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天行缘记《天行缘记》正文 第一千零七章 引祸

《天行缘记》正文 第一千零七章 引祸

    送走了洪飞后易天便再次打开禁制作出一副闭关修炼的样子,家门口也是挂出了一块勿扰的门牌是以自己正在潜修中。

    等了三天后估摸着洪飞此时也都带着巡查司的人马出城搜查了,易天这才施展了千面术将自己易容成另外个模样。随后从自己家的后门处溜了出去,末了还不忘将禁制都开启了。

    一路上走在大街中也没有感觉到落霞城有戒严的样子,半个时辰后轻而易举的从北门出了城,而后朝着那孤云山的位置疾飞而去。

    那里是自己选中的理想之地,百年前去过一次孤云山执行任务。那里的情况还算是比较熟悉的,自己还在那里留下了监视阵盘,如今差不多阵盘能量耗尽,但只要重新充能就可以再次使用了。而且那里算是在落霞城管辖范围边缘所以练得最近的小宗门都不愿意去多管闲事。

    一路上风尘仆仆的赶至孤云山后发觉此处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自从当年来搜查过后就发觉此处属于较荒凉的地带。地底只有一条小型灵脉通过,轮环境鲜有修士能够看得上。

    飞至当年布阵的区域手上法诀一掐后对着下方地界点去,稍后有个一尺大小的圆盘从下方山岭中飞出。易天伸手将其招了回来然后将内中灵石卸下重新填装满后取出铭文刻刀在上面将阵纹修改了起来。

    半刻过后才停下手上的活,目光掠过后嘴角一扬。在原有的阵盘之上稍加改动将其设置成迷幻困阵,随后再次祭起对着山崖上轻轻一按将大阵再次布下。

    做完这些后易天才取出罗庚盘来开始丈量起下方的地脉,一刻后选了处较适合的山崖壁上开辟了洞府。

    半天后坐在洞府之内易天这才将上次从炼器师联盟仓库中取出的六片炎龙鳞。另外又将那炙焰令上脱下的阵纹图谱玉简拿了出来放在一边备用。同时有分拣出一些地级宝材辅料放在一旁准备用作辅料掺进龙鳞盾中。

    待材料备齐后伸出右手食指来祭起一缕雷炎紫焰,朝着左手掌心一指后将本命真焰凝聚成团。

    稍后便取出一片龙鳞轻轻置于真焰之上开始灼烧。这龙鳞不愧为是稀有的宝材,直接放在雷炎紫焰上灼烧了半天才微微软化了起来。

    好在自己的本命真焰对这些材料还有效易天也不客气稳定住火焰输出后持续不断地开始熔炼龙鳞起来。

    山中无日月,孤云山沉寂了多时后终于在七年后的某天天上聚起了雷云形成了天劫。那天劫的威力比化神劫都来得强,差不多都达到了渡分神修士劫那般强度。

    这般器劫易天也不愿意强行参与,自己则是避得远远的在百里开外静静的观望着龙鳞盾渡劫。

    看归看可神念却是四散放开以防止有意外情况发生,待两道惊雷落下之后易天原本充满喜色的脸上突然一愣。神念发现在正西方千里外好似有人正朝着孤云山方向疾飞过来。

    如果不是巧合那就是被器劫的雷云所吸引而来的,这次龙鳞盾渡劫也不巧正好是在子夜时分。天上的雷云惊鸿一蹩划过,将四周百里范围都照的恍如白昼。

    相信在千里之外偶然路过的修士也是被这景象所吸引径直奔了过来。

    此事对于自己却是无妄之灾,免不得多花一番手脚将对方打发了去。神念一经接触就发现对方身上的灵压波动比自己略高一筹,应该是化神中期修士。

    此时自己也不愿意和对方硬碰硬,而且待龙鳞盾渡完器劫后便可以走人了,犯不着和人硬杠上。想罢便伸手飞快的结起印法然后朝着阵盘所在的方向点去。

    十息后四周的环境就发生了朦朦胧胧的变化,依托着夜色直接将此处的地貌都改变了。随后伸手取出数枚楠木子来激活后朝着地面弹射而去。

    做完这些陷阱后身影一闪朝着龙鳞盾所在的方向飞去。同时天上最后一道落雷堪堪落下后,那手臂粗细的雷电光柱直接击中了一尺大小的红色盾牌。

    泛起的电弧火花将四周再次照亮了,在漆黑的夜色之中再次变成了引路灯。易天发向远方那修士也是加快了速度朝这里赶来,随后急忙飞了上去也不待龙鳞盾上的电劲消散就一把握住收入储物袋中。

    这般作为只觉得手上还有一阵酥麻的感觉传来,但对方也是近在咫尺所以顾不得那么多直接身影一闪朝着东方飞去。

    没想到身后的遁光也似乎发现了自己的意图,三息后直接加快了速度追赶而来。

    两人一追一赶就这样飞了大半天直到日光初现天色微明后对方也没有放弃的意思。照这么下去不知道要被缠到几时,易天心中也是颇有点怒气。思量了下后干脆在一处荒山之巅收住遁光,然后取出太渊剑又施展千面术将自己的面容隐去。

    身后那人也似乎发觉了自己的想法,随后将遁速缓缓降下不多时便出现在了面前不远处。稍迟那人径直飞上前来道了声“天材地宝自来是有缘者得之,前面的道友想要独吞似乎未免心太黑了吧。”

    “独吞,”易天冷哼了声一脸肃色道“要是天材地宝倒也罢了,但这是我炼制的灵器渡劫。反倒是道友来势汹汹似乎意图有些太明显了吧。”

    “哦,原来是炼器师联盟的大师,在下韦石冲有礼了,”那人先行自报家门道。

    “韦石冲,”易天口中念到脑海里却是飞快的将此人的信息在地煞榜上过了一遍,瞬间就找到其排名在七十四的样子。算起来此人是化神中期第一人了,明面上比花玉林都强上不少。

    但看其意思今天这事恐怕难以善了,易天心中丝毫不敢大意,荒郊野外的正是杀人越货的好地方。对方既然自报家门也是给自己压力,看样子对办是看中了刚炼制的龙鳞盾,可这东西炼制代价不菲也不可能轻易送人。想罢便嘴角一扬道“原来是韦道友当面,在下有礼了。今日不巧我还有要事在身,待有空时请至炼器师工会一叙吧。在下裴月霄你到工会后直接报我名字就行。”

    原本是随时起义找裴月霄的名头来唬人,明显的对方面不改色只是淡淡的道了句“那裴道友慢走。”

    可当易天一转身却发现背后的韦石冲竟然直接动起手来,手上一道剑光化作剑丝径直袭来。


同类推荐: 葫芦娃里蜈蚣精剑徒之路大华恩仇引修神外传仙界篇神话烘炉冥河传承血狱江湖神道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