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狼王黑点《狼王黑点》正文 五 森林粮仓

《狼王黑点》正文 五 森林粮仓

    回来检查树叶时,熊壮心里的疑团,终于有了答案。只见所放置的树叶上,全都爬满了密密匝匝的蚂蚁,两只熊唯一要做的,就是将这些树叶和蚂蚁,放入口中,一起吃掉。

    这样一来,蚂蚁、树叶、树叶上的蜜,全都进入它们的肚子。零散的蚂蚁,得来全不费功夫,使熊壮佩服得熊体投地。

    来而不往非礼也,熊壮也教了熊嫂一招,这便是碱场捕猎法,当然是熊姑教的。

    原来,狍子、马鹿、驯鹿等动物,都喜欢舔食盐,棕熊发现了这一规律,如果想捕猎,只需守在盐碱地旁边,伏击前来吃盐的动物,这招简单实用,效率还不错。

    很快,黑龙江进入了夏天的汛期,熊壮栖息地下面的沼泽地,全被水淹没了,成了水乡泽国。

    沼泽地的水里,是白鹭、白鹳、灰鹤、大雁、绿头鸭、以及各种鹬鸟的天堂,里面的鱼、虾、螺等,为鸟儿了丰富的食物。

    这些可爱的鸟儿,在不长地时间里,在这片水域恋爱、繁殖、嬉戏、捕食,秋天到来时,还将飞去遥远的南方过冬。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它们踏着季候的节奏,匆忙地度过短暂的一生。

    熊嫂大概被水鸟喧闹的气氛所感染,也带着熊壮,去沼泽里抓鱼、蛙、蚌等吃,有时还干些缺德事,去高地上的草丛掏鸟窝,吃里面的鸟蛋或雏鸟。

    这样做的代价,除了引起鸟儿众怒,受到群起的攻击,还弄得浑身泥泞,只有到黑龙江的深水里,花很长的时间,才能冲洗干净。

    经过几次折腾,熊壮向熊嫂明确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这样做,对于食物充足的熊来讲,是完全不值得的,同时也破坏了与这些可爱的鸟儿,原本睦邻友好的关系。

    自那以后,熊嫂再也没有带熊壮去沼泽地了,也许觉得熊壮的话,也有道理。

    熊壮说得不错,夏天的大雨过后,森林潮湿的地面上,生长着很多林地菇、大白菇、多汁乳菇,还有各种红菇、蘑菇、香菇、牛肝菌等。

    菇类到处都是,又多汁美味,也是棕熊和黑熊喜欢的食物。

    小兴安岭不愧是一座天然的食物仓库。到了八月份,除了菇类,很多浆果、坚果,也开始成熟了。

    鸟儿和棕熊、黑熊等动物,开始忙碌起来,它们在迁徙或冬眠以前,必须补充足够的能量,好比跑长途的汽车,上路以前,需加足够的油。

    小兴安岭的浆果、水果很多,从夏初的高梁果、毛樱桃,到夏末秋初的山梨、越橘、山楂、花楸、托盘儿、五味子、稠李子、山丁子、黑加仑、山葡萄、软枣子、狗枣子、笃斯越橘等,到处都是。

    初秋时,熊壮和熊嫂的栖息地,托盘儿也结满了红色的果实,经常有鸟儿,白天来啄食。

    这个时候,大部分的鸟儿,雏鸟刚刚开始试飞和采食,就赶上自然馈赠的大餐。父母鸟特别忙碌,一边要严格地训练雏鸟飞行,让它们为接下来的迁徙练好本领,一边还得带着它们,采食各种美味的浆果和水果,贮备足够的营养,毕竟迁徙是体力活,要消耗很多能量。

