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卧底天工 第五章 新的任务

第五章 新的任务

    田飞鹏站了好一会儿,重复一遍“七爷,这张玉牍有问题。”

    大殿寂静无声,好像只有田功和田飞鹏两个人。

    田飞鹏又等了一会儿,刚准备说话,空中传来两个字“杀了。”

    简简单单两个字,平平淡淡的语气,大殿中瞬间出现十几个灰衣人。

    田功急忙往后退“和我无关,别杀错了。”

    没有人接话,十几个灰衣人各拿一把弯刀走过来,是慢慢的走,将田功和田飞鹏围在一起。

    “你大爷的!”田功怒骂田飞鹏一声,撒腿就跑。

    在别人看来,田功没有修为,不会武功,只有一身蛮力。这里的十几个灰衣人都是白银战将级别的实力,弄死他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可意外发生,田功好像头铁牛一样猛撞向身后灰衣人,砰的一声响,那灰衣人被撞开,田功冲出去。

    田飞鹏一脸惊慌表情,怎么会这样?是我告密我是功臣……眼看灰衣人接近自己,田飞鹏大喊救命,可惜只来得及喊一声,一片银光闪过,田飞鹏被切成碎片。

    大殿内再次安静下来,十几个灰衣人追出大殿,追杀田功。

    过了一会儿,方才来过的鬼面人好像鬼魅一般出现在殿中,用略带厌恶的语气说“非要弄得这么脏么?”

    田家人都知道七爷常年戴着鬼脸面具,不知道的是到底哪个才是七爷。

    鬼面人说过这句话,身后又出现一个鬼面人“这次事情有点意思。”

    两个人站在一起,身高、装扮一样,连说话声音都是相同。前一个鬼脸沉默片刻“你去还是我去?”跟着说“老八又出了个馊主意。”

    “你去吧。”后一个鬼脸人吩咐道“把地上这堆玩意送去冉家。”殿中马上出现两个灰衣人恭声应是。

    这个时候的田功在疯狂逃跑,目标明确,大殿后方这片落家山。

    问题是腰间还插着一把弯刀!

    方才凶猛撞飞灰衣人,灰衣人捎带脚的还了一刀,刀锋入体大半个手掌那么长。

    他在逃命,身后无声追着十几个灰衣人,如若鬼影一般。

    田功越跑越快,沿着山坡疯狂攀爬,一口气跑到山巅,纵身猛跳,向高山另一侧快速下落。从高处往下跑,这是最快的一种方式。

    灰衣人追来山巅,没有任何犹豫的同样下跳。

    根本甩不掉,仓皇逃命的田功十分郁闷,老子这么聪明、这么强大、这么能打,做个卧底竟然会失败?连隐藏的实力都被逼出来。

    更郁闷的是,竟然逃不掉?

    唉,想做一个低调的美男子就这么难么?

    腰间在流血,力量在流失,越跑越累,灰衣人越追越近……那群臭不要脸的居然丢飞刀,好大一把弯刀甩出来,砍自己一刀以后还能飞回去?

    郁闷个天的,你们一群人欺负我自己不说,还玩飞来飞去?

    狠狠心,拔出腰间弯刀……刷的一下激流出一片鲜血!

    大爷的,这是要完啊。右手猛往后甩,弯刀甩着血珠飞向身后灰衣人……没听到声音,难道失手了?转头瞥眼……大爷的!怎么飞回来了?

    赶忙卧倒,耳听得飞去飞回的弯刀带着呼声从头顶掠过。

    暗松口气,却看到灰衣人追来身边,一把把弯刀闪着寒光砍下来……田功赶忙超右侧翻滚。

    命中注定不能做卧底啊!翻滚中的田功找寻逃跑机会,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停。”

    闪着寒光的弯刀没了,十几个灰衣人退后几步站住。

    鬼面人出现在田功身边“起来。”

    田功慢慢坐起来“有药么?”

    “死不了。”鬼面人挥了下手,灰衣人无声退去。

    田功撕开衣服检查伤口“田飞鹏死了吧?”

    “你想活么?”

    “废话,谁不想活?”

    “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么?”

    “什么怎么回事?”

    “你是一个弃子,冉家让你来田家就是让你送死。”

    田功没心情说话,脑子里胡乱琢磨,没有修为是不行!哪怕老子的身体再逆天也干不过这群畜生……回去就修炼,修炼什么功法比较好?

    他不说话,鬼面人也沉默不语,过了好一会儿才又开口“想活么?”

    “想。”

    “我给你一条活路。”鬼面人丢下来一颗鸡蛋那么大的黑色丸药“吞了。”

    田功眼睛都瞪圆了“这玩意怎么吞?”

    “不吞就死。”

    田功拿着“鸡蛋”跟嗓子做比较“会噎死的。”

    鬼面人没说话。

    “难道真有人噎死过?”

    鬼面人还是不说话。

    “大哥,你不能这么对我……好吧,我吞。”眼看着鬼面人亮出一柄小小的弯刀,田功把“鸡蛋”塞进口中,使劲咽了几下没咽下去,含糊不清的嘟囔道“能咬碎么?”

