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小说屋
首页狼王黑点 六 马驴之战(下)

六 马驴之战(下)


推荐阅读: 修罗战神江策叶凡秋沐橙岳风柳萱免费阅读至尊神殿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尊主嫁到之赖上俏医妃撩上男神:爱上美味的你周先生的险情我男主超甜病娇在上之余笙请多指教泼辣小厨娘雷武神帝不要怕,放着我来天庭临时拆迁员都市强者之混沌至尊写手的古代体验手札风水师诡谈

春末,激情四射的家母马发情期,又如期而至,征服者和二当家,都抑制不住兴奋,投入到这场消耗体力和精力的角逐。

开始几天,一切都很顺利,征服者和二当家,都轻松地击败了很多竞争者。征服者赢得三匹母马的青睐,二当家表现也不错,赢得了两匹母马的垂青。

随着竞争者的不断涌入,它俩面临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中途,竟然有七头公野驴,出乎意料地加入了这场角逐。

别看这些野驴个头不大,叫声难听,战斗力却不容小觑。

竟然有三头凶悍的公野驴,连续打败了好几匹流浪的公野马。

野驴的外形,非常像普氏野马,只是体形稍小,颜色浅,尾巴细,鬃毛也比野马的短少。野驴和普氏野马,最容易区分的特征,就是野驴自颈部,沿着背脊一直到尾部,有一条深褐色的条纹。

公野驴在母驴的发情期,为了争夺交配权的争夺战,比公野马之间的打斗,更加凶猛。它们不愿与其它公驴,共同分享母驴,为了达到目的,直到一方战死,方才罢休,其凶悍、暴力和血腥,可见一斑。

除了征服者、二当家,还有其它两匹公野马在打斗现场。两匹公野马,看到异类的公野驴,远比同类凶悍,开始胆怯了。

征服者和二当家,为了不让公驴染指母马,玷污马的纯正血统,它俩愤怒地抬起前蹄,长嘶了几声,然后冲向三头公驴。

与公野驴甫一交战,征服者才见识了对方的战斗力。公驴的身体很灵活,扑咬、弹跳、尥蹶子等动作,无不驾轻就熟,丝毫不逊色于野马,特别是尥蹶子,幅度似乎更加夸张,频率也更大,只是力度稍小而已。

其中有一头公驴,特别凶悍,耳朵缺了一块,应该是在打斗中被咬掉的,且称它为“缺耳朵”。

当然,征服者和二当家也久经沙场,比公驴足足高出了一头,它们毫不示弱,竖起前半身,一对前蹄似铿镪有力的铁锺,震得公驴头晕眼花,四肢发软。

面对强劲的对手,三头公野驴毫无惧色。其中两头公驴,被高大的征服者和二当家,咬得全身伤痕累累,长脸也被马蹄敲了几个大包,才退出了决斗。

缺耳朵,被二当家的追着咬了好几口,身上挂了很多彩,还是不想退出。

征服者火了,冲了上去,高高地竖起两只前蹄,狠狠地敲在缺耳朵的臀部上。缺耳朵前后受敌,知道没有任何胜算,才悻悻地跑了。

征服者和二当家,身上也挂了彩,但无伤大碍。

发情期过后,公马和母马,都明显地消瘦了。通过快速地补充草料,野马群很快恢复了身体,准备开始迁徙。

这支野马群的祖先,冬天在狼山以西的荒漠草原活动,夏天则迁徙到阴山有水源的山谷,以躲避高温和蚊虫。

随着人类的活动范围扩大,阴山的森林和草场退化了,野马群只得长途跋涉,与马鬃山扩散出来的野驴和普氏野马一样,去祁连山下的大马营草原避暑。

路途很遥远,但与沙漠上的野骆驼相比,野马还是幸运的。野骆驼的避暑地点,选择在阿尔金山的山谷,迁徙还得翻越很多险峻的高山,一旦碰到大风等极端天气,往往会死伤无数。

大马营草原,位于龙首山和祁连山之间,祁连山融化后的雪水,滋润着这片草原,因而水草丰茂。

自汉代的霍去病将军,在大马营草原打败匈奴,将他们驱离焉支山和祁连山后,就在这里筑城、屯兵、养马。以后的各朝各代,也沿袭下来,都在大马营草原培育、繁衍战马,大唐盛世时,战马曾经达到过七十万匹的规模。

从清朝开始,由于与北方游牧民族的关系,得到了改善,这里驯养的战马数量,已经不多了,大马营草原没有得到充分地利用,野马和野驴经过长期奔波、筛选,才选择了这片水草丰美的草原,作为避暑之地。

征服者的野马群,所采用的迁徙路线,是直接穿越巴丹吉林沙漠东南,从长城缺口,沿着额济纳河的上游黑河,最终到


相关章节: 五 马群四 公马决斗(下)三 公马二 战马时代(下)一 游牧民族七 胡杨八 沙漠见闻(下)九 沙丘十 奇幻之旅(下)十一 蓝马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