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天行缘记《天行缘记》正文 第七百三十五章 占卜 三 应承

《天行缘记》正文 第七百三十五章 占卜 三 应承

    坐在天运门大殿之中此时的气氛倒是较之前轻松了许多,没了血炼魔君的打扰,四人倒是相谈甚欢。

    期间易天倒是从北冥空镜的嘴里了解到他此次前来天运门的目的,说实在的听过他的一番话后自己虽然脸上不动声色但心中却对西荒的局势有了新的认识。

    说到底这事还是出在自己身上,当年在丹阁一役后天魔门的独孤天风终于得偿所愿拿到了培婴丹,随后便直接回道西荒的天魔门闭关冲击元婴后期的瓶颈了。

    要知道原本在西荒境内只有神剑派有一位元婴后期修士坐镇,所以才能力保西荒第一大派的地位。如今这位元婴后期修士也已经迟暮,估计寿元不足百年了。

    如果百年之后待到其驾鹤归去,那整个神剑派只有靠北冥空镜一人趁着了。而一旦独孤天风冲破瓶颈修为直达元婴后期,那必定会震动整个西荒的局势。

    如此北冥空镜才会如此着急的前来天运门想要求天运子亲自出手一次,看看他突破的机缘在何处。如今不能再多以待毙了,据他口中提及独孤天风冲破瓶颈的概率至少有五成,如果不奋起直追那持神剑派的地位必将不保。

    听了他的一番解释后天运子脸上倒是显得波澜不惊,思量了下后才回道“北冥道友身系宗门荣辱安慰,如此般的占卜已经牵涉到宗门气运,贫道认为此事非同小可,需要审慎为之。”

    北冥空镜听罢也是频频点头,他自然是知道这般诉求必定是牵涉甚广,但是看天运子的意思似乎态度含糊,没有明确表态。

    可他的养气功夫也不是一般的强,当下便坐在一边闭目养神等着天运子的答复了。

    倒是易天在一旁听后低下头嘴角轻轻挪动了几下传音于萧林航问道“这宗门气运占卜是不是有点难度?我看天运子前辈好似有些犹豫不决。”

    “师兄有所不知,”萧林航悄悄传音回道“这占卜之术还是有反噬的,十之会应在占卜之人身上。”

    “难道天运子前辈如今的样子就是因为反噬所造成的么?”易天不解的问道。

    此时萧林航脸上露出些凄惨的惋惜之色,随后眼中又透出些不忍道“确实如此,反噬的程度是取决于占卜标的的气运大比如单人散修的最轻,至于涉及到宗门气运的那就强了很多。至于那些有大气运的人则更厉害,”说完转过头来盯着易天看了看,眼中露出一丝无奈之色来。

    虽然一早就猜到这些了,但是从萧林航嘴里说出后易天更是对天运子的情况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这天运门传人也不是那么好当的,每次占卜都会承受天道反噬,反过来看这也是对洞察天相之人一种惩罚吧。

    没多久就看到天运子口中叹息一声,随后对着北冥空镜道“既然道兄千里迢迢赶到中州地界只为此一问贫道也不能再推辞了。”

    北冥空镜听罢脸上喜色一闪而过,接着拿出一个储物戒来递给天运子道“天运门占卜的规矩我还是了解的,这里是区区一番心意还请道友笑纳。”

    天运子只是目光扫了一眼后便叫萧林航上前代为收下了,接着深处左手在掌中起了个法诀后默默算了起来,十息后才开口道“占卜宗门气运非同小可,再过三日是四阳日正适合占卜,届时我会开坛做法施展占卜之术求取神剑派的宗门气运。”

    北冥空镜听罢急忙起身双手一拱道“如此有劳道兄了。”

    “无妨,”天运子急忙起身托起北冥空镜双手道“届时还请北冥道友一同参与,贫道要借用你的气运为引来测算,在此之前还想请道友与我去宗门后院静室歇息养精蓄锐共同应付这次占卜。”

    “敢不从命。”

    天运子听罢才缓缓转过身来对着萧林航吩咐道“贵客临门我无暇分身,你代宗门好好招呼易道友。待我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后自会引荐你俩面见老祖。”

    萧林航听罢脸上先是一愣随后眼中闪过一丝讶色来,天运门幕后是有个元婴后期修士天机子不假,但自从他进门之后也只有在被天运子收入门墙列为少宗主时才得以见上一面。连得之前宗门其余的嫡传弟子都未能得见老祖天颜,而易天刚到就能有次机会足可说明天运门的重视程度。

    转眼目光扫过易天后嘴里说道“易师兄还请随我至内堂歇息。”

    如此易天也不做作直接起身同天运子和北冥空镜行礼后跟着萧林航准备从正殿的偏门出去了。

    待行不过几步后耳边传来天运子的话语声道“三日后的占卜仪式也请易道友一同观礼。”

    北冥空镜只是眉头一皱,脸上却是没有丝毫异议,而萧林航只是不解的看了看天运子和易天嘴里也没做声。

    易天嘴里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声后便跟在萧林航身后径直走了出去。

    不多时两人穿过几处长廊和偏殿来到一处幽静的后山庭院后萧林航一伸手指了下面前的茅屋道“鄙宗简陋惯了,这几天还请师兄在此歇息,至占卜仪式开始前我回来请师兄的。”

    “无妨,修道之人岂能为物欲所迷了眼,”易天回道“我见此处幽静灵气浓度也是上佳是个得天独厚的好地方,倒是师弟有劳了。”

    稍迟待易天走进茅屋后萧林航便一转身往来时的方向离去,突然耳边传来易天的询问声道“我有一事请师弟明言?”

    转过身来萧林航定了定神后才回道“师兄心中所想之事我也能够猜到分,只是此事是我天运门的宿命,而且师傅师祖也未强迫自己。我卿天阁本就是离火宗的一份子,为宗主出力自当鞠躬尽瘁。”

    “好吧,”易天无奈的回了句,并及时将他的话止住了。但心中却已大致猜到这次自己来天运门占卜导致的结果会是怎样的了。11


同类推荐: 葫芦娃里蜈蚣精剑徒之路大华恩仇引修神外传仙界篇神话烘炉冥河传承血狱江湖神道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