    鬼面人还是不说话,抬手轻轻擦拭刀锋。

    田功慢慢站起来,努力、用力、拼命往下咽,边咽边蹦跳。

    折腾好一会儿总算吞下,跟着就长出口气“差点没噎死。”

    鬼面人终于说话了“这是一颗虫卵,不是什么好东西。”

    “知道。”田功有气无力回上一句。

    “你就不好奇?”

    “有什么可好奇的?”田功低头看伤口“说吧,什么事?”

    他不好奇,鬼面人倒是好奇起来“你就不想知道事情经过?”

    “我笨,我爹说知道的事情越少就越快乐。”

    这家伙年纪轻轻的竟然是块滚刀肉?鬼面人简单说了事情经过。

    冉家和田家同是炼器宗族,数百年来始终纠葛不清。田家往冉家掺沙子,冉家也往田家安排人。

    这一次冉家往田家掺沙子,刚派出人手,田家密谍已经传回消息。

    明面上是派田功混入悦宝阁做沙子,可惜是个假沙子。田功的作用就是被田飞鹏举报,赐田功一死,让田飞鹏获得信任。

    实际上,田功和田飞鹏都是弃子,他们两个人的作用,是用自己的性命做代价帮助冉家潜伏多年的真沙子获得更多信任。

    和田功相比,田飞鹏才是郁闷至死的那一个。

    现在,田飞鹏死了,田功也等于是死人一个,送回冉家的那堆尸块一定有属于田功的那一份。

    田家决定废物利用,用一颗虫卵做代价,把田功送去另一个门派……任务是混进那个门派潜伏下来。

    “你没有选择,冉家让你来送死,是我给你活路,你应该为我做事情。”鬼面人丢过去一本书“《炼气术》,给你的好处。”

    给了一本功法书,交代清楚任务,鬼面人离开。

    这一片山林啊,只剩下一个身上有伤的年轻人。

    田功有点伤心,咋整的呢?因为啥呢?咋搞成现在这样?

    尚剑宗,齐地最大最厉害的剑术门派,也是最大最厉害的修真门派之一。门下弟子过万,算上记名弟子、杂役仆从,总人数在十万以上。

    田功的新任务,混进尚剑宗。

    这让他很伤心,非常伤心。

    在山里面待了好一会儿,估摸着田家那些人不会再出现,脱裤子蹲下解大手。

    大鸡蛋那么大的虫卵啊!根本就是大鸡蛋好不好?吞下去困难,往外排更困难。

    蹲了半个小时,把地面都踩出两个坑了才排出来那颗“大鸡蛋”。

    用树枝树叶擦屁股,埋了“鸡蛋”,北行。

    心情有些混乱,原因,当初他就是被尚剑宗派去冉家做卧底的!

    当初在艾江边上做铁匠,好好的一个小铁匠,忽然被尚剑宗看中收进山门。看中就看中吧,在哪里都可以厮混一生,可是!可是在尚剑宗待了一年多竟然被选中做卧底,派去那个乱七八糟的冉家?

    好吧,冉家是炼器宗族,跟铁匠也差不多,无非是换个地方继续厮混人生就是,问题是……老子就那么像奸细么?在冉家熬了两年,整整两年啊,又被冉家派去田家卧底?

    卧底就卧底吧,还是个注定送死的死卧底!

    试问天下苍生,谁能拥有这样奇葩的悲催的人生?

    不过……好像挺好玩的?

    田功忽然笑起来,有意思,回去吓唬吓唬那个不会笑的白痴。

    尚剑宗在北面,田家鬼面人很不负责的扔下几句废话就走了,让他自己想办法混进去。

    那就想办法呗。

    在路上晃荡了三个月,做了三个月浪人,到处走到处荒废时间,顺便学习学习那本《炼气术》,一不小心升到青铜三级。

    一个月升一级,这种修炼速度会招来仇恨的!

    不过,田功已经不在意了。

    人生苦多,田功想要悠闲厮混一声,却是不能。好吧,那就主动一些,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老子要努力修炼!

    三个月后,田功出现在尚剑宗。

    尚剑宗是座城市,生活着十几万人,没有城墙,有四处集市。宗主府以东的集市售卖各种跟修炼有关的物品,比如法器、丹药、铸材等。

    尚剑宗南面一座不起眼的院子,没有任何标识。

    田功很随意的在街上走着,经过这间院子的时候很随意的推开院门,轻身进门。

    好像是普通民居一样,院子里有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躺在摇椅上晒太阳。

    田功往里走,那男人转头看了一眼,跟着就是一脸吃惊表情。

    赶忙起身走进右侧厢房,田功稳稳跟进去。

    房门关闭,男人赶忙问话“你怎么回来了?”


同类推荐: 末世神魔录推掉那座塔DC家的骑士我要做阎罗市井之徒九星霸体诀诡秘之主变身之武侠到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