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去天外 第三十九章 祭奠

第三十九章 祭奠

    几场春雨之后,大地彻底苏醒了,处处生机盎然。

    一行人离开了栖云郡城,共七个,信天游,董淑敏,马氏父女,小香小兰,赵甲。

    信天游着一身素锦玄衣,穿一双鹿皮高帮靴,戴一顶银边小纱帽,英气逼人。

    这套衣衫是郡守府找匠人特制,根据董小姐的目测契合尺寸,居然没什么误差。原来的粗布衣裳,自然被抛弃了。

    其实他对服饰并不讲究,也不需要经常换洗。周身萦绕力场,灰尘根本沾染不了。加上极少出汗,很洁净。一套衣裳可以穿好久不坏,干净如新。

    但这套少年游侠的服装,信天游很喜欢。

    腰间的蹀躞可以悬挂很多小东西,如解食刀,水囊,竹筷,褡裢,荷包……这让他想起了一个万年前的词汇,多功能实用腰带。

    贵族服装他是最讨厌的,宽袍大袖倒无所谓,关键在于没有口袋。不像市井平民的袖子里面还缝了内袋,可以放点细小玩意,称“袖珍”。

    最妙的是,把狼牙去掉外刃后,找匠人配置了手柄、剑鞘,悬挂于腰间,完完全全就成了一柄解食刀。

    董淑敏瞅那柄刀形状怪怪的,非要拔出来看,信天游死活不干。伊人又问昨晚请镇南将军吃饭,干嘛不让自己列席,都说了些啥,他也不肯讲。

    气得大小姐嘟起小嘴,板起小脸,半天不理人。

    可一出城,她就把不快抛在九霄云外,快乐得如脱笼小鸟,飞跑在最前面带路。

    行人们见到这一队鲜衣怒马,纷纷避让。

    羊肠谷距离栖云城三十里。

    连绵五六里长的山丘,才一百多米高。由于耸立在平原之上,非常醒目。信天游猜测,这应该属于云山蔓延出来的尾峰了。

    看得出,官府为维护这条通往白沙王城的道路,下了大力气。路面铺洒碎石,坑坑洼洼填平。斩除路旁的杂草,挖了排水沟,每隔十里还修建一座供行人歇息的亭子。

    山一程,水一程,长亭连短亭。

    入谷后路面收窄,削凿了侧壁突兀的岩石,依旧可以供两辆马车交错而过。

    之所以叫羊肠谷,是因为它弯弯曲曲,基本上不到百米就一个急拐。行走在谷中,可以听到前面传出的说话声,却见不到人影。

    中间最狭窄的一段,两头几乎是九十度的垂直拐弯。双峰夹峙,谷底幽深,抬头只能望见一线天空。

    信天游停下了,叫大伙先走,他呆会儿再追上。

    众人均以为他要方便,拐弯后停留了约五六分钟,始终不见人来,谷里却飘出了烟气。

    董淑敏等得不耐烦了,下马往回走出几十步。偷偷摸摸伸头一瞧,顿时眼珠子瞪得溜圆,抬手招呼马翠花。

    马翠花走过去,看一眼后也立即缩回,用手掩住嘴巴。

    两个人面面相觑,探头探脑,继而小声嘀咕。

    “翠花姐,小天这是在拜山神吗?”

    “不像,拜神哪里需要烧纸钱?应该是祭奠先人。”

    “不可能呀……两边是峭壁,连坟头都没有一个,怎么拜?再说,祭奠先人得准备供品,两条腿跪下去磕头。他只是单膝下跪,不说话,也不磕头,痴痴呆呆的。”

    “小天这副样子,好可怜……”

