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夺标《夺标》正文 第141章工作(三)

《夺标》正文 第141章工作(三)

    朝闻道,夕可死矣。抱着临阵磨枪不快也光的态度,平安几乎死守在学校,家就回的隔三差五。

    这天礼拜六放学,平安拐过楼道就看到家门口站着一个穿着白羽绒衣白裤子还有白长筒皮靴的女人。

    这女人全身都是白的,连腰上挎着的包都是白的,乍一看平安以为是白色的幽灵。

    楼道有些黑,因为是白天,感应灯也没亮,等看仔细了,平安才认出这个直愣愣盯着自己有着一双勾魂摄魄眼睛的女人,就是春节前对面楼顶那个穿着薄薄睡衣和雪花一样飘逸着差点要跳楼成功的俞薇。

    俞薇直愣愣的居高临下看着平安,平安也直愣愣的仰视着俞薇。

    平安不知道这个女人出现在自己家门口是想干嘛,但下意识觉得这女人精神有些问题。

    精神病也就是神经病,对于精神有问题的人,最好躲远点,何况还是一个女神经。

    敢于跳楼自杀的人神经肯定是不正常的,因为死都不怕,还怕活着?

    平安没打算和俞薇说话,当然也就没打算和她交朋友,尽管她看起来的确漂亮,尤其现在近距离观察,发现她比那天从窗户中远远看着好看多了,兴许,她那天神神叨叨的没看清自己呢?

    怀着这样的心思,平安装作若无其事的绕过了俞薇,掏钥匙开门,就要闪身进去,这时俞薇侧过脸,脚后跟拧了半圈,以很优美的姿势说“不请我进去?”

    “啊。你找我?这个,我家没人,没大人,不方便吧。”

    俞薇眼睛里流露出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情绪,声音很好听,很清脆“我找你。”

    “找我?”

    “是啊,找你。”

    平安眨眨眼“有事,你说。”

    “进去说,不行吗?”俞薇见平安眼睛转圈,紧接了一句“你别太没礼貌,我这都到你家门口了,咱们一个小区,还是窗对窗,怎么着,也算是邻居了吧?这么冷,我都等你半天了,远亲不如近邻,你说呢?”

    俞薇看到平安的视线在自己挎的包上,说“放心,我这包里没见血封喉的暗器。”

    这谁知道呢?杀人的难道会给被杀的预告我要杀你?

    你有暗器不在这对我痛下杀手,到了家里隐蔽之后对我来个见血封喉,我能将你怎么着?

    不过话说到这份上,她也没有离开的意思,平安只有让俞薇进来。

    俞薇进门后像王世庸那次一样,眼睛四下的看,平安看看这个漂亮的不成样子的女人,让她坐,自己将东西往房间放,俞薇跟着到了平安的卧室门口,看着窗户的方向说“我听说,你那天挺行的?”

    什么意思?

    听说?什么是听说那天挺行的?

    平安回头看着俞薇,俞薇却不继续了,岔开了话题“学习紧张吗?”

    “啊,就那样。”

    “自己觉得能考哪?本省还是外地?”

    “不清楚……”平安说着看着俞薇到了窗前,心里一个激灵,赶紧过去说“咱,要不到客厅说话?我给你倒点水喝。”

    “好啊,”俞薇“嗒嗒”的踩着有节奏的脚步声往客厅去,平安看着她秀美的小腿心里长吁一口气,心说你要是今天从这里跳出去,我可跳江里都说不清楚了。

    但是几天家里都没人,壶里没热水,平安要去烧水,俞薇摆手说“别忙了,几句话,我就走,嗳,我觉得,你长的像你妈妈。”

    客厅悬挂着平安一家三口的相片,这也是唯一没有惨遭毒手的相框了,别的都让平安的父母给砸了。

    平安笑笑没吭声,心想她这是套近乎?

    “这个,给你,”俞薇说着打开包,从里面拿出了俩扎钞票,放在了桌上。

    “你这是干嘛?”平安不理解。

    “王世庸说那天是你救了我,眼看我们要结婚了,你给点面子,让我感谢你一下。”

    又来!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王世庸说是我救了你?你自己到底怎么回事,心里没数?那天我这么大一个活人在这边喊了半天,难道我是苍蝇在嗡嗡?

