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黑暗的苏醒 235、三年一梦

235、三年一梦

    “你胡说!你一定是在胡说!或者是我在做梦,对,这只是一个光怪陆离的梦,我没必要把它当真!”

    沈韵精神错乱般自语着,不停向后退,仿佛尤尼维已不再是一个天真的孩童,而是一头狰狞的怪兽。

    “信不信由你,我的工作却不能停。科学家们是不可能修复大气层的,因为别的星球绝不会给到他们修复的时间。那个大气层空洞只能成为一扇打开的大门,再也没可能关闭。当地球表面进入与宇宙一样的真空环境,地心温度就会发生变化,6800度只能算低温,超高温将融化一切,鲜红的岩浆如火山爆发般从地底喷发,到那时,方舟的模块将从橄榄岩质的土壤里一块块现世,你的好朋友斯科特教授发明的便携式大气层,将保护所有由方舟运载的有机生物正常呼吸,而光磁驱动力将保证方舟能突破异变空间的各种障碍,直到进入王者大陆!”

    说完这番话,尤尼维把一片薄薄的,又冰凉凉的薄片塞进沈韵手里,就跑开了。

    沈韵想去追他,却提不起脚,等看一眼他留下的东西,泪水顿时夺眶而出,那竟是瞿兆迪送给她的钢琴曲光盘,这东西不是早已落入断层,给地心的烈火烧化了吗?

    “哎呀,快看,她的眼皮在动!”

    “对对对,还有手指,手指刚才也动了一下!”

    杂乱的吵闹声在耳边起伏,吵得沈韵再想入睡时却睡不着了,只好努力睁眼。可眼皮为什么如此沉重?简直像是用石头做的,凭转动眼珠产生的那点力量,根本顶不开。

    顶不开也得顶,否则哪能看清都是些什么人正围着自己嚷嚷?

    下定决心,她咬紧牙奋力一挣,终于有两道强光射进眼睛,逼得她又把好不容易睁开的眼眯了起来,只是舍不得再合上。

    洁白,到处都是洁白,天堂大概也就是这种颜色了。想想那只从美妙的钢琴曲中翩然而飞的天堂鸟,不也长着如此洁白的羽翼吗?那么她到底是不是身在天堂?还没和尤尼维谈完呢,怎么就又去了其它地方?

    不过现在的身处之地与见到尤尼维的地方相比,完全没那样让她心生恐惧,许多张脸悬在面前,脸上的表情是清一色的惊喜。没等她开口说话,那些脸就莫名地散开了,然后一个男人凑过来,脸是四四方方的国字型,同样带着浓浓的欣喜与关切,柔声对她说“你终于醒了。”

    那个男人,是曹方。

    “我这是在哪儿?尤尼维呢?你们见到尤尼维没有?”

    她担心着那个顽皮的孩子,说出那么多不着边际的胡话,足以证明他的小脑瓜有问题,要不赶快帮他找到家人,还不定得闹出什么乱子!

    想到此,她急忙想坐起来,可四肢刚一用力,身体就被极度的疲惫推回了床上。

    “沈少校,您先别着急起来呀!躺得太久了,刚刚苏醒得适应一会儿。不过不要担心,只要您能醒来就好,就不会再有什么生命危险了。”

    这不是曹方的声音,听起来象一个老人,沈韵费力地扭头,见到一个穿白大褂的老医生,正笑盈盈地站在床边望着她。

    “我这,到底是在哪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会让我有生命危险?”她迷茫地问。

    “小韵,战争刚一结束,你就又晕倒了,并且一躺就是三年,我们都以为,你你再也醒不过来了呢。”曹方解释着,紧紧握住她的一只手。他握得那样用力,仿佛惧怕一松手,就真的永远失去了她。

    三年~

    这是一个多么奇怪的时间概念,一时间沈韵想不清楚,三年到底有多长,是喝一杯咖啡的功夫吗?还是坐在电影院里,从电影开始到结束?

    想来想去,她记起三年有多长了,却更加困惑不就是表示一场梦的长度吗?人们为何要说她的一场梦,足足做了三年?

    或许是她迷惑的表情,惹得围聚在病床边的人伤感,充满喜悦的欢呼声逐渐平息,白色病房,恢复了它应有的安静。

    这时医生开口了,“我说大家还是先散开吧,尽量保持这儿的空气流通。病人刚醒,需要做一些常规检查,想探望的,请晚上再来如何?”

    医院里,医生是最高指挥官,他的命令一下,所有人都得乖乖服从,连曹方也不例外。人们陆续向外走,曹方最后一个从床边起身,依依不舍地说“你别害怕,我就一直守在外面,只要有需要就会进来的。”

    望着他高大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沈韵糊里糊涂地仿佛还在梦里。她想哪怕自己是上校军衔,也不至于在生病时,由位高权重的一团团长亲自守护吧?听起来还是24小时不间断守护!

    等人全部走光,果然如医生所说,房间里的空气好了不少,沈韵能舒畅地透气了,这时她对现实世界,才恢复了一点真实的感觉。

    两名二十几岁的护士,端着一托盘抽血工具走进来,准备给她抽化验用的血,一共要抽七管。

    “您和曹团长呀,横看竖看都那么般配,也难怪整整三年他都一步不离地守在您的床边呢。都不知道您和团长之间,谁比谁福气更大!”一名瘦瘦的护士边准备针管,边打趣地说。

    另一位矮胖的负责给沈韵手腕上扎胶带,接过话茬说“当然是团长夫人有福气啦!我要能嫁这样的男人,恐怕连做梦都觉得甜丝丝的呢!”扎好胶带后,这位就抿着嘴嘻嘻笑。

    “团长夫人?”仿佛被一把铁锤砸上后脑勺,沈韵立即晕头转向,护士口里的团长夫人,难道是指自己?

    见她满脸的不解,两只叽叽喳喳如麻雀似的小姑娘争先恐后地解释,仿佛谁先解释清楚,就算立下大功一件。

    沈韵这才弄明白,原来自己陷入昏迷三个月后,曹方就向光大陆全体军民发出宣言,愿娶她为妻。不管她是否还能醒来,这辈子都将是他的唯一。他愿将身躯化作避风港,保护她这支孤独的小船远离惊涛骇浪,永远幸福安宁


同类推荐: 北宋大丈夫山沟皇帝我要做门阀大唐医王唐朝工科生唐残刘备的日常带着系统回北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