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武侠之最强神捕《武侠之最强神捕》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 心痛

《武侠之最强神捕》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 心痛

    虽然没能找到毒药这关键的证据,但事实如此刘玢也无从狡辩,且封云调查发现,今早刘玢是亲自从自己房间走出来的,更加肯定了刘玢是凶手的事实。

    “走吧!去校场!”摆摆手,封云只带着五长老去了校场,留下崔林看守他人,免得泄露信息。

    校场上山呼海啸,两名白衣弟子你来我往,斗得不亦乐乎。

    “封捕头那人就是刘玢!”五长老指着校场中央相斗的二人,其中一名较为瘦削的年轻人道,“我这就派人去将他抓来!”

    “先等等!”封云制止了五长老的举动。

    五长老一愣,看着争斗的二人,面露恍然“还是封捕头想的周到!”

    二人实力旗鼓相当,争斗的异常激烈,短时间内怕是难分胜负,封云和五长老回到高台主位上坐下,聚心会神的看着下面精彩的决斗。

    刘玢战斗的风格与他沉默寡言的性格一模一样,快、准、狠,丝毫不拖泥带水。

    “是个练武的好苗子!”

    “可惜了啊!”五长老无奈的叹口气,受地理位置所限,兴隆剑派虽是宁安府最大门派之一,但武道资源并不充足,尤其是有练武天赋的少年更是稀少。

    如果按照正常比赛的话,十大弟子大比,冯远第一,刘玢第二,而今前两名一个身死,一个身陷牢狱,兴隆剑派的损失不可谓不大。

    刘玢剑法精妙,在相斗七十多回合后一招制胜敌手,在冯远不能参加比赛的情况下,刘玢就是名义上的第一。

    见封云站起身向着台下刘玢走去,五长老也无奈叹口气跟上封云的脚步,让封云意外的是,在他向刘玢走的时候,刘玢也向他这面走来。

    歉意的朝五长老点了点头,刘玢看着封云郑重的道“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但我能不能请求你让我体面的离开这里?”

    “你知道我来干什么?”封云有些诧异,既然知道封云来此的目地,刘玢为何还如此淡定。

    “从你离开主台,去而复返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最终的结果!”刘玢神情淡淡,丝毫不像是即将丧失自有的人,“我知道这件事情肯定会惊动六扇门,故而在即将动手之前我就对六扇门做了一个调查,甚至做了相应的对策,但对于你来说我却没有多大把握,你所破案件不多,可不管是郡城的商家堡还是阴鸷寺之事,你的运气都挺好!”

    说到这里,刘玢停了停,用颇有些羡慕的眼光看着封云“我的计划完美无缺,但你却是一个大气运的人,再完美的计划在气运面前都是莞尔,故而在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一切结束了,挣扎不过是徒劳!”

    “时也运也,时也命也!”刘玢缓缓闭上眼睛,泫然而泣。

    封云无动于衷,到是身后的五长老热泪盈眶,一把握住刘玢手臂“刘玢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对得起掌门对得起门派对你的培育之恩么?”

    “五长老不可!”封云眼疾手快,忙将五长老与刘玢拉开,刘玢能配置毒性那么强烈的毒药,说不定他身体就是一个巨大的毒药包。

    “封捕头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若想杀人只需门派厨房走一遭,兴隆剑派早已是尸横遍野!”刘玢面无表情的道。

    封云尴尬的揉了揉鼻子,自己确实太小心了。

    “啪!”五长老狠狠抽了刘玢一个响亮的耳光,又一把抱住刘玢“门派对你不薄啊,你怎么会干出如此伤天害理的事情!”

    这就是所谓的爱之深恨之切吧!

    十大弟子绝对是兴隆剑派重点培养的弟子,是振兴门派未来的希望,作为主事的五长老自然是心痛无比。

    “门派是对我不薄,可是我比冯远差在哪里,为何事事门派对他都比我好?就因为他能说会道,能哄你们开心?

    我每一次奋力直追,眼看着就要追上了,他哄你们开心,你们就给他修炼的资源,并且每次给他的都比我的多,一步落下步步落下,不管我如何追我都比他差,从我练武的时候就开始追,追到现在十多年我已经追累了!”刘玢嘶吼着。

    静静的看着二人抱头大哭,封云除了酸涩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经历过一些事情,岂知世间险恶,人间冷暖。

    良久等二人情绪稳定了,封云才拍了拍五长老肩膀“走吧,还有人等我们呢!”

    揉了揉发红的眼睛,刘玢恳求道“封捕头,我不想让师兄弟们见到我被抓捕的样子,能不能避开他们!”

    只是不等封云开口,五长老直接拉着刘玢的胳膊“走,我带你去找掌门,只要掌门向崔总捕头求情,六扇门一定会赦免你的!”

    兴隆山剑派很大,五长老拉着刘玢沿着一条小道向着山顶的掌门的房间疾走,封云只得紧随其后。

    于此同时,山顶兴隆剑派掌门房间,崔文与谢荣相对盘膝而坐,崔林恭敬的侍立一侧,听着崔林的叙述,崔文、谢荣二人的表情各异。

    “谢掌门无需介怀,门派之振兴非一两名弟子可左右的,且谢掌门正当壮年,门中兴隆剑法更是镇派绝学,假以时日必定能明扬金城!”

    “谢总捕头吉言,只是仍有些可惜而已!”谢荣无奈的摇着头。

    “是啊,如此精妙的杀人手法当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如此人物若能悉心培养,绝不次于那些名门子弟!”

    “不知总捕头可否高抬贵手?”谢荣趁机提议道,冯远案件并没有在六扇门落案,放不放手只在崔文一句话。

    “谢掌门可有些为难我啊!”崔文脸上堆着笑容。

    ……

    五长老拉着刘玢走在前,封云跟在后,眼看着距离山顶已经不远,封云忽而感觉浑身一阵冰冷,看着松树根脚雪白的积雪,刚打消脑海中的疑惑就见五长老抱着膀子跌跌撞撞躺倒在地,很快缩成一团,脸色铁青,嘴唇发紫,眉毛结了一层霜,颤抖着手颤颤巍巍指着刘玢。


同类推荐: 葫芦娃里蜈蚣精剑徒之路大华恩仇引修神外传仙界篇神话烘炉冥河传承血狱江湖神道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