    平安心里想着直摇头“我也没出什么力气,那是你福大命大,也有人民警察的一份力。再说,你们结婚,我不送礼还让你给我钱,这不对啊。”

    “既然你救了我,咱们也算是生死之交了吧?那就算是朋友了。你看,你是学生,你又不挣钱,怎么送我礼物?你拿着这钱,借花献佛吧,到时候送我什么,我都喜欢。”

    “这可不行。我不能要。”

    “你是嫌少?我的命,不值这些?”

    “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就别推辞,也别不好意思了,王世庸说,你那天喊了,我但凡有什么事有什么困难,都能找你,你会帮我的。”

    “帮忙那肯定行,可是我能帮你什么?反正,这钱,无论如何,我不能要。”

    “你要是不收,就是看不起我——我真的有事要你帮忙呢。这个,算是劳务费。”

    平安看着那一摞子钱,估计是一万,摇头说“什么劳务费,也太多了吧。”

    “值。这忙不好帮,主要是,人选不好找。”

    平安一听问“干嘛?”

    “是这样,王世庸很忙,我呢,要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可是没人陪我,我也不信别人,你陪我走一圈,就这。”

    “就这?”平安瞪眼,心说这都什么工作,陪去医院,保镖?谁在医院抢劫你!还是你漂亮的有人想对你心怀叵测?

    “嗯,”俞薇点头“找别人陪,我不熟,也不放心。到了医院,事也挺多的,难免你要跑来跑去,这不,你还要准备考试,时间金贵,所以付费,你说对吧?”

    “一定得是我?”

    “我就认你,我觉得你这人挺好的。反正我要找人陪我,干嘛不找你?再说,我真的感谢你呢,难道,你要让王世庸给你送棉被来?”

    俞薇说着又看窗户,平安心里膈应——你怎么就瞄准窗户边了?你这不是变相的威胁?你这哪是感谢我来了,简直就是一送定时炸弹的,而且起爆装置还牢牢的控制在你自个手里。

    “……那,好吧,我可以帮忙和你去医院,但这钱我不能要。太多了。”

    “你一定得收下。哎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值这么多钱?”

    “不是……我没那个意思,我是说,帮忙,朋友嘛,怎么能要钱?”

    “就给你,不然,我从窗户扔出去。”

    平安一愣,心说好,我先收下,你千万别在我家发什么神经。

    平安表现的有些不好意思“要不,我只拿一点,其余的……”

    俞薇却起身,直接的站在了门口,等着平安一起走。

    平安无奈的说“那好,这些钱先放我这,回头还给你。”

    俞薇自己开的车,平安上了车看她开的很顺溜,觉得挺有意思,俞薇乜了一眼,看着前方说“对车有兴趣吗?要不,我教你学开车,怎么样?”

    “这行吗?”平安睁大眼。

    “行,这我的车,我说行就行。我没什么事,你要是有空,随时叫我。”

    “那,我将劳务费还给你,算是教学车的钱。”

    “这哪跟哪呢?你怎么还惦记这个。一码归一码懂吗?你要再提,我不高兴了啊。”

    俞薇长的很漂亮,全身修长伶俐,她是瓜子脸,即清秀又有着成熟女人的妩媚。米兰个头也高,是圆脸,全身都圆,两人的风格不一样。

    已经对女人的身体有所了解的平安心里将俞薇和米兰做着对比,没一会,就到了医院。

    可是没想到平安被俞薇带着去了精神科。平安心里打鼓,怎么她还真的精神上有问题?

    经过了各种的化验和咨询,但是检查的结果是,俞薇健康的不得了,从身体到大脑,一点毛病没有,非常正常的一个人。

    俞薇看着结果高兴了,伸手一拉平安“走,今个请你吃饭,你说想吃什么?”

    “……随便吧,要不,我回家做点也成……”

    “晚了。出门由我,我比你大,今后又是你的教练,听我安排。”

    俞薇带着平安吃了一顿丰富的大餐,看着时间还早,带着他到了一条几乎没人的路上,教了平安学了一会车。

    两人经过这半天的接触,熟悉了很多。平安这才知道,王世庸是做建筑生意的,俞薇刚大学毕业,没去工作,一天也没事干,就在家呆着。

    其实平安一直想找机会问俞薇那天下雪是为什么想不开要跳楼的,可是犹犹豫豫的,觉得不礼貌,于是最后都没问出口。

    两人回到了小区已经晚上九点多了,俞薇邀请平安去自己家,平安心里还想着别的事,就谢绝了。

    俞薇将车门一锁,对着平安说“那好,你要有事,搁窗户上喊一嗓子,我就知道了。拜拜。”

    平安和俞薇告别,急急的跑上了楼,到了家门口果然看到米兰正准备要离开,平安急忙说不好意思,刚出去有事了。

    “人家来了好长时间了!”

