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天行缘记《天行缘记》正文 第六百一十八章 畅聊 一

《天行缘记》正文 第六百一十八章 畅聊 一

    御兽祠遗迹之行表面上看来没有什么,可在结束的时候有千灵宗修士前来盘查本身就不是件寻常事。在场的金丹修士哪个不是人精,稍有蛛丝马迹就能嗅出点味道来。

    可这次千灵宗弟子也好似通过气一般没有丝毫风声泄露出来,只是对从遗迹中出来的人员进行挨个盘查,重点是那些冒用别家名额或是身份可疑之辈。

    至于易天则是在奇宝斋诸人的证明下直接蒙混过关了,待回道清灵山城便匆匆忙忙同丽千钧等人告辞直接独自一人晃出了城外。

    在城南码头处交了十块灵石买了张船票后易天便登船直接走到二楼的船舱内,上去后只见房内也算得上是宽敞,大约三丈多的空间,正中放着一张桌子四张椅子。

    带走上前去易天从储物戒中取出一壶酒两个杯子,分别将酒杯斟满后这才缓缓拿起一杯低头小酌起来,眼光却是从二楼船舱内望出去只见船支缓缓启动后顺江直下朝着下一个目的地进发了。

    看了下两岸的风光后易天突然眉头一挑轻声叹了口气道“师道友既然来了不如现身吧。”

    说完只听到那船舱的楼道上传来几声蹬梯的声音,三息后便见到一个身着青衫道袍的中年修士缓缓走了上来。易天用神念扫了下后脸上的失望之色一闪而逝,随后直接伸手示意了下请对方入座。

    这次来中州后这已经是第二次遇见师宁军了,之前在澜云涧遇到时便发现他的修为比之两百年前增长的有限。现在近距离查看之下才察觉到他的修为即使练到了元婴中期,可实力相较于自己来说又被拉得更远了。

    师宁军脸上不露声色走上前来缓缓在桌子对面坐了下来,随后便顺手拿起面前的那杯酒浅尝一口后只觉得一股酒中一股清凉的灵力顺着喉咙之下。接着端起酒杯将杯中余下的酒水一饮而尽,顿时一股强劲的灵力涌入肚中。

    将那酒力缓缓化解后才叹了口气道“易小子你这酒果然不凡,一口下去都能感到体内灵力有丝丝增强的感觉。”

    易天听罢一愣脸上倒也波澜不惊伸出手来为师宁军再添上一杯道“既然师道友喜欢那请畅饮,酒逢知己千杯少在下,难得有此机缘我们一路畅聊如何。”

    师宁军眉头一挑将面前的酒水端起一饮而尽,稍后才叹了口气道“你和千薇年纪相仿不如都叫我爷爷吧,不过你修为已经远胜于我,这不过是老夫一厢情愿的想法。”

    易天闻言倒是面露阴晴不定的神色来,稍稍看了看面露笑容的师宁军也不知他话里什么意思。思量了下便先伸手打开了个隔音结界后才扯开话题道“师道友这次前来不知为了何事?”

    师宁军脸上明显闪过一丝失望之色,接着叹了口气道“师尊命我前来寻找千灵宗附庸世家的诸位弟子,不知易小子你在御兽祠遗迹中可曾见到?”

    “不知那些世家弟子姓谁名啥,还请明示下,”易天淡淡的回道。

    “林家林剑心,不知你见过没?”师宁nn过身来眼中闪过一丝厉色道。

    “不曾,此次我只是帮忙性质友情参与下,事出有因全由奇宝斋出高价聘请我做护卫而已,”易天面不改色道。

    师宁军听罢脸上也未见有何变化,只是双目凝视了一会后才道“原来是这样啊,易小子你认为我该相信你还是不该呢?”

    话说到这里易天不难听出这师宁军好似话里有话的样子,只是其态度过于暧昧一时间让自己琢磨不过来。想了下后这才回道“师道友与令师是和关系?”

    “我师家本就是千灵一族的远亲支脉,论辈分师尊是我的六世外祖,”千灵渊道。

    原来还有这番裙带关系易天转而问道“那敢问千灵一族嫡脉是否还有弟子尚存?”

    “有是有只是那些嫡脉弟子资质平平,近几百年来几乎都没有什么可造之材能够n到元婴境的。”

    “几乎没有那就是还有了?”易天闻言不由得眉头一紧道。

    “有是有那么个,名唤千灵钰的女娃子修为在金丹初期的样子,只是凭其资质想要破丹成婴也是难如登天,”师宁军摇摇头道。

    “那千灵渊作为元婴老祖难道就不会将其着力培养一番么,要知道千灵一族流传数千年下来必定累积了大量的资源想要以此来堆积出个元婴修士那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么?”易天追问道。

    师宁军大有深意的看了看易天道“好似你对千灵宗了解不少么?连千灵一族的底细都能说得出来,要说那林剑心不是折在你手里的还真说不过去。”

    易天自知语失急忙转个话题道“我与何未明的分身交过手,这些事是他同我说的。”

    师宁军点点头道“这事也在我的意料之中,只怕他与你也有过交集吧,要不也不可能讲这些宗门密事告诉与你吧。”

    一时间易天也不知对方是何意思。明明已经确准是自己下手的却又好似百般维护一样。看了看师宁军的神色回想了下刚才的话易天正色道“不知师道友可否了解过夺灵之法?”

    师宁军听罢脸色一沉,半响也没有憋出句话来,稍后才叹了口气道“是何未明的分身同你说的吧?”

    见易天点点头师宁军这才将此事的前因后果说了一下,内容同何未明那里传来的消息基本都符合得上。

    末了面露忧色语重心长的道“我听闻此术只有在元婴后期才有效,如此看来何师伯也是颇有想法,不过话说回来要是换做是我也会未雨绸缪的,任谁都不会甘心做人嫁衣的。”

    易天却是不屑的道“你身处嫡脉正统怎会知何未nn中所想。”

    “看来你倒是颇为同情与他,这也难怪单论设身处地你东敖玄阳派不过是中州离火宗的分脉,要想反客为主确实是颇有难度的,”师宁军倒是毫不客气的道出了这番话来。

    顿时场面上右边的尴尬起来,易天到也不在乎对方将自己的老底掀出来,反正这些事迟早都会被世人所知的。只是师宁军提到这反客为主之事却是让人觉得有点难度,心中料想着他是不是察觉到什么了却一时间没有直接明言。


同类推荐: 葫芦娃里蜈蚣精剑徒之路大华恩仇引修神外传仙界篇神话烘炉冥河传承血狱江湖神道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