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超级电信帝国《超级电信帝国》正文 第1005章;记忆深处的记忆

《超级电信帝国》正文 第1005章;记忆深处的记忆

    大堤是土质的,有十多米高,底下有十多米宽,到了堤顶,堤面只有三米多宽,因为被农村手扶拖拉机碾压,堤面上很烂,到处都是污水和泥浆,很不好走。

    余元贝内心其实也很奇怪,不知道姜新圩为什么突然要走这种泥路。在他看来,这里风景远没有龚雪琴所说的好看,最多算得上是江南田园风光。而堤外是一片汪洋,除了湖水就是湖水。如果喜欢湖水的,在这里倒是可以好好欣赏一番。

    姜新圩不急不慢地走着,目光不时扫过堤内的农庄,脑海里不断搜索上辈子的记忆,却很难找到多少吻合的地方,或者说脑海里压根没有多少记忆,触景根本无法生情。

    姜新圩不由有点失望。

    就在这时,一个农民牵着一头水牛迎面走了过来。

    姜新圩笑着打招呼道“大叔,你好。请问这里叫什么村?”

    农民看了姜新圩和余元贝一眼,见他们衣着光鲜,就客气地笑着回答道“这里是岚三村。”余元贝上前散了一根香烟给他。农民接过香烟,看了看,笑问道,“好烟啊。你们是游艇公司的吧?”

    姜新圩点头道“是啊。我们出来走一走,看到这里有什么东西买。大叔贵姓?”

    农民将香烟叼在嘴里,一边从口袋里掏打火机,一边笑道“我姓聂。……,呵呵,这乡下有什么东西卖?除了稻谷就是棉花。这些东西没有用,也不值钱。除非你们是二道贩子,开大船来运,要不只能亏本。”

    姜新圩笑道“这里应该有鳝鱼、乌龟、鸡鸭,还有猪什么的。聂师傅,这些东西也没有?”

    聂师傅笑道“这些倒是有,不过现在也不多了。农田用了太多的化肥、浓郁,鱼崽子都被毒死了。鸡鸭什么的,大家都基本自己养自己吃。……,小伙子,你是管你们公司食堂的?如果要买猪肉,你倒是可以去金水村的谭家猪场,他家养了不少猪,应该有便宜的猪肉卖。”

    姜新圩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脱口问道“谭家猪场?”

    聂师傅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很自然地说道“是啊,就是金水村那个姓谭的人家办的猪场,养了一百多头猪。……,不过,那里离这里比较远,昨晚不是下了一晚的大雨吗?堤面的泥土都被雨水泡松了。这两里路可不好走,你们都穿着皮鞋,那更不好走了。”

    姜新圩没有理他的话,而是将目光投向远方,喃喃地念着什么“1996年,八月,谭家猪场……,现在是七月中旬了……”

    此时,他脑海里突然涌现出上辈子的一些画面

    他记得家里当时来了几个老家的客人。不知道是谈到了什么,一个客人说道“……,1996年紫洪洲发大洪水,谭家猪场真是倒霉啊。那么多猪全部洪水给冲跑了。洪水对着他家的猪场冲,猪场晒坪里那么大一棵槐树都被冲到不知哪里去了。那些猪真可怜,都淹死了。有几头死猪还冲到洲子中间的土山上。那天好不容易是大太阳天,谁也没想到土堤居然会垮。……,唉,也幸亏是太阳天,只死了三个人。如果下雨天的晚上垮堤,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说不定我们都被洪水冲走淹死了。”

    当时,另一个客人随口应了一句,说道“谭家的损失能怪谁呢?前一天还有猪贩子上门要收他家的猪。可他嫌价格太低不卖。如果他卖了,不就没有这回事?嗨,别说是猪,这么大的洪水,连人都淹死了好几个。廖局长不还判刑了吗?当时水利局有工程师告诉他那段堤危险,要多安排人值守,要多运砂石压堤脚,可他因为连续在大堤上检查工作,太累了。听到那个工程师的话之后却没有及时往上级要砂石,却躺在大堤上睡着了,他倒霉活该。”

    开始谈及这事的客人却笑着说道“真该庆幸的还是我们。如果没有1996年垮堤,如果不是第二年国家花那么多钱把大堤加高加厚,真要挨到了1998年那场更大的洪水,那我们就更糟糕了。新圩,你是好多年没老家看看了,98年那场洪水可真是大啊,老堤如果不修,连堤顶都会被淹没了。当时你爸爸都说多亏了国家拿那么多钱修堤。”

    ……

    想到这里,姜新圩不由激灵了一下。

    他随即告别了聂师傅,快步朝前走去,他想看看聂师傅嘴里所说的谭家猪场的位置和情况。

    谭家猪场很有名,而且猪场建在离堤脚仅仅约四百米远的空旷地,非常容易找到。

    事实上,姜新圩和余元贝他们走在堤面上,离那个猪场还有三四百米的距离,就闻到了空气中那股猪粪的臭味,堤脚下就飘上来一股酸潲的泔水味。

    这是猪场里的人从食堂运送泔水掉在地上散发的味道。

    远远的,姜新圩就看到了那个位于一片田野中的猪场,也看到了上辈子客人在自家聊天时所说过的那棵老槐树。

    这颗老槐树就长在猪场的旁边。只不过因为现在它上面挂不少塑料袋、烂布片,树根下堆放了不少杂草,远远看去根本不像一棵树,更像是一个垃圾堆。

    到了猪场前面的堤面上,姜新圩仔细地查看着堤面,想找到大堤崩塌的原因。可惜他不是水利专家,压根看不出这里的土堤有没有问题。

    看了一会,他就放弃了寻找记忆中老家的努力,而是从土堤上走下来,走向那个弥漫着臭味的猪场。而余元贝则被他留在了大堤上警戒。

    他不想自己的行动被余元贝更多地起疑,这段时间余元贝肯定感到奇怪。

    从堤脚到猪场有一条三米多宽的马路,但马路被运猪潲的拖拉机压的稀烂,到处都是一个个又深又大的污水坑,根本不是姜新圩穿着皮鞋能走的。

    姜新圩绕过一段路,顺着不远处的一条崎岖弯曲的田埂,从另一个方向靠近猪场。

    快要走到那棵槐树附近时,一个中年男子从猪场里走了出来。看到他,中年男子一愣,一边盯着他们一边拍着沾满了草屑的双手。

    等姜新圩走近,他问道“你找谁?”


同类推荐: 校花的贴身高手都市之神级宗师原来我是妖二代首富杨飞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重生之前方高能文坛救世主从支教到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