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武侠之神级捕快《武侠之神级捕快》正文 第五百七十三章 详情

《武侠之神级捕快》正文 第五百七十三章 详情

    跟着吴权进城,入眼处青石板路干净整洁,却缺了几分人气,宽敞大街几近萧条,两侧门面营业做生意者寥寥无几,侧耳倾听,也是恍若死城,让项央大为不解。

    “吴捕头,怎么大白天的人们都不出来,莫非也是怕那个所谓的僵尸出现?”

    据项央了解,如果僵尸之说成立,那么人们害怕的该是晚上,并不影响白天出来活动,怎么现在一副惊弓之鸟,怕到了极点的样子?

    “唉,项捕快有所不知,就在日前,我大胜县下的一个帮派被人灭了门,百十余口青壮汉子尽数被杀,死相也是被吸食血液,场面惊悚,连我当时都下了一跳,百姓不再相信日间安全的说法……”

    吴权苦笑一声,开口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道出,听的项央也是眉头直皱,倍感棘手。

    事情的起因是一个半月前,县城中的一个刘姓打铁铁匠被人杀死在家中,死相凄惨,原本黝黑壮实的汉子满面苍白,身体萎缩。

    仵作验尸发现全身仅脖子大动脉处有两个尖锐牙痕,创口结疤发硬,身体的死亡原因是失血过多,然而除了尸体脖子上的血,屋子里却是干干净净,毫无血迹。

    现场也并无什么线索,只有数根好似牲畜的毛发留下,查过刘铁匠的生平与关系,也是未有发现,而这只是开始。

    在刘铁匠案发后的第三天,衙门捕快还在苦苦查找吸血一案的凶手时,命案再次发生,这次是一个晚上和友人喝酒,直到亥时末方才回家的木匠。

    案发现场是在木匠家胡同内,同样只留下几丝毛发,不过这次衙门倒是有了些收获,根据当时胡同口凌乱的痕迹,拓印出了一双大脚印,脚趾的纹理鲜明,受力均匀,好像没有穿鞋,应该就是凶手的。

    然后县衙捕快就借此开始查找凶手,筛查大脚之人,引起了一场小风波,最后当然没有收获。

    再之后陆陆续续的还有不同职业,互不相识的人死在被人吸光血液上,不过三三两两,加上前两起,共有十七人。

    在这期间,大胜县的牛县令在吴权的劝说下将此事上报给了神捕门,也有了所谓僵尸吸血的种种传说。

    直到昨日白天,大胜县的一个小帮会被人尽数灭掉,中间无声无息,没有丝毫的异常响声或者反抗厮杀声出现,等人进去,方才发现全部被人吸光血液而死。

    这次的事情实在太大,连县城的帮会都被人尽数灭掉,县令长时间的毫无作为也让大胜县的百姓难以安心,就此掀起了一波离巢风波,也就是项央刚刚在城门口见到的状况。

    “也就是说死者尽数是一些男人,体魄基本都很强健,吸血,你们有没有想过是邪魔外道用人血来练功?”

    项央边走边问,县里的事情不归他管,他关心的是县内真就一点线索都没有?除了一双大脚印?

    “唉,其实我们都猜测过,然而作案现场留下的好似牲畜的毛发,还有那一双大脚印,让牛县令坚信是僵尸杀人,我们也难以理解现场为何会出现这两种东西。

    而且前些人的死亡可以理解,也许有些力气,却不过是普通人。

    这帮会却不一定,死者不乏武功过人的武者,他们这么多人连反抗都没有就被人杀了,仵作检验也没有被人下药的痕迹,实在让人费解。”

    项央摇头,这个牛县令实在有些倒霉,刚开始没有上报神捕门,想法应该和当初的安远李县令如出一辙,怕影响了政绩,可惜的是他没有对方的好运。

    一拖再拖,还扯出什么僵尸杀人,刻意逃脱责任,此间事了,清江府的霍怀安只怕饶不了他。

    然而这些都与项央无关,他现在确定的是杀人者并不是随机,而是有目的的选择那些气血强盛的青壮男子,死者并无一个女性以及老少证明了这一点。

    此外,杀人的目的应该也很明显,就是为了练功,这一点并不难理解,就和当初雷家的雷晶以合欢真气杀人一般,鲜血能增进这个人的功力,或者让他练成某门厉害的邪门武学。

    最后是杀人的手法,项央看来,这是一个渐渐演变的过程,由一开始的杀一个,到慢慢的可以杀两个或者三个,说明了对方在成长。

    直到上一次,也不知经历了什么蜕变,一口气杀了一个帮派上百个人,功力也不知会增进到何等地步。

    前些案子可以理解,唯独最后一个透着诡异,以他现在的武功修为,也难以瞬息之间将百多个人同时斩杀还不发出动静,只要做不到这一步,就势必会引起骚乱,他是如何做到的呢?

    下药可以,只要失去反抗能力,自然任人摆布,然而县衙的仵作验尸时否定了这一个可能。

    不是下药,那么是这群人自愿献身?一些邪教以言语信仰蛊惑他人,让他们自动献上生命,这样自然也不会发出声响。

    还是这个凶手有着连项央也不曾修成的精神武道?

    一瞬之间以精神修为辐射帮派,让人陷入痴呆或者幻境,死到临头也不知道,这也是一种可能

    还是某个宝物,类似却邪一样的神兵?霍乱人的精神……

    项央脑海中闪过一个又一个可能,他虽然经历的案子不多,查案的手法也不如一些老捕快经验丰富,但他的武功足够高,站在一个另类的角度,也能得到普通人难以察觉的线索。

    当然,对于现场留下的好似兽类的毛发以及大脚印,项央也有着自己的考量。

    毛发并不代表什么,也不是所谓的僵尸毛,它可以是凶手故布疑阵,不一定要作为主要的侦查方向,否则可能白忙一场。

    大脚印倒是一个有用的线索,然而也可以说是无用。

    以项央如今的修为,双手催金手功夫有成,皮膜经络拉伸,若是强运气血于双手,也可化作普通人想象不到的大手印,等散去功力,就可变作正常,也不能作为查案的重点,不然县衙展开地毯式搜索,老早就将凶手翻出来了。

    现在项央唯一担心的就是这个凶手会不会在做完上一个大案子跑路,毕竟一下子死了上百人,肯定会引起神捕门的重视,聪明或者谨慎的人很少会留在这里。

    “项捕快,到了。|

    项央心神回转,看了眼大胜县的县衙,和安远县有几分相似,忽然升起些许的亲切,有些想要回乡的冲动。

    随即这股情绪摒除,又是魔性作祟。”


同类推荐: 葫芦娃里蜈蚣精剑徒之路大华恩仇引修神外传仙界篇神话烘炉冥河传承血狱江湖神道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