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去天外 第六十一章 一圣战

第六十一章 一圣战

    当世典籍,对历史的记载如下。

    传闻在上古明朝的中期,天神见人类堕落,以烈焰灭世。随后永夜降临人间,烟雾笼罩大地。继而彗星陨落,天降酸雨。冰雪覆压千年,迎来史上最严厉的寒冬……

    接着,是长达五千年的黑暗混沌。妖兽横行,先民茹毛饮血,苟延残喘。

    此后两千年,渐渐出现部落、氏族、城邦、国家。

    直到三千年前,天地灵气复苏。强大修士的出现,才让人类主宰了整个世界。

    大致没错,却把中间最关键的地方截掉了。

    从明朝中期开始,是科技萌芽、发展,乃至昌盛的六百年。世界不是毁灭于天神之手,是人类太强大,自己把自己玩熄火了。

    七千年过去,昔日痕迹只剩下残影。灵气复苏,修士崛起后,开始有意识抹杀上一代文明。

    假如俗人也可以飞天遁地,他怎会敬畏仙师?

    一千五百年前,道门的出现,让清理科技文明的行为系统化,严酷化。

    巡天使者,首要任务是寻查各地的异端邪说,邪物,邪书。通过一代代口传密授保全下的知识,逐渐被斩草除根。传播人也被定义为异端妖邪,绑上了火刑柱。

    道门称之为,净化。

    如此一来,导致当世不知道六百年的辉煌。对世界的认知,没有超过明代。在道门的暗中推动下,各国的地名与礼俗都模仿上古,越古越好。

    比方说华国的云梦泽,远古就存在,为天下第一大淡水湖,战国时易名“洞庭”。泥沙淤积露出陆地,分裂出上千小湖,如洪湖、梁子湖等等。又被填土造田,面积萎缩百不存一。

    万年巨变,竟让这片水域恢复了往日雄风。当然得叫回远古的云梦泽了,而不是高科技时代也使用的“洞庭湖”。还有那些国名,曾、周、华、夏、燕、越、秦……等等等,无不取自上古。

    但科技文明的烙印,无法根除。如度量衡单位米、小时,标点符号,加减乘除……等等等,顽强地流传下来。

    ……

    听完洞九一席话,王端的下巴颏都差点掉落。

    他没有理由不相信,从此成为一只死心塌地的“科学狗”。可思想依然没脱离窠臼,以为“导师”类似于“道宗”。猜测洞九一定是09的代称,属于“理想国”的重要人物。

    狗,是洞九的自嘲。因为他们忠诚于科学,在举世汹汹的白眼里求生存,一不小心就会被道门捕杀,确实很像狗。

    王端也接受了一些基本准则,如严守机密,不出卖同志,人人平等……接受的任务是,保护好山里的硝矿,协助保护物资运输线路。

    他没去过那个矿洞,清楚里面一定不是在熬硝,制造出的东西非常重要。但洞九不说,他就不问。

    四年中,王端曾得到升迁机会。别人使银子往上爬,他却使银子把自己留下。这件事在后来的晋升中还被对手拿出来攻击,说什么王某人当年死呆在接云县不肯挪窝,是手尾没抹干净,怕查账。

    第四年入秋,洞九一行人炸毁矿洞,匆匆离开了。临别时留给他几道算学题,说能迅速解开的,就是同志。

    像老鼠穿墙,世间高手也能解。但过程繁琐,绝不快。而四球相垒超越了当今水平,只有理想国中的精英才能破解。

    三天之后,道门传檄天下。各国派兵进入遗落之地,展开了圣战。

    那里高山环峙,是一个巨大盆地,比夏、周二国加起来都大。之所以称“遗落”,是几乎没有天地元气。

    如果说周国王城的元气浓郁程度相当于一大缸水里倒入了一斤盐,白沙城便只有三两,栖云郡只剩下一两。而遗落之地才一勺,几克的样子。

    由于缺乏天地元气,修士几乎不踏入。妖兽众多,人民稀少。

    附近的周、夏、秦、甘四国图省事,把罪犯朝盆地赶。经过千百年休养生息,里面的人渐渐多起来。部落、城邦涌现了不少,却始终没出现国家。

    这一次,科学狗们统一了盆地中心的平原。立“理想国”,建都“太阳城”。

    遗落之地,聚集的是罪民与土著。无法修炼,身体孱弱。又因为各国封关,物资匮乏。战斗力极低,一击即溃。

    一个月内,二十万大军高歌猛进,包围太阳城。

    圣战选择初秋出兵,是让军队沿途“打草谷”,减轻后勤补给的压力。冬至前消灭了异端,正好可以班师回朝。

    谁知道,战争一直延续到第二年,二十万大军无一生还。

    想一想都令人不寒而栗。

    圣战之军,是精锐中的精锐。

    像周国派出的两万人,曾国派出的一万人,兵丁抵达凝罡境,校尉无不是通幽武者,领军大将赫然是开光仙师。武装到牙齿的二十万强军,居然三个月没踏平太阳城。待隆冬一到,进不得退不得。又缺粮少衣,不灰飞烟灭才怪。

    当然,也有滥竽充数的。

    华国只派出了三千老弱残兵,令一心讨好道门的潇水剑派怒不可遏。今日它面临易帜,其实在十六年前就种下了祸根。

    潇水剑派的积极表现,获得了丰厚回报。圣战结束后夏国连夺两郡,旦夕之间可灭了曾国,却被道门阻止。

    洞九一去无消息,关于圣战的荒诞不经消息不时流入耳中。王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又无能为力。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才开春,冰雪未融,接云县又收到了征粮指令。王端知道,新的一轮战争开启了。

    他慷慨激昂地上书,说运粮至郡城,再由郡调拨至王城,由王城送达进入遗落之地的刀关,辗转羁縻。战事紧急,战士在流血,岂可荒废时日?

    于是也不等回文了,亲自押运五千担粮食,整整二十车,直赴刀关。

    没有人懂,他只是想离太阳城近一点,更近一点,得到第一手的真实战况。

    初春,道路泥泞,江河猛涨。费了半个多月,才抵达目的地。

    进入刀关前的那半个时辰,永生难忘。

    关隘前两侧,筑起了十几米高的巨大“京观”。

    不是什么把敌人尸首掩埋,平地垒土为丘,以炫耀武功。而是直接将首级堆码,浇淋火油焚烧,怕天暖起瘟疫。

    一个个黑乎乎的眼洞,大张的口,无声向天。

    这些人,并非守关将士杀的。

    圣战远征军斩敌,割下脑袋记录功绩。随着他们的开拔挺进,头颅便由返程的辎重队带回确认。

    但那些功不可没的屠夫,自从踏上太阳平原后,传回的“功绩”越来越稀少。从一个月前开始,就再也没有消息了。

    王端清楚,京观的水分极大,一多半以上是平民。

    王端曾亲口告诉他,这世界的同志数量不过三千。其余大部分,出于各种各样的目的加入事业,属于可以团结的力量。

    巍峨刀关的楼檐下,冰柱倒悬,“滴嗒滴嗒”往下淌水。

    城门上方,悬挂着五颗新鲜头颅。被未融化的冰层包裹,好像戴上了王冠。


同类推荐: 末世神魔录推掉那座塔DC家的骑士我要做阎罗市井之徒九星霸体诀诡秘之主变身之武侠到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