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我穿越成一个国《我穿越成一个国》正文 第二百八十五章武安君才不是这个样子!

《我穿越成一个国》正文 第二百八十五章武安君才不是这个样子!

    公孙起!

    他在华夏又有另一个称呼——武安君白起。

    芈姓,白氏,因楚平王之孙白公胜后代,又名公孙起。

    战国四大名将之一。后世武庙中,最初位列十哲,地位仅在太公和张良之下。历经时代变迁,武安君的神位从十哲除名,但也牢牢占据古今名将贤达六十二人的领班人位置。

    在白起这一侧,有白起、孙膑、廉颇、李牧、曹参、周勃、李广、霍去病、邓禹等。而他正在众将之前,地位十分显赫。

    “公孙起?”姬乐喃喃自语,这可是一位大人物啊!不过这等大人物,怎么可能这么方便召唤?

    史皇都用了一道神兽精魄,但目前自己连薪火的力量都无法催动,怎么可能降灵白起?

    白起跟姬乐打过招呼后,独自上前面对两尊天神。

    左侧,天神之躯被白起击碎,只剩下一团白云核心正在重新塑体。另一侧,天神主动挡在同伴面前。

    “神格吗?”武安君冲虚空一抓,身上的煞气杀意凝成无形之剑,狠狠劈向对面的天神。

    天神看到这位凭空出现的男子,自然明白这人是姬乐的援兵。他不敢怠慢,第一时间动用神力,但当神力接触公孙起的无形剑气时,仿佛碰到天敌般,被锋锐的劲气撕碎。

    眨眼间,剑气刺入神魂,天王赋予的白云神核当场毁灭。

    另一侧,白云神格正在重塑神体,白起一声大吼“破!”

    吼声中,白云自动消散。

    从两位天神出现,到白起轰碎两尊天神,仅仅几个弹指的功夫。

    “这么快?”姬乐一脸震惊,在他感知中,白起还没真正跨入天神之列,怎么可能这么轻巧的灭杀两位天神级云神?

    “可能是降灵时的信息重塑?我在故土事迹中的四十万杀伐事迹,作为我的神性源泉,凝聚杀伐神性。同时,我降临后所掌控的神通力即为——屠天。”

    天下万物,无不可杀者。

    面对生灵,公孙起的杀伐神性自动增幅,威能翻倍。对付两尊仓促塑造的云神,白起只需要用杀伐神性一冲,就能把对方的神性轰散。

    “此地不宜久留,殿下,我们先离开吧!”白起扶着姬乐,在姬乐愣神思索时,主动将他背起来“我们接下来……”

    “往东走。”

    “好。”白起背着姬乐,气定神闲的向东行进。路上,虽然有神兽感应到姬乐身上的青华妙气。但同样的,他们也感受到白起身上自带的煞气杀意。

    那股杀意何止半神,就连天神都不敢轻易触碰。

    四十万杀孽构筑的神性,在元蒙大世界中都可排入前列。很多小城邦的总人口加起来,都未必有四十万人。

    ……

    “杀神?”天神收回目光,没有进一步试探白起。

    “四十万怨灵凝聚的神性,已经不逊色等闲天神的体量。算了,反正只要困住姬乐,不需要太着急。”

    随后,九面童子观察天王殿中鼓荡的九重元气。

    在殿内有九道清灵高远的道炁。每一股道炁演化一重天域,天王真身以及九面童子的法相,都处于其中一重天域。

    九天!

    这天王殿内,正有天之创世神演化的九重高天!

    效仿地母研究诸夏文明,让天神同样有所彻悟。不久之前冥府败退后,他在天王殿中痛定思痛,领悟’“天蜕之术”。

    每过一劫,天蜕变一次,恢复更加古老的天穹本源。当完成九重蜕变时,褪去的旧身可化作天界雏形,而他自身则超脱在外,不受创世神力的牵绊,成就至纯至净的大天。

    当然,有一利就有一弊。

    九蜕之时,天王实力会一次次衰退。毕竟他如今巅峰造物主的层次,是通过多次创世积累的成果。随着一次次蜕变,恢复曾经的天神之体,会让天王的创世神力一点点消耗。

    九面童子目前的创世神力已经不如执掌冥府的地母,如果再蜕变几次,恐怕要从四位数跌落下去。而完成最后一次蜕变,天王能保留一百之数的神力都不错了。那时候,太阳神都能从神力上碾压天王。

