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天行缘记《天行缘记》正文 第二百二十章 令牌

《天行缘记》正文 第二百二十章 令牌

    坐在炼器室里面的易天现在是一脸无奈的看着眼前的这位穿着青色罗衫的女修。原本帮刑渊和独孤傲炼制令牌时还算是比较顺利,两个人都是自己找来的人大致上还是很配合的。当令牌炼制好后他们都是第一时间上来完成最后的祭炼。

    第三个进来的是杜黑义找来的帮手,原先易天也不以为然,可当见到人的时候才感觉到辣手。不是别人正是在‘石中玉’赌石行里问自己匀了两块矿石的燕昭雪。

    之前听水东城说过,这个姹女派的燕昭雪不好惹,一副大小姐脾气,凡事都要指指点点,而且还会刨根问底的。

    对此易天也只能是无语了,本着想快点炼制完令牌的想法,易天也是尽量少搭理她。有了前两次的经验这下手上的熔炼铭刻都是一气呵成。本该这事看上去都是挺顺利的,可没想到燕昭雪自身也是修炼了姹女派的极阴真火,当她开始用祭炼时,那块‘坎’字令牌竟然经受不住阴火的灼烧,一下子变的软泥巴样了。

    这下易天可傻眼了,仔细产看了下后才发现问题是在燕昭雪身上。斟酌了再三后易天只得开口商榷道“燕仙子,你的阴火威力太大了,我炼制的氪金令牌都无法承受,能否请你用别的方法祭炼?”

    “本小姐用什么方法祭炼轮不到你瞎指挥,有本事把令牌铭刻好了再说,”燕昭雪一脸不屑的回道。

    见到这大小姐脾气易天也是有气没处发,总不能和小女生一般见识。拿回那块令牌放在手上仔细看了看才发觉这燕昭雪果然有傲的本钱,巴掌大的令牌竟然在极阴真火的祭炼之下都变了形。

    这氪金和玄铁精金熔炼的令牌有多坚硬易天是知道的,好在都是用炼器室内的地心真火熔炼的,照这样看来燕昭雪的极阴真火必定是更高阶的法术,威力也更强。

    心中一阵好笑,也不知道杜黑义打的什么算盘,找来个这么棘手的人。扪心自问易天在不动用底牌的情况下绝对不是燕昭雪的对手,单凭这一手估计刑渊和独孤傲都够呛。

    西荒三大派果然是能人辈出,可怜的是这些散修,在同样的修为之下,实力差的不是一点两点的。

    憋了一眼燕昭雪坐在那自顾自调息的样子,易天也是摇摇头,手一扬将炉内的地心真火提到极致,然后将那块令牌重新扔了进去再次熔炼一番。这次易天也算是留了个心眼,操控的地心真火到最大,让整个炼器室的温度都上升了。

    估计是燕昭雪修炼功法的缘故,明显她不喜欢炙热的环境。当周围温度上升后燕昭雪的身体周围慢慢浮现出一层青白色的光膜。

    看在眼里易天也是暗中右手食指一丝亮白色的火苗点入炉火,幸好是动作隐秘,燕昭雪也没发觉什么,这下用玄阳火悄悄地熔炼一下,易天还真要和她较较劲呢。

    两个时辰过后一块崭新的‘坎’字令牌出现在燕昭雪的面前。在一旁的易天淡淡的道“燕仙子,在下已经把令牌重新铭刻好了,接下来请把祭炼吧。”

    随着易天手一指,令牌慢慢的飘到燕昭雪的面前悬浮在半空中。

    姹女派能够成为西荒三大宗门必定是有其独到之处,燕昭雪作为姹女派筑基期修士中的佼佼者,当然有其孤傲的一面。像易天刚才熔炼的令牌本身就没什么问题,只是燕昭雪看不惯易天那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所以才会略施身手,用本门的绝技将令牌烧成软泥样。

    不曾想到眼前这个炼器师倒是毅力可嘉,燕昭雪打心里看了就觉得不舒服。微微一笑后,只见她手对着那块令牌一指,一团青白色火焰瞬间将令牌包裹住了。

    这次燕昭雪是下定决心非要借机好好奚落番易天,可那火焰围绕着令牌烧了半刻钟后,令牌的表面也不见得有什么变形的样子,反而是煅烧过的整块令牌现出了丝丝暗金之色。

    燕昭雪的样子易天是看在眼里笑在心里,不过凡事总的留一线,做得过了大家面子上过不去。片刻后还是易天开口道“多谢燕仙子帮我重新熔炼了一番,这块令牌应该没问题了,请快点祭炼吧,接下来还有两人等着呢。”

