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天行缘记《天行缘记》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调查

《天行缘记》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调查

    雏鹰山门前的禁制五年来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过,那块挂在山门前禁制上的木牌上的字迹经过几年来的风吹雨打已经变的模糊不清了,只能依稀看到闭关两个字。这五年间只有齐昊斯和曲义丰过来看过,还给易天留下了传讯。

    齐昊斯的留言是要易天注意器殿的任务期限就要到了。而曲义丰过来是知会下他要开始筑基了,这几年他已经把易天当成赤阳派内的头号竞争对手了。当年易天是二十三岁筑基,现在曲义丰才二十一岁,如果筑基成功那么就不会比易天低了。曲义丰在炼气期完败在易天手上,到了筑基期还要再一较高下。

    五年后的某天雏鹰山山脚下的禁制突然消失了,从瀑布里面钻出个人影来,在空中飞了几圈后稳稳地落在山脚下,看看那块闭关的木牌笑了笑,然后右手食指一点缕火苗点燃木牌,不到一息时间就把木牌烧成灰烬了。正是闭关出来的易天,样貌和五年前一致,看来是驻颜丹的效果开始显现了。

    五年内易天在洞内不光是修炼玄阳真火,而且把那部阿修罗变也参悟了许久。进入筑基期后,自己的神识分踪的修炼完毕,那神识三分的效果让自己在修炼上大大加快了进度。

    通常是可以同时参悟灵诀和神通法术,节省下来的时间全部用在打坐修炼上。有的时候干脆就分住两股副神识学习阿修罗变,主神识还是继续保持修炼状态。

    头三年易天已经巩固了自身修为,还将体内的雷灵力充分的淬炼了全身的经脉,骨骼和肌肉,体内的灵液已经慢慢变成紫红色的了。

    毫不夸张地说易天感觉到自己远超同阶修士,即便是普通的筑基中期修士在没有灵宝的状态下都未必能够打赢自己,只有那些筑基后期修士才能给易天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了。可惜这些都是易天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没有经过实质性的检验。

    之后的两年时间内易天主要是修炼阿修罗变。这神通只有一二两层,第一层可以修炼出阿修罗法相,第二层则是化虚为实练出六臂,相信那缺失的第三层炼成后就能够炼成三头,修到神通圆满后,直接就是阿修罗的三头六臂状态。

    好处就是可以同时施展三四样的神通,单对单与人对敌时是压倒性的优势,一对二也可以占到上风,一对三侃侃打成平手,缺点也是很明显就是需要强大的法力支撑,一旦灵力不支,别说同时施展多种法术,连维持阿修罗的法身状态都很难。

    经过两年时间的修炼总算是找到点阿修罗变的头绪了,修炼过第一层后已经可以慢慢凝聚出一个法身的虚影了,虽然法相不是看得很清楚,但确确实实存在着,可这个法相竟然一点作用都没。

    等易天看完整部法诀后才发现,要修到阿修罗变的第二层六臂才能同时使用多种法术,第一层的法相纯粹是拿来糊弄人用的,难怪在东海城里面挂在第一位那么久都没见人去兑换,自己还以为是什么上古神通,才会花了九千多点加上托了人情才换到呢,想想既然上了贼船那只好一条路走到黑了。

    现在的易天可以说是一穷二白,五年来把身上仅有的上千块灵石都花完了,虽然都是秘境中打劫来的,可坐吃山空,加上修炼时也不加节制到了第三年底就用完了,还好宗门玉牌中剩下五百点贡献可以使用。

    手上的灵器早就在秘境中消耗殆尽了,连那个掺了星辰铁的小飞轮在加载过玄阳真火后,扛不住那么高的温度,表面都被烧的变形了,大飞轮更是被烧成一坨铁疙瘩,交战时没怎么注意,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来后才发觉是整个法器报废了。现在的易天急需要去接点任务,最好是能够蹭点炼器材料的那种。

    在山脚下逗留了一会后易天就一个闪烁,架起风遁术朝器殿方向飞去了。

    一个时辰后在器殿大堂内,就看到易天面红耳赤的和管事执事争论着,双方据以力争吵得旁边的同门都过来看热闹了。原因是易天一到器殿就开始找那些炼制灵器的任务,而且都是筑基期修士的挂出来的指定任务。

    可易天从不在器殿考级,而且近十年来除了炼制过赤剑和丹炉两件法器外就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作品,即便是那两件法器也是找托来糊弄下算完成年度任务考核的。

