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小说屋
首页狼王黑点 十九 胡杨

十九 胡杨


推荐阅读: 修罗战神江策叶凡秋沐橙岳风柳萱免费阅读至尊神殿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尊主嫁到之赖上俏医妃撩上男神:爱上美味的你周先生的险情我男主超甜病娇在上之余笙请多指教泼辣小厨娘雷武神帝不要怕,放着我来天庭临时拆迁员都市强者之混沌至尊写手的古代体验手札风水师诡谈

回到西居延海后,征服者发现缺耳朵的野驴群,已经分成了三个群,缺耳朵只是其中一个群的头驴而已。它的两只耳朵,都残缺不全,再也没有胆量,去欺负其它动物了,看见征服者和野马群,很远就躲开了。

与野驴较量之后,征服者发现普氏野马,远比大马营草原上的驯马凶悍。为了加强野马群的实力,在西居延海,征服者和二当家,又制服了一匹普氏野马群的头马,并让头马带着十六匹普氏野马,全部加入野马群。

征服者,让这匹普氏公野马,作为野马群的“三当家”,协助自己继续征伐。

撇开野骆驼不算,征服者的野马群数量,达到了九十四匹,母马、母驴一旦下崽,就可以超过一百匹的规模了。

西居延海,被沙漠包围着,长期被风沙侵袭,湖边的草,与沙漠中的草一样,上面都布满了沙尘,野马群吃草时,都得先用鼻息,将大部分沙尘吹掉,才开始吃。

征服者发现野骆驼吃草的习惯,与野马一样,只是鼻息的力量,更大一些,灰尘也吹得干净多了。

征服者开始怀疑,沙漠上的野马群,祖传下来的很多习惯,应该是从骆驼身上学来的。看来,野骆驼在沙漠上的生存能力,还值得野马群认真地学习。

轻霜一过,天气冷起来了,胡杨的叶子,开始发黄了。

胡杨的叶子一变黄,在西居延海盘桓的野生动物,也要陆续回家了。

征服者带着一大群野马、野驴、野骆驼,准备沿着巴丹吉林沙漠北边的戈壁,回到狼山西边,去那里度过寒冷的冬天。

野马群再次路过额济纳河时,胡杨的叶子,已经变成了金黄色。这时的额济纳地区,是一年中最美丽的季节。

从蓝色的天空背景下,去欣赏金黄的胡杨,眼前是一幅自然天成的绚丽图画。

蓝色的天空,蓝得明净,蓝得纯粹,蓝得养眼。黄色的胡杨叶,黄得深厚,黄得辉煌,黄得耀眼。

蓝黄两个颜色,本身都具有很高的纯度,又是对比色,现在一起,相互映衬,相得益彰,惊艳了整个秋天。

这还只是静态的美。

秋天的胡杨树叶,收集了一个夏天的阳光,在风霜的侵袭下,孤注一掷地,释放出一个夏天的能量,以绚烂之极的美丽,来装扮秋天。

进入胡杨林,树上是黄色的,树下也是黄色的,浑然一色的黄。当金黄色的叶子,在风中飘飞时,如大自然拿着黄色的画笔,在空白处挥舞作画。

这是动态的美。

静态的美,加上动态的美,美得无以复加,美得惊心动魄。

胡杨的叶子,不仅好看,还是野马特别喜欢的草料。野马群停了下来,在胡杨林中过夜。

当晚,月色很好,征服者和野马群并不知道,在额济纳河的下游,当地能歌善舞的土尔扈特蒙古人,在空地上点起了巨大的篝火,在宫殿般辉煌的胡杨林中,为美丽的秋色,举行了一场载歌载舞的晚会。

晚会在音质纯净,音色粗犷悠长的马头琴伴奏声中,开始和结束的。其中有两个节目,特别值得回味一下。

一位年轻壮实的蒙古汉子,借着酒兴,唱了一首《朋友歌》

过路的朋友

请你留下来

来到美丽的胡杨林

请看看洁白的毡房

尝一尝美味烤全肉

喝一喝香醇马奶酒

过路的朋友

请你留下来

在这迷人的月色下

伴着悠扬的马头琴

唱一唱欢快长调歌

跳一跳热烈安代舞


相关章节: 十八 大败野驴(下)十七 公驴十六 西居延海(下)十五 胡杨十四 驯马惊群(下)二十 额济纳河(下)二一 白灾二二 白灾煎熬(下)二三 包围圈二四 鏖战狼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