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小说屋
首页刘备的日常 1.59 阎柔

1.59 阎柔


推荐阅读: 修罗战神江策叶凡秋沐橙岳风柳萱免费阅读至尊神殿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神道复苏唐残高能来袭极品朋友圈我的26岁女上司互联网2010寻宝全世界无限气运主宰你们二次元真会玩武动之武祖再临明日传奇你是明珠,莫蒙尘

西林港。

和南港类似。塔吊、轨路,皆朱漆坚木包搪瓷钢构。再嵌套铸铁底座,稳如泰山,坚若磐石。充满了机关器的独特美感。自从楼桑拆除港口,在清溪与西林交界的上游,令起一座西林水砦,与下游白湖水砦,一头一尾,恪守楼桑水路。担负二城水运的西林港的繁荣,与日俱增。

蜿蜒流淌的清溪,乃是巨马水的枝津支流)。穿西林后折向西北,汇入北巨马水。

西林水砦与南北二处羌人街衢,如同臂弯环抱,拱卫着现如今被称为大溪地的溪谷地。

下船时,西林令阎柔,率属吏与一众港口船官,已在码头列队迎接。

阎柔年纪尚小,甚至未曾及冠。奈何在胡人中,极富威信,统领西林邑,自当水到渠成。横竖三里的西林,已建起五里外廓。与居中的赛马场,亦组成内中外,三层城池。

邑民亦破二十万口,多为胡人。阎柔与众城令一同兼领王宫行人,食双俸。

赛马场三界总冠军,分属太史慈、张飞、黄叙。三人皆是刘备义弟。各有万夫不当之勇。黄叙、太史慈乃下一代蓟国将星之翘楚。本以为诸如魏疏、魏延二兄弟、潘獐儿,朱獾儿还需数年才能长成,驰骋赛马场。料想。这些年中,赛马场必将竞争激烈。你追我赶,齐头并进。冠军花落谁家,不到年底最后一场总决赛,犹未可知。

岂料又有马驹儿横空出世。驰聘赛道,已连胜数场。

北看台五层大平座。刘备听完阎柔的述说,不由好奇问道“马驹儿是何人也?”

“乃汉羌混种。随大船而来。定居楼桑,姓马名超,小名驹儿。”阎柔随口答道。说完抬头一看,只见主公刘备目光呆滞。却不知是何故。

“主公?”阎柔生怕刘备有失,忙压低声音询问。

“……”刘备这才猛地回过神来。一啄一饮,莫非前定。本该在豫州相遇的陈群,在汉中相会的马超,皆先后抵达蓟国。历史的进程,是否已被改写?刘备不由神游天外。

不出意料,骑瘦马的马驹儿,又一骑绝尘,率先冲线。收获本场第一。

目视数年未见,又蹿高一截的潘獐儿,朱獾儿还有一虎背狼腰,孔武有力的陌生学坛少年相伴冲入赛场。刘备心中一动“此又是何人?”

顺着刘备的手指,阎柔这便答道“乃是鄚县张郃。”

“……”

“主公?”阎柔又忍不住低声唤道。

“好一个英杰辈出的年代。”刘备欣然笑问“张郃如今拜在谁人门下?”

“乃是崔少师。马超则拜在蔡少师门下。”阎柔答道。

“瘦马如何夺总冠。”刘备这便冲史涣言道“传语家马令,从我家槽头选一匹千里驹,赠与马超和张郃。”

楼桑老宅后院大马厩,一直喂养着刘备的私马。黄骠马与青駹马这对马中伉俪,携众多母马,十余年间,已诞生许多良马。加之大宛马、西极马、胭脂马等世间神马,不断混血改良。高悬陆城侯匾的老宅大马厩,槽头骏马济济,已今非昔比。

“喏!”史涣这便记下。

赛马与沐休同日。

听闻蓟王驾临。三楼雅座的蓟国官吏,纷纷登临五楼大平座,前来见礼。刘备索性摆下筵席,邀众人落座。

筵席乃是指铺在地上的坐具、酒馔zhuàn)。“铺筵席,陈尊俎,列籩豆,以升降为礼者,礼之末节也。”是宴席成套肴馔及台面的统称。

故而,宴席的台面摆设,称筵席。

蓟王回乡,自然轰动。见五楼大平座升起赤鹿焰角并三足金乌,蓟王旗帜。二层万人看台,顿时欢声雷动。后迁来的羌胡不知所谓,纷纷向同伴打听。得知乃是蓟王归乡,这才幡然醒悟。

人的名,树的影。蓟王旧事典故何其多。尤其是楼桑一地,流传甚广,神乎其神。便是三岁幼童,亦出口成章。羌胡耳濡目染,故多崇敬,亦心生向往。皆以身为蓟国人为荣。

编户齐民的户籍制度无疑是强大的。结合蓟国宽法严律,吏治清明。很容易便催生出归属


相关章节: 1.58 岁不我与1.56 范阳1.55 筑台募士1.54 陈群1.53 惊涛暗涌1.60 八关都邑1.61 安次1.62 猜忌暗生1.63 雍奴1.64 定国之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