    松鸡和黑琴鸡的雏鸟,已能短距离地飞行了,黑琴鸡父母与长着胡子的松鸡父母,此时非常活跃,拖儿带女,在森林中寻找浆果和水果。

    林中的坚果也不少,榛子、橡子、松塔和山核桃等,广泛地分布在小兴安岭的低山丘陵中。

    野猪喜欢吃榛子、橡子,熊嫂带着熊壮,一般先吃容易填饱肚子的山梨,或者富含油量的松子,然后躲进成片的山葡萄架下,采摘美味的山葡萄,当作餐后的甜点。

    如果累了,还可以躺在葡萄架下,美美地休憩一会,它们的日子,也算过得相当地逍遥、惬意了。

    食物太充足,也并不见得是什么好事。饱食终日,无所用心的成年公熊,由于食物充足,养得圆滚滚的,浑身充满了力气,过剩的精力无处发泄,就容易惹出事端来。

    吃饱的公熊,经常在森林游荡,不是驱逐母熊、小熊或其它动物,就是与其它公熊打上一架。而最普遍的发泄方式,就是以熊掌为武器,连续不断地,拍断尽可能多的树木。

    不必担心,这些断了的树木,成了倒木干枯后,与那些风倒木一样,最后都成了赫哲人或达斡尔人,取暖或煮饭的柴火。

    两个土著民族,深谙靠山吃山的道理,万不得已,是不会砍伐活树的。他们甚至认为,树木与人一样,是有生命的,他们的柴火,基本上来源于倒木或死木。

    名不虚传的熊掌,其巨大的威力,很可能是通过拍树的方式,代代相传,练就出来的。这与练习掌力的习武之人,以沙袋为道具,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熊壮亲眼见过一只孔武有力的公棕熊,由于用掌拍树,与林中的大公猪,发生了一场两败俱伤的冲突。

    这只公棕熊,正处于盛年期,足有近四百公斤重,在周边的森林中,算得上无可争议的超级大力士了。一般情况下,森林里大小的动物,看到它望而生畏的体形,都会明智地退避三舍。

    公棕熊在错误的时间,由于错误的行为,碰到了一个错误的对手。

    当地的赫哲人,根据动物的危险性,有“一猪二熊三老虎”的说法。

    形象地讲,野猪就像黑旋风李逵,路见不平一声吼,动不动就抡起双斧乱砍;黑熊或棕熊,则像豹子头林冲,一旦惹急了,该出手时就出手,也不是好惹的;而山大王东北虎呢,风风火火闯九洲,不轻易地惹事生非,有点像花和尚鲁智深。

    排名第一和第二的动物交手,当然有看头了。

    这天,公棕熊吃饱了,选择在榛树林中练掌。一群母野猪和小猪崽,正在林中哼哼唧唧地捡吃榛子,野猪都熟知公熊的这个习惯,它们没有逃走,反而不时地抬起头来,观看公熊力拔山兮的表演。

    公熊发现自己的表演,有很多观众,更加来劲了,从远到近,“啪啪啪啪”几掌后,碗口粗的树木,纷纷应声而断。

    没想到,其中一棵大榛树,“哗啦”一声,向野猪群所在的方向,倒了过来。

    野猪群受到惊吓,一哄而散。

    大榛树造成的巨大声响,也惊动了这片林子中,一只正在酣睡的大公猪。

    平时,公野猪都单独行动,只有母野猪发情时,彼此才厮守在一起。公猪的脾气暴躁,仗着坦克一般结实的身子,手术刀一样锋利的大獠牙,喜欢横冲直撞,在森林中罕逢对手。

    惊醒的大公猪,差不多近三百公斤重,算得上附近的霸王猪了,它的身上,还披着厚厚的一层铠甲。

    原来,它经常在松树上蹭痒,身上便附着一层松脂,为了防止蚊虫叮咬,它还喜欢去浅水里滚一身泥浆,一蹭一滚之间,松脂就将泥土粘合在皮毛上了。

    长此以往,一层一层的松脂和泥土,贴合在它身上,就像厚厚的铠甲了。

    这只公猪两侧腹的铠甲,就连东北虎锋利的爪子,也难以抓破,从而多次保护它,从东北虎的虎口脱险。

    听到大榛树倒地的巨响后,大公猪一骨碌爬起来,睁开惺忪的眼睛,看见一群被营养丰富的橡子、榛子,滋养得皮毛油亮、丰满性感的母猪,全都吓得花容失色,向它这个方向跑过来。

    作为这些母猪的大众情人,它有义务保护。公野猪立即站起来,舒展了一下四肢,便挺着两把长尖刀,向母猪逃跑的方向,冲了过来。


同类推荐: 末世神魔录推掉那座塔DC家的骑士我要做阎罗市井之徒九星霸体诀诡秘之主变身之武侠到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