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卧底天工 第七章 建屋种地

第七章 建屋种地

    帐篷里很乱,凌乱无比的乱。到处都是垃圾是破烂,即便是打死田功也想不到,他来到大望城尚剑宗驻地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收拾卫生!

    把所有能扔的不能扔的全部丢到帐篷外面,然后……帐篷里空了。

    田功站在门口想了好长时间,认真收拾一下地面,放下箱子并排摆好,这一夜躺在箱子上面糊弄过去。

    北地实在寒冷,夜半时候,田功醒过来。

    强壮身体不至于被冻到,但是气温变化过大还是感受的到。坐在箱子上左右望,没有灯光,漆黑一片,二十一顶帐篷隐于黑暗中,好像不曾存在一般。

    在这样的地方生活,比放逐还放逐。

    幸亏尚剑宗那个不知道名字的好心大叔提醒过,不然啊……田功仰望星空,忽然有点感慨。

    每个人都有或多或少的秘密,田功的秘密格外大,大到不能够跟别人说。

    他在感慨,老子怎么就会来到这个世界,怎么就会去做一个狗屁卧底……不对,是去做了三次狗屁卧底!

    有太多事情不需要在意,田功觉得自己并不太在意这个世界的一切,所以被人弄进尚剑宗,也所以被人弄去冉家,更所以修炼了许久都没能升到青铜战士。

    青铜战士而已,是不愿意而已。修为越高麻烦越多,田功见惯了很多高手的无奈惨死,只想安静过一生,看来啊,生不如愿。

    真的是不如愿,回尚剑宗的时候修炼《炼气术》成为三级战士,本打算稍稍认真一点,努力修到黄金战神级别……

    美好的想法被战师兄扔来大望城……

    青铜战士,白银战将,黄金战神,人世间所有武道高手们疯狂追求的目标,任一个人都想攀爬到最高峰,站在万人之上仰望苍穹,顺便接受亿万人的仰望。

    田功跳下箱子,绕着帐篷走上一圈,拍打几下,灰尘飘落。

    果然是修真者啊,只想着修行,哪怕住在狗窝里哪怕帐篷积落着数十年的灰尘,也全不在意。

    往远处看,在黑暗中,目力穷尽之处竟然看不到任何一顶帐篷,距离还真是够远的。

    蹲下来抓起把土看,特别肥沃。

    这是一片巨大无比的空地,人的粪便、鸟兽的粪便、以及大自然的馈赠尽数留在土中。恰巧住着一群修真者,即便是再懒的修真者也不会容忍杂草丛生,他们总要修炼总要出来走动,完美的完成了除草任务。

    张开手掌撒掉泥土,转头看帐篷。

    不满意,从头到尾都是不满意!

    摸摸兜里的灵石,一共五块,这玩意好像用处不大?

    起身绕着这片地方慢慢溜达,以尚剑宗的帐篷为中心,方圆千米内竟然没有一个帐篷,很好,很不错!

    边走边做打算,前面忽然出现一个穿着黑衣服的男人。

    无声无息,好像原本就站在那里一样。

    田功抬头看了一眼,稍稍思考片刻,忽然捧着胸口“哎呀妈呀,吓死我了。”

    男人很瘦,目光冰冷“无聊。”在黑暗中消失不见。

    不用问,一定是哪个狗屁门派的倒霉蛋。田功继续逛,溜达过一圈,看着空中灰蒙蒙的气。

    没有任何光亮,这一片只有漆黑。空中淡薄的白雾反是有了一些颜色。

    正走着,忽然听到个声音“小心点!”

    田功停下脚步……眼前又出现一个光头,跟白天见到的和尚不同,这家伙整个身体都埋在土中,露出个脑袋。

    田功有些好奇“谁埋的?”

    这个光头明显脾气不好“滚!”

    田功更好奇了“你怎么出来?”

    “滚!”光头声音变大。

    “难道……你是被人种下去的?”

    光头仰头看,一双眼睛好像刀子一样刺到身体,田功赶忙退开“疯子。”

    在星光下走过一圈,摸摸腰间的五颗灵石……算了,万一能用上呢?

    没多久天亮,田功开始做工,好像当初修建土屋一样修建新的住处。

    第一件麻烦的事情是没有水!

    去问吃土和尚,和尚十分好心,认真介绍一下大望城的地理环境……

    严格说来有水,大望城以西一百里远有条河……

    喝水没问题,无非跑上一趟。可要是有别的用处的话?田功来到大望城的第二件事,挖井。

    在这一片地方重新走过一遍,认真选个地方开挖。

    大望城是一座传说中的城市,可以说不存在,也可以说充满传奇色彩。数百年间有近千名修行高手来到这里,却是第一次有修行者来挖井!

