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天行缘记《天行缘记》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潜入

《天行缘记》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潜入

    东江国慕山城河湾县城,易天走在大街上,怀念着过往的种种,当年就是在这里起家了,一别三十几年,都不知道当年的那些人还在不在了。

    这次严骏刚吩咐的任务是调查东江国国主宋炯及留守的筑基修士,这几年来东江国国主上供的物资越来越少,而且还掺着不少的水分。而且这十多年来自东江国来的灵童也渐渐绝种了,摆明是断了南面三派的根了,这下可捅了马蜂窝。

    三派上层觉得不对这才下了命令要求彻查,东江国是隶属于赤阳派境内,虽然在边远地区,但赤阳派也是义不容辞,所以严骏刚会要求易天带领着曲义丰去东江国查探个究竟。

    这次调查后严骏刚还给出个消息,三年后的玄灵大酬,赤阳派也会参加,只要两人能够在期限内顺利完成任务,他严骏刚可以通过玄灵派的关系给两人搞到入场玉牌,那可是大机缘啊,有机会拿到玄灵派独有的玄阳果和玄灵清液。

    曲义丰当时就眼睛瞪得大大的,这可是进阶中后期的捷径啊。没想到易天笑了笑,直接从储物袋里面拿出一块玉牌,把两人雷的大眼瞪小眼。

    气的严骏刚当场都说不出话来了,立马就换个条件,一千贡献点,加上赤阳派熔岩洞外围修炼一个月的机会,听得曲义丰口水直流,最后听到易天只说弱弱的说了句“用灵石折算行么,全部中品的。”

    非但是易天不想去熔岩洞,其实那里太靠近赤阳老祖赤阳子了,自己练的玄阳真火要是被瞧出端倪来,那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的节奏了。所以易天果断的拒绝了,想来想去还是灵石最实惠了,全部中品的灵石,接下来布阵或是与人争斗都有用。

    刚才逛了圈北市,那里的易记粮店还在,店主确实已经换了掌柜了,听说易大掌柜好多年前就把店铺盘给人家了,自己回乡养老去了。现在走到东大街上的四海赌坊还是照旧在营业,易天戴着斗笠走了进去,身上只有一文钱,还是从门口乞丐碗里借来的。

    坐在那骰子谱前,易天一上去就把把单压。本来是没人注意的,可连着赢了十把下来,虽然一两银子都没赢满,可站在对面的骰子手不是个傻瓜。对面这人明显是个高手,急忙叫停,然后吩咐小厮去把帮主请出来。

    一盏茶功夫易天就看到一个约莫四十五岁,大腹便便的中年胖子走了下来。当年的王宝就是现在的青春版,除了胡子和脸上的皱纹,其他一般无二。等王宝在前面站定后,易天示意再拿个骰盅来,像是要和四海楼老板比试一番的样子。对面的王宝也是三十多年未遇对手,难得有人上门挑战不露露真功夫还真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了。

    就看到易天做了十局互猜的手势,大家一见是行家纷纷散开,把地方空出来。两个人在三十多年后同样的地方,同样的方式又开始对决了。可惜仙凡有别,玩了九把,周围众人见到这戴斗笠的汉子居然和老板王宝用的是同样手法,而且更加精湛,两个人九把都是全部猜对了。易天正准备开第十把时,对面中年版的王宝就耍起无赖,大声的叫到“易天你就不能让着我点么?”

    掀开斗笠易天露出真容后,对王宝笑了笑“王宝三十多年了,别来无恙。”

    看着易天那副样子居然还是当年的模样,王宝也是大吃一惊,随即笑着招呼易天去后堂聊天了。两人聊了两天后,易天留了十份培元散交给王宝,嘱咐他叫一半到河湾村的易家,自己就不回去了,免得到时见了伤心。

    王宝也大大咧咧的答应了,而且还找了个画师将自己和易天的肖像画下来,以后留作传家宝,画完后易天看了下还真有点传神,于是当着王宝的面手上一阵青光将一个荆棘众生的法术封印了进去,还叫王宝滴了一点血进去认主,以后王家但凡遇到杀身之祸,直系后代可凭自身血液激活法术。

    三天后白马帮的押镖车队中对了两个镖师,正是易天和曲义丰装扮的,两个人托王宝的关系在镖局里面换了个身份,然后跟着镖车一路前往东江国。

    其实曲义丰也是很赞成易天暗中打探的想法,两个人一合计发现自己的身份是个隐患,大摇大摆的进城,那些蛇虫鼠蚁早就躲起来了,有了这个掩护就可以暗中下手了。而且还没有拜会过那留守的筑基修士,所以两人觉得暗中调查取得证据后,再联系留守的好。

    白马帮的镖队中易天和曲义丰装扮成镖师混进了东江国都,进城之后两人就按照王宝给的地址找到了他的私人宅子。进去后发现管家用人丫鬟一应俱全,两人推说是王宝的手下来摘自上露宿一晚的,然后就被管家安排到柴房里去了。易天心道'看不出来王宝小子心思挺活络,在国都都按了个家,在这里金屋藏娇都没问题'。

