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武侠之神级捕快《武侠之神级捕快》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花不同与来人

《武侠之神级捕快》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花不同与来人

    “花不同?竟然是他?怎么?花不同来过你们房家集?要真是这样,怕不是会闹得满城风雨吧。”

    项央露出一丝惊诧,花不同的鼎鼎大名,在延熹郡,那不说是上至八十,下到三岁人尽皆知,也差不了多少,甚至被许多男性奉为信仰。

    而这个人,既不是名门大侠,也不是魔道巨枭,而只是一个自号偷心贼的采花大盗,在延熹郡,乃至雍州,都是名声极为响亮的采花大盗。

    采花贼,自古以来就是飞贼也不齿的下流之人,但花不同厉害之处就在于,在偷身子的同时,也能把人的心给偷走。

    也就是说,苦主一开始忐忑担心,但被采了花之后,也就对花不同心生仰慕,百般维护,甚至宣称说是自愿和其发生关系,其人格魅力,简直高到爆炸。

    相传此人形貌极为英俊潇洒,身材也是黄金比例,且那方面能力极强,能给女人带来极致的快感,这是少部分女人被采了花还心甘情愿的原因之一。

    除此之外,此人武功高明,精通琴棋书画,文采飞扬,这是给他个人加分极重的一点,有不少文青调调的女人就是被他这些优点吸引,为此倾心于他。

    当然,此人还有一张巧口,甜言蜜语,山盟海誓的话那是一套接一套的,除了甜言蜜语,还有风趣幽默的调子,那也是张口就来。

    反正项央了解的花不同,那就是一个接近完美,但又稍有缺憾的男人,这唯一一点缺憾,就是他是一只没有脚的鸟儿,不能停留在一棵树上,被许多倾慕他的女人所埋怨。

    想当初项央也曾有过幻想,自己要是有了花不同的魅力,还干什么捕快,直接化身撩女狂魔,正大光明的吃软饭,这辈子那肯定活的滋润,说不定天书还会下发什么撩女任务,那真是发达了。

    “倒是没具体见过,但听过风声,传闻花不同分别到房家集的大户人家小姐的闺房里留下纸条,要在房家集众多妙龄女子中选出一位采花。

    最后各个人家门户紧闭,请江湖武者助拳守护,也就没有具体的消息了。

    其实就算被采了花,那也不会泄露出来,都是有钱有势的人家,要脸面。”

    项央倒吸一口冷气,好猖狂的采花贼,真当自己魅力无敌了?对天下女子予取予求?竟然像皇帝宠幸妃子翻牌子一样,胆子大的没边了。

    要是他真能百发百中,采一次花,偷一次心,也就不会沦落到神捕门全州通缉的下场了,总有些女人是刚烈的性子,不会被所谓的完美男人所迷惑。

    “你们就没听过什么风声?传闻总有吧?到底是哪家女子啊?”

    项央也被勾起了好奇心和八卦之心,花不同虽是一个采花贼,但极有逼格,有三不采原则。

    所谓三不采,即是寡妇不采,非处子不采,非美人不采,这里面可能有人会说寡妇和处子相矛盾,其实并不矛盾。

    既是寡妇,又是处子的,多了去了,天知道有多少倒霉鬼刚进洞房就出事的,更何况这个世界娶亲冲喜的多不胜数。

    “嘿嘿,这些小的就不知道了,不过这房家集的美人,就以雷家大小姐最为出众,所以我们都猜测肯定是雷大小姐被采了花。

    不过也不一定,雷虎可是响当当的角色,当初还请了不少江湖强手出面守护,应该不会出问题。

    您也听说过,花不同采花那也是随性至极,说来采,临时不来的,也有不少,所以说不定也只是吓唬一下房家集的那些大家闺秀。”

    谈到风韵中事,两个汉子极为猥琐的笑了起来,连被卸掉的两条臂膀带来的疼痛似乎也缓解不少。

    “我也见过雷晶好几次,没觉得她有什么不同啊,并不像遭受过什么无法承受的侵害的模样。

    也不对,她和段晨交往这么快,是不是想要找个接盘侠的原因啊?不好说,不好说,女人心海底针,还真不一定是怎么回事。”

    项央自己在心里琢磨了一下,突然对段晨感到极为同情,他以为自己找到真爱,殊不知很大可能是个接盘侠。

    至于花不同和房家集上的杀人事件有没有关系,项央摇摇头,这个采花贼出了名的只采花,不杀人,应该没有关系。

    还有,时间上不对,一年前,半年前,差了六个月的时间,这可不是短时间。

    另外,花不同乃是采花中人,风评虽然不好,但也没听过和魔门有联系。

    不过项央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只能按耐下来,又问了两人一些问题,最后一无所获的放走两人。

    走之前,项央还特意以金顶绵掌的阴柔掌力抹平小巷一侧的粗糙石墙,看的两人眼珠子都凸出来了,连连赌咒保证绝不将今日的事情透露出去。

    送走两人,项央一个纵跃跳进王老三家里,翻查一番,想要找出什么线索,结果什么也没找到。

    正要离去,耳朵突然一动,听到两个极为轻便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慢慢传来。

    “这又是谁?听脚步,轻功还可以,难道是凶手来了?”

    项央丹凤眼一眯,手中雁翎刀紧了紧,不过想了一下,又放下刀。

    来人究竟是谁,他还不知道,不能冲动。

    况且用脚指头想,也能知道来人不可能是凶手,人都杀了,还来这里做什么?给人线索吗?

    不过就算不是凶手,可能也和这个案子有关,项央不想暴露身份,只能暂时藏起来。

    左右看了眼,小院一目了然,想躲都没地方,只有到一侧的院子暂避。

    院墙约有两米多高,不敢纵跃,施展神行百变中的壁虎爬墙,如大蜘蛛一样双手双足并用,攀爬墙壁,隐藏到王老三家右侧的无人院子。

    放缓呼吸,长刀放到手边,随时抽出,将耳朵竖起,宛如一块岩石,立在墙角。

    哒哒,哒哒,脚步声停在王老三家大门外,传到一墙之隔的项央耳中极为清晰。

    “段郎,是这里了,据神捕门给我们的资料,王三家就是这一家,怎么办,我们要进去看看吗?”

    一声段郎,嗲里嗲气,听得项央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以为你是段誉还是段正淳?还段郎?

    不过再仔细听,眼里却露出一丝不敢置信的表情,居然是闵庄的声音。

    这个白雀庵的俗家弟子,此时声音娇柔似水,宛如恋爱中的二八少女,远不似在他们面前那副端庄正经的样子。

    那么,这个段郎会是谁?该不会是一脸正气,和雷晶打的火热的段晨吧?


同类推荐: 葫芦娃里蜈蚣精剑徒之路大华恩仇引修神外传仙界篇神话烘炉冥河传承血狱江湖神道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