    当然,这只是从神力方面对比。从境界看,摆脱创世神力的束缚,化身最纯粹的命运与天穹之主。天王在境界之上,已经远远走在所有造物主前。

    这是以神力换取境界的方法,和地母着眼大轮回体系,有异曲同工之妙。

    但姬乐更担忧的,是天王一次次蜕变时的记忆。如果天王恢复曾经一次次创世的记忆,回想起古早时代和地母的交情。那么他们这些帮地母对付天王的人,可都尴尬了。

    在古老时代,天王和地母当过夫妻、父女、母子、宿敌、情人、朋友、兄妹……他们爱恨纠缠无数创世纪,绝非外人可以理解。

    岂不知,疏不间亲的道理?

    地母天王等人在这次创世轮回中丧失记忆也就罢了。等天王恢复记忆,指不定跟地母怎么相处呢!就连海神恐怕也要掺和进来,让本就混乱的局势更加难以捉摸。

    蓦地,一座天界传出清亮的鸣叫声。巨大鸿鸟在天穹现身,恢复天神曾经塑造的一座天界。

    在这个天界中央,有一尊背身六翼的天神。他头顶金色光环,站在鸿鸟之上,将周边祥云化作一座座浮岛。这些浮岛大的有数十万里,小的只有将将百里,在这些浮岛表面栖息着无数生灵。而每一座浮岛下方,都有一头巨大的神鸟背负岛屿,进行云海中的漂泊。

    这是天神某次创世塑造的世界观。在这个世界中只有天界云海,那所谓的凡人和大陆,就是天空漂浮的一座座琼岛,由云雾孕育的云鸟鸿雁进行背负。

    在无数次创世纪中,天神独偏爱鸟类。他在每一次创世纪时所选定的本命神兽,都是鸟的姿态。鹰、雁、雀、鸮等不一而足。

    全新的天神法相成型,正不断呼唤九面童子回归天宇,进行下一次蜕变。同时,羽翼创世神的部分记忆传承涌入九面童子脑中。

    顿时,童子眼中浮现悠远而深邃的星空,身上的气息玄之又玄,向高天纯穹进一步蜕变。

    感受上一世的记忆,童子脸色变化,放弃马上蜕变“目前形象还能维持一段时间。”他身边旋转着无数颗命运宝珠,演化繁杂神秘的天命脉络“距离下一次蜕变,还需要一段时间。而且,我也要防备时序神殿。”

    上一世记忆中有关于时序神殿的介绍。

    “那个羽人之所以冲我亮出神碑,是试探我有没有在上面留下烙印。”

    十二面时序神碑既是时序神殿的标志性神器,也是和众多造物主签订契约的信物。

    如果认同时序神殿的计划,将自己的烙印铭刻在时序神碑上,就无法阻拦时序神殿的计划,无法反悔或者进行干涉。

    而想要让造物主们认可时序神殿的计划,他们有一个极为便捷的方式。

    年轻的造物主好糊弄,老牌造物主们却不会随便相信时序神殿的计划。所以,他们会通过加速时光的方式,在造物主沉睡时寻找造物主本源,磨灭他们的记忆,让他们犹如新生的神明,再行接触,诱导他们在时序神碑上留下名字。

    只要留下名字,就再也无法反抗时序神殿的时光之力。

    天之创世神是一位强大存在,在某次创世纪中跟时序神殿打过交道。可最终,他没有选择在神碑上铭刻烙印,仍独立在时序神殿的秩序外。

    而想到这件事,天神顿时明白当年的内幕。

    为什么三位巅峰造物主同时失忆?

    这背后,绝对是时序神殿暗中干涉!

    若非天王蜕变本源,恐怕也无法恢复曾经的记忆。

    “可惜他们俩个。”想到地母和海皇,九面童子摇摇头“算了,暂时继续计划。”

    一枚汤匙悬在胸前,对准大地坠去。净化之光照耀大地,消解地母遗留的怨恨之力。

    绊住姬乐这个变数,天神的目的正是在这段时间内影响大地,引发千年以来的最大浩劫。

    ……

    废弃之地,年轻男子背着一位少年郎,慢悠悠往东方高山走去。

    “殿下,如果觉得颠簸,可以告诉我,我们在路边歇息。”白起一边说,一边出手击杀远处窥伺的恶兽。

    “不,没什么,挺好的。”

    靠在白起背上,姬乐感动得差点哭出来。

    这才是真正受薪火感召的英魂啊!看看人家,对我是多么尊重!再看看永乐殿那些人!

