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刘备的日常《刘备的日常》正文 1.59 将星闪耀

《刘备的日常》正文 1.59 将星闪耀

    西林港。

    和南港类似。塔吊、轨路,皆朱漆坚木包搪瓷钢构。再嵌套铸铁底座,稳如泰山,坚若磐石。充满了机关器的独特美感。自从楼桑拆除港口,在清溪与西林交界的上游,令起一座西林水砦,与下游白湖水砦,一头一尾,恪守楼桑水路。担负二城水运的西林港的繁荣,与日俱增。

    蜿蜒流淌的清溪,乃是巨马水的枝津支流)。穿西林后折向西北,汇入北巨马水。

    西林水砦与南北二处羌人街衢,如同臂弯环抱,拱卫着现如今被称为大溪地的溪谷地。

    下船时,西林令阎柔,率属吏与一众港口船官,已在码头列队迎接。

    阎柔年纪尚小,甚至未曾及冠。奈何在胡人中,极富威信,统领西林邑,自当水到渠成。横竖三里的西林,已建起五里外廓。与居中的赛马场,亦组成内中外,三层城池。

    邑民亦破二十万口,多为胡人。阎柔与众城令一同兼领王宫行人,食双俸。

    赛马场三界总冠军,分属太史慈、张飞、黄叙。三人皆是刘备义弟。各有万夫不当之勇。黄叙、太史慈乃下一代蓟国将星之翘楚。本以为诸如魏疏、魏延二兄弟、潘獐儿,朱獾儿还需数年才能长成,驰骋赛马场。料想。这些年中,赛马场必将竞争激烈。你追我赶,齐头并进。冠军花落谁家,不到年底最后一场总决赛,犹未可知。

    岂料又有马驹儿横空出世。驰聘赛道,已连胜数场。

    北看台五层大平座。刘备听完阎柔的述说,不由好奇问道“马驹儿是何人也?”

    “乃汉羌混种。随大船而来。定居楼桑,姓马名超,小名驹儿。”阎柔随口答道。说完抬头一看,只见主公刘备目光呆滞。却不知是何故。

    “主公?”阎柔生怕刘备有失,忙压低声音询问。

    “……”刘备这才猛地回过神来。一啄一饮,莫非前定。本该在豫州相遇的陈群,在汉中相会的马超,皆先后抵达蓟国。历史的进程,是否已被改写?刘备不由神游天外。

    不出意料,骑瘦马的马驹儿,又一骑绝尘,率先冲线。收获本场第一。

    目视数年未见,又蹿高一截的潘獐儿,朱獾儿还有一虎背狼腰,孔武有力的陌生学坛少年相伴冲入赛场。刘备心中一动“此又是何人?”

    顺着刘备的手指,阎柔这便答道“乃是鄚县张郃。”

    “……”

    “主公?”阎柔又忍不住低声唤道。

    “好一个英杰辈出的年代。”刘备欣然笑问“张郃如今拜在谁人门下?”

    “乃是崔少师。马超则拜在蔡少师门下。”阎柔答道。

    “瘦马如何夺总冠。”刘备这便冲史涣言道“传语家马令,从我家槽头选一匹千里驹,赠与马超和张郃。”

    楼桑老宅后院大马厩,一直喂养着刘备的私马。黄骠马与青駹马这对马中伉俪,携众多母马,十余年间,已诞生许多良马。加之大宛马、西极马、胭脂马等世间神马,不断混血改良。高悬陆城侯匾的老宅大马厩,槽头骏马济济,已今非昔比。

    “喏!”史涣这便记下。

    赛马与沐休同日。

    听闻蓟王驾临。三楼雅座的蓟国官吏,纷纷登临五楼大平座,前来见礼。刘备索性摆下筵席,邀众人落座。

    筵席乃是指铺在地上的坐具、酒馔zhuàn)。“铺筵席,陈尊俎,列籩豆,以升降为礼者,礼之末节也。”是宴席成套肴馔及台面的统称。

    故而,宴席的台面摆设,称筵席。

    蓟王回乡,自然轰动。见五楼大平座升起赤鹿焰角并三足金乌,蓟王旗帜。二层万人看台,顿时欢声雷动。后迁来的羌胡不知所谓,纷纷向同伴打听。得知乃是蓟王归乡,这才幡然醒悟。

    人的名,树的影。蓟王旧事典故何其多。尤其是楼桑一地,流传甚广,神乎其神。便是三岁幼童,亦出口成章。羌胡耳濡目染,故多崇敬,亦心生向往。皆以身为蓟国人为荣。

    编户齐民的户籍制度无疑是强大的。结合蓟国宽法严律,吏治清明。很容易便催生出归属感。户籍,从某种意义上说,等同于封建时代的烙印。乃是判定归属甚至阵营的重要依据。

    马超,张郃,年岁尚青。不宜揠苗助长。便是赠马亦无需大张旗鼓。让苏双使人牵入学坛,由两位恩师转赠便可。如今家大业大,送礼自然也送的十分阔气。

    中山王刘雉等人在四层有专属包厢。收到刘备邀请,这便急忙整理仪容,赶来五层大平座相会。

    六人中有五人乃是王爵。还有一人是王子。自当与刘备并排而坐。小酌数杯,刘备这便向中山王刘雉提及桑邱城之事。

    不料中山王刘雉竟出口成章“前汉元朔五年,封桑邱候国,隶属中山国。元康四年前62年)桑邱国除。两汉之交,此城池数毁于洪水战火,城郭多半坍塌,内城却还算完好。少时,我北上游猎,曾夜宿此城。”

    “原来如此。”刘备这便问道“为何不重修城池,安置流氓?”

    “近年来,易水泛滥成灾,淹没农田。此城地势低洼,难以修复。”中山王刘雉急忙问道“蓟王可是看中了此城,欲效仿重筑三台城,以为藩屏?”

    “然也。”刘备这便试问“不知中山王意下如何?”

    “可也。”中山王刘雉喜不自禁“我这便去信国相,办理交割事宜……敢问蓟王,可否如河间王旧例,许我千万赀金?”

    “有何不可?”刘备笑着点头。

    “妙极!”中山王刘雉正欲一蹦而起,却被身旁河间王暗中压住长袖,这才未曾人前失仪。一块边界处的不毛之地,换来千万赀金‘赀’通‘资’)。当真飞来横福,大赚一笔。

    幽冀之间,枝津纵横,故渎旧河道)时有泛滥。聚水成陂,没土成泽。正如陛下封刘备为临乡侯时,令他自行圈地。盖因督亢大泽横亘其中,诸县以水为界。潮生潮落,水浅水满,边界皆有不同。

    本朝儒皮法骨,无为而治。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何须劳师动众,相互商量着办即可。

    刘备和冀州诸国之间,亦是如此。

    掘鲤东西二淀盘踞在蓟国与河间国之中,亦无从定界。互相商定,自行划归即可。当然,类似劵书亦不可少。一千万换来桑邱侯国旧土,看似刘备吃了大亏。

    实则不然。

    只需重筑桑邱城。南、北、中,三条易水,皆入蓟国。南境有桑邱城、三台城,互为犄角。附近又有诸如徐城、敌城、武遂邑,散布其间,纵深串联呼应。中间横亘掘鲤淀以为屏障,安全自当无虞。

    中山国相府。

    砰!

    上好的青瓷食盒应声碎裂。盒中美食散落一地。

    “竖子不足与谋!”


同类推荐: 北宋大丈夫山沟皇帝我要做门阀大唐医王唐朝工科生唐残刘备的日常带着系统回北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