    米兰说着看着手表,平安见邻居家没动静,抱着米兰连哄带骗的将她拽进家,而后抱着她亲吻着使了好些手段才让米兰高兴了。

    米兰气呼呼的说“本来想和你一块吃晚饭的,你看看时间。”

    平安一听,说“我带你啊,走,我请客,今晚你想吃什么,我认罚。”

    “那我要吃大餐。”

    “好。”平安心说咱现在有钱了,大餐就大餐,父母给的钱花完还有俞薇给的那一万,这叫家有余粮心里不慌。

    平安拿了钱到外面抱着米兰又亲了几口,两人高高兴兴的出去吃饭。总之这晚让米兰十分的开心。

    两人吃完饭又去看了一场电影,平安特地的要了一个小包间,而所谓的小包间其实也就是将两人的座位和其他观众的分隔开,但是相对的私密了很多。

    电影屏幕上根本就不知道演了什么,平安和米兰进了小包间里就磨磨唧唧的腻歪开了,要不是公共场合怕影响不好,两人电影院里就忍不住会磨枪上阵天雷勾地火了。

    看完电影已经快夜里十二点,时间太晚,将米兰送到她家那栋楼下,两人抱着又耳鬓厮磨着,都有些依依不舍,米兰嗔着说“谁让你今天耽误时间了,真是。”

    这话的倾向性太严重!

    平安一听就有点受不了,米兰和自己想的一个样!于是他一边赔罪一边在米兰身上摸索,这时惊喜的发现米兰家的这栋楼底层没灯,或者是灯坏了,反正黑黑的,登时色心大起,拉着米兰就到了楼道底下。

    结果更是惊喜,下面楼梯直通地下一层的地下室,这大晚上的根本没人,安静的很,于是和米兰就到了下面,平安已经是剑拔弩张。

    米兰也觉得在这个地方很刺激,但到底离家太近,态度不坚决的推辞了几下,也就顺应了平安。

    两人都很压抑,从来没这样过,幸好太晚也没人经过,竟然都很快的就完了,非常的满足,又说了一会的琐碎的话,这样才依依不舍的分手。

    今天过的十分的刺激惬意,平安心满意足的回到了小区,进楼道前还朝着俞薇的房间看了一眼,见窗户黑着,想着她早睡了。这样到了五楼和六楼的接壤,刚拐过楼梯,就看到一个女的披着黑发穿着白睡衣蹲在自己家门前的台阶上。

    楼道里照明的灯是二十瓦的灯泡,灯光昏黄,猛的一见这个人影平安被吓了一大跳,再一看这黑发后面的鼻子嘴巴,不是俞薇是谁!

    她这一模样就像春节前要跳楼的打扮,而且,这会也光着脚丫子!

    “俞薇?你在这……有事?”平安心里震惊,脸上尽量的保持平静,问着话注视着这个又穿着单薄睡衣的女人。

    俞薇却像是没听到平安的问话,黑白分明的眼睛在遮挡的头发后面看着平安和她自己身体之间的那些个台阶。

    “你怎么了?”平安又问了一句,再仔细看,她果然又是没穿鞋,光着脚丫,原本小巧白净的脚趾头上已经沾了许多的脏东西,还有泥巴。

    俞薇的眼神没有焦点,呆愣愣的,她对平安的问话置若罔闻,平安不禁往前走了一步,俞薇还是那个表情那个模样,连身子都没动一下,仿佛平安根本就不存在。

    “我操!她难道真的精神有问题?”

    平安脑子里迅速的在做着判断,不禁的又倒退了一步,正在想用什么方法和俞薇沟通,或者是去喊王世庸将他未婚妻带回去,俞薇却做了一个让平安意想不到的举动。

    俞薇站了起来!并且目不斜视的从平安身边走了过去,像是一朵白云似的,下楼梯走了!

    这究竟怎么回事!

    平安愣了几秒,弯腰伏在楼梯栏杆上往下看,果然俞薇悄声无息没停留的走了。


同类推荐: 校花的贴身高手都市之神级宗师原来我是妖二代首富杨飞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重生之前方高能文坛救世主从支教到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