    器殿内挂着的那些指定任务对炼器师都是有要求的,要么是达到四级或以上水准。可在器殿内四级炼器师出了裴鸣后齐昊斯外只有两外两个,而且这四个人都在忙任务中。五级炼器师只有首座,可没人敢去打扰到他。

    易天和执事争执不下后便提出要参加炼器师考核,可得到的答案是四级炼器师考核只有在每年年会时由首座出题当面考校的。其他人是没有资格做考官的,易天气呼呼的去找师傅,可看到天字号炼器室,门口挂着闭关的牌子,自知也不好进去打扰师傅了。

    回头易天还是回到器殿大厅那里和管事执事商量下,用贡献点买点星辰铁,可被告知要一百贡献点一两,差点让易天冲上去揍人了。

    五年不来器殿露脸真把自己这个真传弟子当凯子啊,可那执事也是哭丧着脸,明知道这位爷的身份是不能得罪的,可今年器殿确实缺货,星辰铁的原料供应出了点问题,供应量比往年少了六成,戒律堂那里已经挂出任务来了,要派人去星辰铁的矿洞查一下缘由。

    在旁人的劝说下易天只好买了一两星辰铁打上几块铜铁精,再租了一个月的地字号炼器室,用了一百不到的贡献点,一问才知道这个真传弟子的身份有时还是挺好用的,材料和炼器室的费用都打了七折了。

    二十天后在前往陨星山的途中,易天一个人驾驭着重新熔炼过的飞轮飞在空中。在地字号炼器室中直接把大小飞轮都熔炼在一起,加上一两星辰铁后总算是还像个样子。

    铭刻上神速,承载和坚固铭文后直接炼制成四阶灵器了,拿在手上试了试还不错,用起来比以前更顺手了,就是材料差了点,照易天的本意是整个飞轮都用星辰铁打造才算得上是称手。

    完成了炼之后也不管炼器室的使用时间,直接出来后就叫器殿执事把那个调查星辰铁的任务找出来,用自己的宗门玉牌登记了下后就风风火火的赶去调查了。

    其实调查是一部分,另外易天也有私心,到了矿上去调查下,顺便瞧瞧有没有什么油水可捞的。

    坐在飞轮上易天用神识伸进任务玉简中仔细读了下概述,这个星辰铁矿洞是在赤阳派地界西南边缘的陨星山里面,和宗门相距七八百里路,位于陨星山脉中。任务玉简的地图中显示再往西三十里就是玄灵派地界了,那边有个中型的玄灵派交易坊市叫成家集市。

    这个陨星山的矿坑一直以出产上好的星辰铁而出名,本来一年的产量可以达到五斤以上,可自去年起说是矿洞中出现了些妖兽扰乱矿工生产,所以产量一下子就降了下来,这两年来每年的供货量只有两斤了。虽然宗门已经多次催促,可一直派不出人手去,以至于星辰铁的价格扶摇直上,非贡献点都买不到了。

    现在矿上面的主事人是内门的筑基中期修士蒋泰,在那里坐镇了有五年时间了,一般这种任务的任期都是十年一换的,如果在任期内出现问题,那回宗门后是要被问责的,所以这次蒋泰也是非常着急,想请宗门派人协助一起下矿洞清除妖兽。

    读完这些信息后易天想了想矿产减少一半有两种可能性,一是妖兽袭击矿工,二是人为因素。试着先排除敌对门派捣乱的因素,那里地处赤阳派西南面,和玄灵派交界,两派素有来往,而且渊源颇深,应该不会有彼此拆台的事情发生。

    正南方是十万大山杳无人烟,往北面离东傲的腹地几千里路,就算是白骨门和阴尸派也懒得把手伸到那种地方去。

    那这事就真是妖兽所为了,想到要进洞铲除妖兽易天也是心中一动,好久没有动手了,都不知道现在自己的实力到底如何了。

    这个任务本来是要求筑基中期修士才可以胜任的,要不是只是看到易天是真传弟子还真不敢让一个筑基初期弟子来接这个任务呢。可易天看到的是这个任务完成后的报酬可不是一般的丰厚,如果查明原因后确实解决了问题把星辰铁的产量恢复到之前的水准,可以拿到一千的任务报酬。

    对于现在的易天来说显示完成任务,接着还要到那个成家集市去走走,把身上那些多出来的法器都拿去卖掉,自己是用不着了,可那来换灵石还行,有几件品质不错,都是秘境试炼时从那些世家弟子身上的储物袋里找到的。当年是吴星直接把东西原封不动的还过来了,才解了易天身无分文的尴尬。


同类推荐: 葫芦娃里蜈蚣精剑徒之路大华恩仇引修神外传仙界篇神话烘炉冥河传承血狱江湖神道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