    马空重重咳嗽,狠狠瞪了马翠花一眼。

    两位姑娘讪讪缩回头,蹑手蹑脚往回走,闭紧嘴巴。

    又过了几分钟,蹄声骤起。

    信天游打马如飞,从里面冲出。

    众人见他脸色阴沉,不敢询问,纷纷跟上。

    ……

    由于少年神情郁郁,大伙便只顾埋头赶路。没有太多的行礼累赘,马儿轻快,上午就抵达王城地界,黄昏之前进入了登丰县城。

    最不喜欢逛街的信天游,破天荒提出陪两位女孩子走一走,简直让人受宠若惊。

    子夜三更,也就是进入晚上十一点了,万籁俱寂。

    咚咚咚……

    哐!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关门闭户,防贼防盗……”

    敲梆打锣的更夫沿街走过。

    信天游睁开了眼睛,换上一套黑色紧身夜行衣,揣上狼牙,从半开的窗子里翻出去。落地轻如狸猫,无声无息。

    登丰县衙占地五亩,足有一百多间房,是一片非常庞大的建筑群。

    按照“坐北朝南、左文右武、前朝后寝、狱房居南”的礼制,已经踩好点的信天游很快锁定了刑房。

    各种刑事案件的卷宗,一般收藏于此。

    门上有铜锁,难不倒他,拔出狼牙割断了窗户的插销。虽然开窗的一刹那发出了轻微吱呀声,但门房距离遥远,门子早已酣睡,根本不需要担心。

    信天游翻进去,把窗户全部打开了。

    月半弯,清辉漏入。

    凭借微弱的光线,他视物如同白昼。不过,颜色难以分辨,有点像看黑白版画。

    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没有月光,点亮火折子又容易被外面发现,今晚岂不是就要抓瞎了?到王城之后,好歹得弄一颗夜明珠随身携带,有备无患。

    刑房的一面墙壁贴靠着两米高五米宽的巨大木柜,分隔出了上下三层,每层十个小柜格,均没有上锁。底层柜门上贴着“天启元年”、“天启二年”……一直到“天启十年”的纸条。中间层贴着天启十一年到二十年,唯独顶层没有标签。

    信天游蹲下身,轻轻拉开了“天启四年”的柜门。

    栖云郡的捕快曾经到登丰县调阅卷宗,结果被毫不客气拒绝了,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

    罪犯是流动的,公门是相通的。何况人口失踪案与辛集马场血案的日期巧合,地域接近,两者之间说不定有联系。

    没有理由拒绝,除非里面存在不宜扩散的隐情。

    格间中摞放了寥寥九件卷宗,布满灰尘,还不到一寸高。看来登丰县的治安良好,整整一年才出了九桩刑事重案。

    信天游拿出最上面的,吹掉灰尘打开看。

    里面记载了正月间的一起酒后斗殴致死案,有旁人证词,罪犯供词,亲属讼词,官府判词等等。仵作的查验报告很仔细,不仅描叙清楚死状,还把行凶的柴刀也画出了。

    他扫了几眼,把卷宗放回去,取出底下的一件。见到是暮春三月的一桩盗杀耕牛案,又搁回了。

    这些卷宗按照时间排序,接下来就应该是四月的辛集马场血案。

    打开封面,信天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心里隐隐泛起了不妙的感觉。

    靠,下面直接跳到了五月里的一桩奸情毒杀案。

    他赶紧塞回去,继续往下查找。

    可惜把九份卷宗全部看完,唯独不见马场血案。似乎天启四年的四月,登丰县境内平安无事。又打开隔壁天启三年与五年的两个柜门,依旧寻找不到。

    信天游把卷宗恢复原状,沉思了一阵子。

    没道理呀!

    孙栓言之凿凿,绝非空穴来风。

    这么重大的案子,不至于遗失卷宗,难道是被刑部调走了?

    信天游定了定神,发现这排巨大立柜的顶层,并没有张贴标签。

    里面装的会是什么?

    ——————————————————————————

    推荐票有点少哈,请求火力支援,谢谢!


同类推荐: 末世神魔录推掉那座塔DC家的骑士我要做阎罗市井之徒九星霸体诀诡秘之主变身之武侠到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