    吃水而已,勤快的人跑去河边背一缸,懒惰的人在空气中凝出清水,更懒惰的人好像和尚那样闭着眼睛修炼,别说喝水,连大便都省了。

    田功很认真的挖井。

    他带了很多东西过来,比如镐头铁锹什么的,用半天时间挖出口井,问题是没有水桶绳索,也没有石头。

    田功有点挠头,倒空箱子,扛起来去好远好远的高山。

    从这天开始,田大先生变身勤劳的工蚁,去远处高山采石头、木头,回来修建水井、房屋。

    大望城只有修行者,尽管对外界事情漠不关心,可是田大先生扛着石头跑来跑去……先后来了三个人看热闹。

    第一个人是个胖子,扛着马车那么大的箱子回来,发现空旷的大望城居然堆了很多石头木材,手抓着羊腿边吃边过来看热闹。

    没多久,田功扛着石头回来,大胖子乐了“同道中人啊。”

    田功放下石头“同道中人你好。”

    大胖子就更乐了“说说,你得罪了谁。”

    “什么?”

    “你得罪谁被发配来这里?”

    田功想了一下“不知道。”

    大胖子点头“那你就太笨了,得罪人都不知道。”放下箱子坐上去“吃不?刚买的肘子。”

    “我有。”

    “酒呢?喝点?”

    “多谢好意,可是我要干活。”田功朝远处跑去。

    大胖子饶有兴趣的看着田功背影“这个新人有意思。”

    第二个人戴面具,穿一件拖到地面的黑色长袍,夜晚时候好像鬼魅一样飘过来,扫了田功一眼,看看水井和石头,又像鬼一样飘走。

    来看热闹的第三个人是个老太太,银发,满脸皱纹,第一眼感觉有些戾气。冷漠的在这片地方转了一圈,也是冷漠离开。

    大望城一共有二十一顶帐篷,另外有两个光头玩苦修,加一起大概三十多人,有的帐篷住两个人。

    可三十多个人之中只有三个人有好奇心。

    田功全是无所谓,最开始时候想着弄点石头修水井,不想越采石头越有瘾,竟然挖回来许多许多。

    青铜三级修为,只凭挖石头硬生生升到了青铜四级。

    在晋升为四级战士的时候,田功都有些意外,看来啊,我才是真正的天才高手。

    十天时间,各种形状的石头堆成一座山,先修水井。

    田功真的是天工,不但是擅长炼器,修建房屋水井同样擅长。

    修个简单能住的小屋,剩下石头摆成一条半米高的围墙,将这一片地方围起来。

    如果是普通人,兴许会计较他的圈地运动,说你占了我家便宜。修行者不同,眼看着田功胡乱折腾,将原本空旷土地圈起来,他们只是看了一眼就又回去帐篷之中。

    修行为重,除修行以外的事情都不重要。

    于是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田功不但是弄回来很多石头和木料,还挖井建屋圈出好大好大一个院子。

    大胖子属于比较和善的那一种,偶尔会过来说说废话。

    跟别人不同,他不修炼,隔几天会扛着巨大箱子出去一趟,似乎对他来说,吃就是修行。

    田功也出去一趟,用一颗灵石为代价,买了很多生活用具很多食物,还有很多种子。

    当田功开始犁地的时候,大胖子眼睛都直了“小朋友,你是哪个门派的?你们门派还教你们种地?”

    力大无穷的田功是最帅气的耕牛,随便跑跑随便挖挖,院子里的土地被翻过一遍,然后洒种子。

    修行真是一件特别有爱的事情。原本想要懒散、悠闲度过一生的田功,在遭遇种种事情,被放逐到大望城之后反而拥有了这种生活。

    大胖子来自楚地玉真门,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楚天阔。

    楚天阔喜欢吃,田功喜欢忙碌,两个人凑到一起倒也能聊上几句。

    晚间时候,盖着厚毛毯躺在摇椅上的田功仰望夜空,楚天阔就会跑来说废话。

    种子很快发芽,短短几天时间有绿苗探出土壤。

    楚天阔好像发现了稀奇玩意一样,常常蹲下来观瞧。

    一次两次三次都是如此,田功随意问上一句“你在看什么?”

    “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种子发芽。”

    田功怔了一下,自己好像也没有仔细看过?于是第二天,这一大片田地中多了两个蹲着看秧苗的修行者。

    秧苗在慢慢长大,眼瞅着过去半个多月了,大胖子才想起来询问种的是什么种子,为什么要在这地方种菜……

    田功认真回话“这是我追求的生活。”

    楚天阔哈哈大笑“最近一百多年,就属你这个笑话好笑。”


同类推荐: 末世神魔录推掉那座塔DC家的骑士我要做阎罗市井之徒九星霸体诀诡秘之主变身之武侠到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