    两个人当晚住下后,先四处打探下东江国主宋炯的情况。问问街坊邻居都对现任国主颇多好感,勤政爱民是为少有的明君。这些人都是远离朝政说的话基本上和实际情况偏离的很多。易天和曲义丰合计下准备夜探王宫,出其不意才是最有效的。

    晚上易天身穿麻布衣头戴斗笠从宅子的后门溜出去,没有惊动任何人。一路上因为宵禁大街上没有什么人,易天不敢使用遁术激起灵力波动从而引起有心人的注意。从一排排民宅的后巷疾行穿过瞄准着东江国都城方向奔去。

    当走到王城脚下,易天施展了下江湖轻功绝影步一跃跳上了城楼,沿着城墙悄悄的矮步前行到靠近正德殿。这是东江国主朱炯的日常办公场所,易天猫在城墙上用灵光目看了下,那国主朱炯正坐在殿中批阅奏折,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整个晚上易天监视了直到那宋炯在正德殿安歇了才离开。接下来的十几天时间里,易天每天晚上都去王城蹲点,基本上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反而那国王宋炯几乎是夜夜都在正德殿就寝引起易天的怀疑了。回来后两人探讨了下,也觉得事有蹊跷,一国之主晚上不去找那些妃子暖床,一个人睡在自己的书房里面这本来就惹人怀疑了,曲义丰甚至还调侃道“这个国王是不是那方面有问题啊?。”

    半个月后,正当易天准备换个地方查看后宫时,忽然见到一个妃子带着几个宫女进的正德殿。按理也算是正常,国王工作累了,找自己老婆来活跃下气氛很普通的么。可易天看到那妃子带来的宫女伸出头来看看正德殿外面的情况后急忙把门关上了。

    本着查探个究竟的心情易天施展轻功,几个纵跃飞到正德殿的房顶上,透过天窗往下一看,那妃子正坐在宋炯的怀中给他喂参茶呢。可那参茶的颜色有点不对,易天仔细看了下除了参茶外,国主朱炯的面色也不对,整个人毫无表情,就像是被人操控着的木偶那样。

    眼看到不对劲,易天直接给曲义丰传讯了下,然后从天窗上跳了下去。落地后把大殿内搞得一阵慌乱,易天环顾四周只见那在王座上的妃子拿着参茶得手抖了一下,旁边的两个宫女和太监倒是大呼小叫起来,可半天就没看到门外有人闯进来。

    看了看那国王宋炯的脸色和那妃子镇定自若的神态,易天就知道不对劲,放开身上的灵力,单手一勾指向国王宋炯,想要把他扯过来。那宋炯的身体像具木头人似的就这样直挺挺的飞了起来,那妃子见后飞身上前就要来抢夺那宋炯。

    一道青影闪过,易天直接拦在了她的前面,两个人对视了一下手上同时祭起法术。只听一声巨响从正德殿穿出,把周围的御林军都惊醒了。呯的一声正德殿四周大门被踢开,一队队士兵从各个门口鱼贯而入,将易天和国王宋炯包围在当中。

    那妃子转身正要逃跑,易天也是火了,运动灵力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哼’,一阵气浪以易天为中心瞬间扩散出去,把周围的士兵们全部震晕过去了。飞身上堵住那妃子的去路,易天沉声问道“你是哪里来的修士,敢在赤阳派的地界上撒野。”而手上也不停歇,刚才牛刀小试,发觉这女人竟然是个筑基初期修士,易天也不客气了,三个螺旋火球直接射出。

    只见一件锦罗帕被祭了起来,将那女人整个人形罩住,可那三个火球像是长了眼睛那样,盯着那防御灵器上一点猛击,啪的一声,第三个火球直接打穿了锦罗帕的防御后砸到一道白色的防护罩上,发出滋滋的声响。那女子大惊失色,一看就知道强弱悬殊急忙大叫道“阴师兄速速救援。”

    屋顶上砰地一声,一道人影从天而降,落在了那女子身前。易天定神一看是在东海布阵时见过的阴无悔,看来这东江国的是就是眼前这两人搞的鬼。

    阴无悔桀桀的笑道“陶师妹莫慌,”转头对着易天道“小子我们好像见过么,这二十几年你倒是修为增长的很快么。”

    粗略评估了下双方实力,易天发现那阴无忌比自己的修为高了一层是筑基后期,可身上的灵气没有严骏刚那样子凝练,估计是刚进阶不久,不过对面多了个人,而自己这方的增援还没到,急忙使出‘拖字诀’,希望给曲义丰争取点时间来。

    回头施展身法拦在那国王宋炯的面前道“你们阴尸派屡屡捞过界,这次看来打算是要在这里清算下吗?”

    那阴无忌正要答话,就看到一团火球从天空中落下,火球中出现一个身影正是闻讯而来的曲义丰,场面上顿时变成二对二的局势。


同类推荐: 葫芦娃里蜈蚣精剑徒之路大华恩仇引修神外传仙界篇神话烘炉冥河传承血狱江湖神道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