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长宁帝军《长宁帝军》正文 第六百六十五章 小心猴子

《长宁帝军》正文 第六百六十五章 小心猴子

    二本道人一直都不会打架,在他小时候就问过师父打架的目的是什么,他师父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如何回答,弱队别人自然好说,可他太了解二本道人的心性,所以只能如实告诉这个傻孩子打架当然是为了致胜,而二本道人本就不是个争锋之人,所以致胜对他来说有什么意义?

    那时候的二本道人就想到了一个很难以解释的问题,他又问师父“所有武技,是不是都是杀人技?”

    “是。”

    他师父的回答很诚恳,所有武技,习武的时候可以告诉自己说是为了强身健体,可武技每一招每一式都是为了致胜,致胜就可能会杀人,所以武技都是杀人技。

    “那我不练。”

    二本道人的回答很认真,虽然很快但经过思考。

    “我不想杀人,也不想打架。”

    “可练武能够自保,你不打架不杀人,未必不会有人招惹你。”

    “那师父有没有一种不打人也不会被人打的功夫。”

    “应该有吧,但我不会。”

    小二本想了想“那我自己练练试试。”

    二本道人不会打架,时至今日也不会打架,他只是一直在练一种不会被人打的功夫。

    层度道人一掌拍在二本道人肩膀上,二本道人的肩膀却在掌力接触到的一瞬间往后移动,那一掌就好像拍在水流上一样,事实上比拍在水流上更让人觉得难以置信,力直接打在水上,水还是受力的,形态改变就足以证明受力,而二本道人的身体每一个部分似乎都不受力。

    肩膀滑开了掌风,他身后的店铺窗户被一掌拍碎。

    “不要打架!”

    二本道人一脸严肃“你看看你把他们打成什么样了!”

    层度道人后撤一步,真的看了看,然后注意到持正道人还好些,只是挨了他一掌被打的吐了血,持慧道人就惨了些,来来回回都是被他打已经看不出人样,那张脸宛若猪头。

    “你放开他们!”

    层度道人怒喝一声。

    二本道人问“你们急匆匆的想要去哪儿?咱们同为道门弟子,若有什么难处可与我说,我虽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但我认识一个朋友身居高位,你们若有难处我可帮你们去求他,他叫沈冷。”

    层度一听更怒“你分明是来拦我们的,还假惺惺装什么好人,没见过你这般厚颜无耻之人!”

    二本道人更难以理解,我怎么就厚颜无耻了?

    人家怒极发问,他却真的思考,想了想应该是沈冷实在太厚颜无耻,所以连累了自己,一定是的。

    “师父快走!”

    最后冲上来的持远道人和持聪道人拉了他们师父一把“大内侍卫已经追上来了。”

    二本道人一听这话才反应过来“原来你们是坏人啊。”

    但他就更难以理解了,道门弟子怎么会有坏人?道门弟子与世无争,百姓们对道人都颇为尊重,所以道人怎么能是坏人呢?

    层度道人回头看了看,后边大队侍卫已经追了上来,他哪里还有心思去管两个弟子,带着持聪道人和持远道人两个人继续往前跑,

    唯有比那些大内侍卫快才能冲出长安城,一旦被关在城门里边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狂奔出去十几步,然后就看到那个高高大大还有些傻乎乎的道人又拦在他们面前了。

    “你们到底做了什么坏事?”

    二本道人问。

    持聪道人暴怒,抽出长剑刺向二本道人心口,二本道人吓得把手里的人都扔了。

    他自己悟出来的功法很奇妙,不管是拳还是脚打在他身上他都能让力度滑开,或是卸掉,可剑不行,剑要是刺在身上怎么滑开?还不是被穿个洞,穿个洞是要死的。

    他一让开,几个人全都跑了过去。

    地上趴着的那两个也想起来,二本道人上去又按住,持慧道人嘶哑着嗓子喊“你有病啊,那么多人不抓你为什么非要抓着我不放?”

    二本道人很认真的回答“他们有剑。”

    就在这时候后边的大内侍卫冲上来,他们见二本道人按住两个,可二本道人也是道人啊,所以无数的弓弩对准过来,二本道人连忙松手乖乖的站到一边举起手“我不是他们一伙的,我是个好人。”

    大内侍卫的副统领从赤过来看了看很快就认出来,这个道人和马帮老当家他们住在一处,陛下几次去的时候从赤都见过,连忙摆手示意手下人放下弓弩“二本道长你怎么在这?”

