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去天外 第五十九章 饶恕你是佛祖的事

第五十九章 饶恕你是佛祖的事

    老汉气喘吁吁,“一步一步”挪到信天游的面前。身躯趴伏在前面板凳上磕了一个响头,悲怆道

    “小老儿田某,求神僧做主!”

    信天游赶紧上前两步扶起他,随手在两条晃荡的残疾腿上点了点,道

    “有什么事,你尽管说。”

    老汉泪流满面,嘶哑着喉咙,道

    “千古奇冤呀!”

    原来,田老汉公婆俩住在白沙城郊,中年才得一女,生得水灵无比。穷人家的孩子,懂事早,从小就帮父母做事。前年春天,随女伴们一起进城卖杏花。在尚书府外被刘飞撞见,说是要买花,将她骗了进去。

    几个女伴左等右等,不见少女出来,就先回去了。老汉一听不妙,心急火燎跑进城讨人,却被刘府的恶奴打得满头满脸血,说卖花的小姑娘早就走了。

    他急得到处乱转,托人打听,终于在附近一个偏僻小巷子里找到女儿。可怜她衣衫不整,额角破裂,已经气绝多时了。

    老汉公婆俩上白沙府击鼓鸣冤,状告尚书之子杀人。

    民告官,先挨了十记杀威棒。但结果却是,白沙府以查无实据为由,判定他们为诬告,又打了一百杖刑。老太婆本来身体就差,女儿死后更是水米不进,被当堂活活打死。田老汉的腿筋被打断,休养了半年多才勉强能动。

    他本来不想活了,可奇冤难咽。不为女儿老妻讨个公道,死不瞑目。

    于是风里来雨里去,每天都到入城处守候。见有官员进出就拦轿喊冤,万一撞到刘公子的马车,便以死相拼。

    可官员哪里是那么好见的?往往人未靠拢就被差役推倒在一边。他人又残疾,身体又弱,也根本拦不住刘府的车马。

    这桩事闹得沸沸扬扬,曾经有御使找田老汉了解情况,却没有回音。刘公子见被御使盯上,不敢杀他了,私下派人威逼利诱过不止一次。

    附近的人家看他可怜,周济些饭食,才艰难活了下来。

    ……

    “可怜我那乖巧的女儿呀,才一十二岁……”

    老汉嚎啕大哭。

    信天游怒发冲冠,冷冷望向刘飞。

    那厮语无伦次,辩解道

    “不,不,不是我杀的……白沙府判定,是卖花的小姑娘遭遇了歹人……”

    信天游看到他闪烁的眼神就知道撒谎,冷笑着踏上前一步。

    刘飞吓得肝胆欲裂,晓得大修士的眼睛里面揉不进沙子,急忙改口道

    “侠僧,听我说……真,真不是我杀的……是,是她拼死不从,自己撞柱而死。我该死,我混账,该判流放……我愿意出十万两白银补偿……”

    信天游不作声,再踏一步,到了刘飞面前。

    人群中突然有人大喊“打死他”,顿时一片附和,吼声如雷,手臂挥舞如林。

    刘公子磕头如捣蒜,眼泪鼻涕横流,哭道

    “佛祖大慈大悲,有好生之德。侠僧,您老人家就饶恕了我这条狗命吧……我保证,从此吃斋念佛,连蚂蚁都不踩……”

    信天游慢慢俯下身子,把手掌轻轻按在他头顶,道

    “饶恕你是佛祖的事,我只负责送你去见他!”

    啊,什么意思?

    刘飞大惊,感觉周围景物急促旋转,神奇地看到了三百六十度全方位。

    “咔嚓”,颈椎骨传来的断裂声在脑海炸开,仿佛天崩地裂。随即剧痛袭来,他眼前一黑,身子软绵绵朝前扑倒,手足痉挛。

    在外人看来,神僧不过是把手掌往刘大公子头顶一放,仿佛摩顶赐福,对方就扑倒了。事实上,却是信天游按住对方脑袋瓜一转,飞快地扭断了那厮的脖子。

    弄断颈椎,属于最高效省力的杀人方式之一,仅次于下毒。

    颈椎骨脆弱,支撑并供给大脑,神经与血管密集分布于内外。断手断脚,甚至胸腹被洞穿,都可能救活。可如果脖子断了,只能上阎王爷那里报到。

    群情汹汹,一片欢呼。

    “你也有今天!”

    田老汉咬牙切齿,朝前够了两步,扬起板凳要砸向尸体。

    “别动,他死透了。你再打的话,只会招惹麻烦。”

    信天游摇头止住老汉,侧行三步避开阻挡视线的马车厢,抬手一招。

    孤零零原地等待的白马顿时欢快如小狗,屁颠屁颠奔跑过来。这货很聪明,骑行多日后,已经看得懂手势。可惜今天的事儿张扬,它太显眼了,不能留下。

    “这匹马送给你。”

    信天游把缰绳递过去。

    田老汉茫然接过,一迭声道

    “神僧的坐骑,就是文殊菩萨的青狮,普贤菩萨的白象,观音菩萨的金毛犼,地藏菩萨的谛听……小老儿的双腿残废,走不动路,骑不得马。不吃不喝,也要照顾周全神僧的宝马,留待神僧异日来取。”

    我勒个去!

    佛教四巨头骑什么神奇动物,连我都不太清楚,你老倒是能够背诵下来,看来没少去白沙禅寺烧香。

    信天游被老汉左一个“神僧”,右一个“神僧”提醒,双掌合十在胸前,庄严地缓缓转了一圈,朗声道

    “白沙府尹,颠倒黑白;户部尚书,纵子行凶。普天之下,所有诸善不行,罪孽深重者,当由贫僧来超度他们脱离苦海。阿弥陀佛……善哉!”

    这句话,是对周围人说的,也是对华国朝廷说的,更是对羊肠谷中,为保护自己而战死的英魂说的。

    血幕拉开,一切才刚刚开始……


同类推荐: 末世神魔录推掉那座塔DC家的骑士我要做阎罗市井之徒九星霸体诀诡秘之主变身之武侠到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