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小说屋
首页狼王黑点 七 熊嫂

七 熊嫂


推荐阅读: 修罗战神江策叶凡秋沐橙岳风柳萱免费阅读至尊神殿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尊主嫁到之赖上俏医妃撩上男神:爱上美味的你周先生的险情我男主超甜病娇在上之余笙请多指教泼辣小厨娘雷武神帝不要怕,放着我来天庭临时拆迁员都市强者之混沌至尊写手的古代体验手札风水师诡谈

冬天的小兴安岭,高海拔的云杉和冷杉林里,经常可以看到成群的星鸦,由于贮备了足够的食物,整天无所事事,在树林中游荡,“呷——呷——”的响亮叫声,为沉闷的冬天,增添了几分活力。

活跃在这片树林的交嘴雀,雄的羽毛是红色,雌的羽毛是绿色,这些红男绿女,在白色的森林里,特别抢眼。

交嘴雀的上下嘴喙,厚实有力,不像其它鸟儿的,吻合在一起,而是相互交错,这样的结构,在寒冷的冬天,当麻雀、山雀等鸟儿,难以找到食物,又拿树上的球果无可奈何时,它们却游刃有余地嗑着坚果,在森林中逍遥自在地唱歌、飞行、孵卵,丝毫不受天气的影响。

它们还慷慨大方,将坚果啄开后,往往只吃一半,其余的掉到雪地上,成了麻雀、山雀、寒鸦、松鼠等鸟儿和动物的食物。

因此,冬天的交嘴雀,在小兴安岭森林里,成了鸟儿中的明星,每次出行,都有饥饿的鸟儿,紧紧地跟随在后面。

与交嘴雀关系最好的,当然还是义气的寒鸦,后者经常帮着清理树枝上的积雪,方便交嘴雀啄食球果。

一场白毛风过后,一对老交嘴雀死了,尸体挂在云杉树的巢边。

寒鸦来了,按照鸦族的规矩,为这对老交嘴雀,举办了一场特殊的葬礼。

成群的寒鸦排成队,围绕着云杉的树干,一边“呱呱呱呱”地大声悲鸣,一边飞行,直到累得不行了,才停下来。

寒鸦在云杉树上休息一会儿,便衔来了很多树叶和荆棘,将老交嘴雀的尸体拖入巢中,用树叶盖上,然后像筑巢一样,把荆棘严密地插放在巢的四周,以防猫头鹰、紫貂等,吃了交嘴雀的尸体。

交嘴雀的尸体,本来就不会腐烂,这样一来,这对老交嘴雀的尸体,便会保存很长的时间。

原来,交嘴雀长期吃富含油脂的坚果,身体里也布满了油脂,正是这些油脂,像防腐剂一样,可以防止尸体腐烂。

这对老交嘴雀,由于慷慨仁义,生前不愁吃喝,出行时前呼后拥,享尽尊荣,死后也得到了尊重。

冬天,森林里之所以单调沉闷,除了大多数的候鸟已迁徙,留下的鸟儿不多以外,主要还是大雪覆盖了大地,留鸟难以寻觅食物,饱受饥寒交迫的折磨,再也没有心情唱歌了。寒鸦和星鸦倒是经常吵闹,它们尖锐的声音,确实还算不上歌声。

于是,当熊壮在迷迷糊糊的睡梦中,偶尔听到鹪鹩清脆好听的歌声时,还真的感到有些意外。

睡眠中的日子,实在过得太快了。

很快又到了四月初,熊嫂和熊壮从地仓中走了出来。

它们的身体,已消瘦了不少。熊嫂带着熊壮,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通肠道,让休眠很久的消化道,重新开始工作。

这时候,恰恰是桦树汁最旺盛的季节。它们向小溪走去,如果碰上桦树,则用嘴撕开树皮,啃出一个缺口,用嘴堵住,就可以喝到新鲜可口的汁液了。

这些汁液,对于空腹的熊来说,远远解决不了问题,还得牛饮甘甜的冰雪融水,将直肠末端的干粪条泡软,排泄系统才能正常运转。

消化系统一旦恢复工作,熊壮就饿得难受。

接下来,熊嫂又教了熊壮一招,这可是熊嫂一家,祖传下来的独门绝技,足以让熊壮享用一辈子。

熊嫂带着熊壮,开始在森林中闲逛,一会儿东瞧瞧,一会儿西望望。熊壮实在太饿了,懒洋洋地跟在后面,根本没有心情,去关注熊嫂的一举一动。

熊嫂停在了一棵中空的枯树面前,树有脸盆粗,上部已断。熊嫂一掌拍过去,枯树立即断成了两截。

树干里面的一幕,让熊壮喜出望外。

中空的两截树干里,堆满了鹭、鹳、野鸭等鸟儿的尸体,全是冻死的。这些本该迁徙的鸟儿,或是由于受伤,或是由于落单,无奈地留了下来。当冬天来临,大雪纷飞时,它们实在受不了寒冷,也学着棕熊和黑熊,找到中空的枯树,先后躲了进去,想用彼此的羽毛,来相互


相关章节: 六 两败俱伤五 熊壮四 熊嫂吃蜜三 熊嫂二 人和森林八 结识貂熊九 熊壮十 熊壮杀虎十一 熊嫂十二 杀死驼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