    “我就是出门买个茶。”

    他认真的解释道“我师父给了我一两银子让我出来买茶,本来家里是不缺茶叶的,毕竟是陛下安排的地方怎么可能少了?可是我师父不小心把茶叶罐摔了,巧不巧的是茶叶洒落的地方还很脏,所以茶叶自然是不能喝的,按理说只要再去找人送一罐来就好,可那茶叶是刚刚送来的,人家才送来我们就又要的话显得我们太那个啥了,于是师父就忍痛拿了一两银子出来让我买,我买的时候看了很多贵的又舍不得,最终买了中等档次还杀价了,杀价很成功哦当然我杀价也不是单纯的为了省钱,我杀价是想用省下来的铜钱买块糖吃。”

    他还在喋喋不休的解释,从赤连忙指了指后边“你跟我的人把这两个人送回宫里,我还有事,回头再听你说。”

    二本道人“我出门还没有来得及去买糖呢,就看到几个道门弟子哦好啊你去吧。”

    他没说完,所以有些不尽兴。

    大内侍卫处一共有四个副统领一个统领,被人称之为五色鹿。

    也许真的只是巧合,大内侍卫统领名叫卫蓝,四个副统领,一个叫从赤,一个叫言白,一个叫柳青,一个叫谢忱黄,五个人的名字里都有颜色,而大内侍卫的锦衣上绣着的是鹿,所以被称为五色鹿。

    从赤带着人继续追,另外一边,言白和柳青带人已经从另外一个方向追过来。

    未央宫,东暖阁。

    皇帝看了一眼脸色发白的小张真人忍不住轻叹一声“你住在未央宫里,有事却托人去找沈冷朕也想不明白你是如何思考的,若是早一些来见朕,那些假道人也就都被抓了,何至于如此乱糟糟的。”

    小张真人连忙垂首“臣,臣其实也不敢确定什么。”

    皇帝看了代放舟一眼“给她一杯热茶。”

    小张真人却急切说道“陛下快派人去追沈冷,他追着持真去了御兽园那边,御兽园中有很多人都与持真熟悉,臣现在才醒悟过来那些人可能都是他的同伙,沈冷并不知道,他还会以为御兽园里的侍卫都是自己人,万一被人偷袭就坏了。”

    皇帝看向代放舟,代放舟连忙出去。

    皇帝坐下来缓了缓神,他真的没有想到皇后居然在自己身边安了这样一颗棋子,再想想去东疆的那次,如果不是他身边卫蓝始终不离分毫,再加上沈冷和孟长安他们赶来及时,韩唤枝也到的不慢,那些道人始终没有找到靠近他的机会最凶险的莫过于进岛的时候,奉宁观的道人在那时候没有选择出手,应该是看出来他们胜算并不大,况且他们也不一定愿意为了李逍然而暴露自己。

    皇后啊。

    皇帝在心里想着,你是真的一次一次让朕觉得看不清楚你。

    藏身在奉宁观里的这些人如果这次还没有暴露出来的话,他日大军出征北上,按照惯例是要带道人随行祈福,这应该就是皇后安排的最后一击了等他到了北疆道人寻机杀了他,太子立刻在长安宣布即位,可惜的是皇后死了,她若还活着,说不定就能笑到最后。

    小手段,真的算计到了极致。

    站在那捧着一杯热茶依然在发抖的小张真人忽然又想起来什么,眼神慌乱的看向皇帝“陛下还要派人去通知沈冷,小心猴子!”

    “猴子?”

    皇帝一怔“什么猴子?”

    与此同时,御兽园。

    沈冷小心翼翼的进了门,这是御兽园往外运送清理粪便的小门,进了门之后没走多远就是一个一个的铁笼,到了冬天的时候很多怕冷的动物都会装进铁笼里运到房间里,房间里点了火盆取暖,过道两边都是这样的笼子,大大小小,那些动物蜷缩在笼子里,听到声响之后都看着沈冷,却大多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动都不愿动一下。

    沈冷顺着过道往前走,左边的笼子里有一头黑熊正在酣睡,似乎这里的温度对它来说还是太低了些,右边的笼子里有一头老虎正在来来回回的走动,像是无聊至极。

    再往前走的笼子很大,里边是一群猴子,它们不似其他动物那样懒散不爱动,看到人过来都跑到笼子边上叫起来,那叫声可不好听,招人厌恶。

    沈冷走了几步又停住回头看了一眼,装猴子那个铁笼门是开着的,但那些猴子似乎是怕被打没有一只敢溜出来,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那些猴子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对劲。

    可他在意一群猴子干嘛。

    沈冷手里的黑线刀不算趁手,对他来说轻了不少,可好在有刀。

    他戒备着往前走,速度并不快,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好像有一双眼睛盯着,也许那个道人并没有走太远,就躲在暗处等着给他致命一击,这里的环境沈冷完全陌生。

    在高处的房梁上蹲着一个瘦瘦小小的黑影,手里拿着一根极细的东西慢慢的往下放,那东西细如发丝,毫无声息的放下来,已经快到沈冷面前。

    本章完)


同类推荐: 北宋大丈夫山沟皇帝我要做门阀大唐医王唐朝工科生唐残刘备的日常带着系统回北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