    第一次,姬乐体会到武将的体贴。

    想想前头那两位武将,霍去病根本不甩自己,整日不把自己当主公看。蒙恬倾向于王庭,跟自己不亲近,时不时还要在自己跟前和赵高吵一架。

    但白起不同,降临之后直接明言站在自己这一方,让姬乐屡次受伤的心灵大为感动。

    然而……

    想到武安君的出现,姬乐心情很复杂。

    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而不是早一点,或者晚一点的时候?

    “对了!”武安君想起一件事“我跟殿下的契约并不完善。薪火太过虚弱,没有真正定契,你我之间的感应断断续续。所以,等到安全地方后,我们最好重新签订契约。”

    闻言,姬乐身子一颤,露出复杂的表情。

    “武安君。”搂住白起的脖子,姬乐低声说“抱歉,我已经不打算做国灵了。”

    白起愣了下,歪头看着姬乐,仿佛在等待他的解释。

    “我并非国家自然诞生的灵魂。承载诸夏薪火只是一个巧合。如今薪火跟我的联系处于断联状态,所以我打算趁这个机会摆脱薪火的束缚,放弃国灵身份,专心修仙。”

    “……”

    姬乐神情忐忑的看着白起,白起没有言语,继续背着姬乐前行。

    到底,还是姬乐忍不住问“武安君,难道您不生气?”

    类似武安君这等存在,之所以效忠自己,定然是为自己身上的薪火,是看重自己作为诸夏象征的身份。但自己不愿意继续背负这份责任,对他们这些武将豪杰而言,应该会很失望吧?

    “生气?为什么?”白起反问“放弃做国灵,这是殿下心里的想法。而殿下和薪火的关系,更是你最大的隐秘。殿下肯言明这些,正说明您对在下的信任,不是吗?”

    “再者,在下认为殿下一定会继承薪火,一定会振兴诸夏传承。余相信,未来——您一定会成为陛下。您就是诸夏在此世界的化身,我等天然的君主。”

    喂喂,你应该是一位武将吧?怎么文质彬彬的,让我感觉自己在跟一位儒士对话?

    的确,白起给姬乐的印象很奇怪。他太平静了,除却杀人时候外,几乎看不出“杀神”“武将”的体现。甚至在杀人时,也是一副淡定自如的模样,全然不把所谓神兽、天神放在眼中。

    太斯文了!

    他真的是一位凶名在外的华夏名将?

    “总之,我相信自己的眼光。殿下大可放心,在这个时候我不会将您弃之不管。”

    姬乐苦笑连连“武安君未免对我太有信心,连我自己都不认为自己能背负国灵的重任。”

    话说,你也太相信自己的眼光了吧?当初你怎么死的?你认定的君主未必那么可靠啊。

    “将军,你就不怕我成为下一个昭王?”

    历史上,白起被秦昭王赐死。

    白起背着姬乐走上崎岖山路,二人已然到那座高山的山脚下。

    “殿下不是昭王,焉知自己会犯下与昭王相同的错误?”

    “那万一犯下呢?”

    “那到时候,无非请殿下赐剑,我自刎了事,以偿还恩义。”白起哂然一笑,从容自若“此生残躯本就是薪火塑造,殿下所赐。若殿下想要,大可直接收回。”

    太……太实诚了吧?

    姬乐忍不住捂住眼睛,你一个精通韬略的古之名将,怎么一点阴谋诡计都不会?我们第一次见面,你这么掏心掏肺的……被人卖了,你难道还要帮忙数钱吗?难道回头我要杀你,你还要担心我下手太累,自己主动自杀吗?

    我怎么不知道历史上的武安君是这么个实诚人?喂喂,薪火绝对召唤错误吧?该不会跟西施那样,也掺杂了其他因素?

    看到白起的姿态,姬乐心情很复杂。

    太……太坦然了!

    纵观自己降灵的这些华夏人物。

    哪怕一介女流的西施在降临后,也是以审视的目光提防自己,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后才慢慢放下心防。

    白起作为一代名将,居然毫无半点怀疑和提防?

    历史上的白起绝对不会这么傻白甜!


同类推荐: 末世神魔录推掉那座塔DC家的骑士我要做阎罗市井之徒九星霸体诀诡秘之主变身之武侠到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