    燕昭雪嘟着嘴吧,一副小女儿样道“就你废话多,我只是检查下你有没有偷工减料,这就开始祭炼了,”说完双手法诀掐起而后对令牌一指。

    三个时辰后地字炼器房外坐着五个人,每人手里都有了一块令牌,大家都非常有默契的各自打坐休息着。正在这时水东城侃侃联系上杨凌和童颜,两人估计是跑了次远门,幸好也算是赶上了,不过杜黑义也算得上是听说过这两人的名号,特别是那童颜声名狼藉,算得上是个风流的女修,所以他对水东城找这么两个人还是颇有微词的。

    在一通联络之后杨凌和童颜总算是来到了西顶山上,在洞门口见过众人后,就由杨凌先入炼器室。水东城则是在一旁不停的和童颜交谈着什么,反正其他四人也是眼不见心不烦。这里就数水东城方的人最没背景了,大家也对此也算是心知肚明。

    不知怎么的,杨凌进去后过了两天才出来。刚出来时还是满头大汗的样子,浑身都湿透了,幸好手里也拿出了一块‘艮’字令牌。

    水东城见状也是急忙跑上去招呼道“杨兄怎么拖了那么久,令牌应该没问题吧。”

    杨凌则是喘着粗气回道“祭炼的时间中出了点小状况,易大师重新做了次,所以才拖延了,隔位见谅。”随后又转身看了下童颜,给与其一个放心的眼色。

    一见如此,水东城也是急忙催促着童颜进去,眼看着其他人都露出不屑的神色,童颜也是冷哼一声,甚至连独孤傲看来的那挑衅的眼神似乎也不在她话下那样。

    童颜三两步走进炼器室的后,整个禁制又恢复如初,只是不知这次还要再拖延多久了。

    坐在房内的易天也是一阵郁闷,没想到水东城找来的人还真是差劲,祭炼一块令牌都要两天时间。不过好在自己趁机也是调息休息了下。

    见一身紫衣的童颜进来后易天也是睁开眼睛,然后悠然道“童仙子可是把我好等啊,怎么去了那么久?”

    童颜走近后慢慢坐下,而后道“我们两人路上遇到点事所以耽搁了点时间,好在顺利都解决了。”

    听完后易天也不疑有它,接着道“童仙子这次可不要再耍花样了,在下希望你能言而有信,这次‘八门金锁盘龙阵’的探险可是危机重重,天运门的东西可不是那么好拿的,我们还是要开诚布公下,免得其中生出点误会来大家面子上不好过。”

    童颜笑道“易大师所言极是,在下也愿意精诚合作,争取早日入的宝山而回。”

    听罢易天的脸上也算是露出点笑容,而后也不多言,直接手一伸将最后一份材料熔炼起来。整个过程已经重复了好几次了,做来也是驾轻就熟了。

    童颜在一边看着,美目涟涟,将易天的每个动作都看在眼中。约莫三四个时辰过后,最后一块‘兑’字令牌也算是铭刻完成了。易天将令牌往童颜处一指,只见那令牌缓缓飘落到她面前,刚刚褪完火后令牌上面还留有些许余温。

    童颜伸出右手将令牌我在掌心后看了又看道“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铭文,不知易大师可否能够给在下解释一番?”

    易天听完也是眉头一皱,反口问道“水东城没和你们说清楚么?”

    “水道友只是和妾身大致上说了下,哪有作为阵发大家的易道友解释的清楚,何况这事妾身也想了解个透彻,免得到时处处被动,”童颜回道。

    易天只认为她是怕了三派宗门的弟子所以才会有此一问,不想其他的易天便把怎么遇见杜黑义和水东城,而后三人一同去现场勘探过后得出的结论也一并说了下。这大阵后面封印的应该是中州天运门的一处宝藏,封印的方法全是天运门独有的手法,所以需要凑齐那么多人帮忙一起开启。

    这次勘察之前大家也都说好,进去后易天、水东城和杜黑义都有权优先挑选一件物品,而后大家平分。

    一通解释完后易天还捎带提了句“杨凌怎么回事,他的修为不至于这么弱吧,祭炼一块令牌都要用这么长时间,你和他相熟,知道他怎么回事么。”

    童颜听罢明显脸上神色一紧,而后笑道“估计上是杨凌这几天急着赶路所以灵力消耗太过了,这才会花了这么长时间。”

    易天转身又对童颜道“童仙子,你说提的十五万灵石减免我都给你兑现了,那在下所提及事不知你何时兑现呢?”

    这下轮到童颜愣住了,眼见易天在等着他的回答,童颜似乎有所迟疑,而后又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慢慢欺上前来,拉住易天的手道“易道友何必急于一时呢,在这里我们有两天的时间还不够么?妾身答应你的事一定办到,”说完满脸桃花合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转头向易天看来。


同类推荐: 葫芦娃里蜈蚣精剑徒之路大华恩仇引修神外传仙界篇神话烘炉冥河传承血狱江湖神道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