因所在。

    直到现在,判乱者们仍然认为他们有着很大的机会,因为武威的主力,此时全都在卢龙与卢龙军对峙,而在棣州,只驻扎了由李浩统率的一部三千甲士而已。

    只要他们能击败李浩,拿下棣州,利用这个寒冬的恶劣天气,指不定便能坚持到明年开春,而有几个月的时间,他们还能好好地经营一下棣州用来抵御武威的反扑,当然,他们有这样底气的原因,是平卢候希逸也会派出五千骑兵来支援他们。代价,当然是成功之后,他们加入平卢。

    而平卢候希逸的背后,现在却是站着宣武朱温。候希逸有这个胆子与武威叫板,正是缘与他与朱温的一次秘密会面。

    在这一次的会面之上,朱温详细地给候希逸分析了武威与卢龙的战局,武威虽然赢得了易水河畔之战,但那一战,也只能是惨胜而已,张仲武的后续反应也是极为迅速,断臂求生,主动放弃了幽州,主力退守营州,却又在平州等地驻扎大军与武威相抗,张仲武主力骑兵的确损失惨重,但步卒实力却依然在,接下来虽然攻守易势,但张仲武转而为守,反而能给李泽制造极大的麻烦。

    总之一句话,李泽想要打下卢龙,绝不是短时间内的事情,而且必须全力以赴,否则张仲武缓过劲来,是有实力反戈一击的。

    这个时候,李泽怎么可能在意棣州这块小小地方的得失呢?为了鼓励候希逸向武威动手,朱温在资金,物资上给予了他极大的助力。

    而候希逸之所以选择要投朱温,自然也是因为朱温的实力强大,别看朱温名义上只是定宣武节度使,但其真正的影响力,却远远不止于此,在候希逸看来,张仲武必然会因为太过于招摇而失败,而像朱温这样实力强劲却又善于隐忍者才有可能取得成功。

    至于武威李泽,先不说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与自己有仇,就算他能击败张仲武,到时候还有多少余力顾到关中河洛的局面都是问题,等到缓过劲儿来,只怕这天下大局已定,到那时候,了不起他也就仍然当一个节镇而已,既然如此,自己又有何可怕的?

    李泽此时,倒还真没有想到,这件事情之中,宣武朱温插手如此之深,只当是候希逸利令智昏,想趁火打劫而已。

    不过,他真没有将候希逸放在眼中。

    他的主力部队的确都在涿郡,莫州一线,但收拾候希逸伸出来的爪子,还需要他动员这些前线野战军吗?

    李泽人在德州,但他的亲卫主力,却已经悄没声的运动到了德州临邑县,距离这一次叛乱的主要集中点,棣州商河县,那是咫尺之遥啊。

    “说说具体的情况吧!”几骑缓缓前行,数百名亲卫义从在李泌的带领之下,将这几个包裹在正中心。

    “节帅,叛乱以商河县令,也是商河县最大的豪强地主田崇为主,他勾连了棣州几个最大的地主豪强,在商河秘密聚集了大约三千乡勇。我们在商河的人,只怕现在都已经遭到了不幸,为了不打草惊蛇,也为了能将这些人聚而歼之,我们虽然知道,却也不能主动去营救他们。”卢冠有些伤神。

    李泽沉默片刻,才点了点头道“事后,对他们的家人多多补偿吧。”

    “是!”卢冠点了点头“对手的计划很简单,也就是在商河先公开叛乱,引诱李浩将军驻扎在棣州治所阳信的三千甲士前往平叛,而他们将在商河与李浩将军对抗,在双方激战之时,平卢候希逸的五千骑兵将出现在战场之上,以图全歼李浩将军所部。与此同时,他们在阳县等地勾连的人将一起发动,引起全境叛乱。”

    李泽嘿嘿一笑,点了点头“很好,虽然很简单,但却很实用。如果我们一无所知的话,指不定还当真会他们所乘。”

    “接下来如何做,还请节帅示下!”卢冠道。

    “按照你们所奏请的计划实施吧!”李泽道“田波带领的内卫,已经秘密抵达阳信等地,这边一开战,那边就立即逮捕叛乱的参与者,确保棣州其它地方太平无事。卢冠与田波相互协调,这一次,就不要再怕杀人了。”

    “属下明白。”卢冠点了点头。

    “商河之事爆发之后,李浩便立即率军出阳县,往商河,你只管打商河县,候希逸的那支援军,便交给我来对付吧。”李泽笑了笑。

    “属下明白,公子,这天气贼冷,您就没必要亲上战场了,还是去阳信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吧,灭杀候希逸的那支援军,李泌就足够了,杀鸡焉用牛刀?”李浩笑着道。

    李泌也是点头“公子,我也是此意。”

    李泽斜睨了李泌一眼“怎么?以三千对五千,没有必胜的把握,怕我冒险,所以先让我避一避?”

    李泌顿时红了脸,握着马鞭子的手青筋毕露“公子,要说以三千亲卫义从对上卢龙骑兵,我的确是心中有些忐忑,但对上平卢骑兵,他们还真不够我们砍的。”

    “这不就得了!”李泽哈哈一笑“我就不去阳信了。我倒是想亲眼看一看平卢的兵,倒底怎么样?候希逸到底是哪里来的胆子敢来挑衅我!”

    听着李泽三言两语便分派完毕,却没有自己什么事,一边的杨卫汗流淌个不停,期期艾艾地道“节帅,属下亦能供献一份力量。”

    “怎么会忘了杨刺史?”李泽笑道“卢冠,田波他们的任务重,比起李浩这边的战场冲杀要更复杂,便由杨刺史为主,他们两个为辅,杨刺史手中的力量,也加入到他们其中来,商河估计这一次要遭劫,但棣州其它地方,却绝对要稳定,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那些叛乱者拿下,没有杨刺史,他们还真是做不下来。”

    杨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很清楚,经过这一件事后,自己与棣州本地豪强是彻底绝裂了,再也没有丝毫的通融余地,以后,也就只能一门心思地跟着眼前这位年轻的节帅混了。


同类推荐: 北宋大丈夫山沟皇帝我要做门阀大唐医王唐朝工科生唐残刘备的日常带着系统回北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