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小说屋
首页狼王黑点 狼与公骆驼(四)

狼与公骆驼(四)


推荐阅读: 修罗战神江策叶凡秋沐橙岳风柳萱免费阅读至尊神殿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尊主嫁到之赖上俏医妃撩上男神:爱上美味的你周先生的险情我男主超甜病娇在上之余笙请多指教泼辣小厨娘雷武神帝不要怕,放着我来天庭临时拆迁员都市强者之混沌至尊写手的古代体验手札风水师诡谈

公驼和母驼开始分群活动,巴图尔也回到了单身公驼群,洪乌拉乌山谷的气候凉爽,水草丰美,野骆驼贪婪地采食驼绒藜、野碗豆和多汁的猪毛菜,为自己抓夏膘。

这时的公驼,已经恢复了温顺的本性,再也无法对狼造成威胁。头狼带着四只狼,肆无忌惮地捕杀了很多幼驼后,才着手准备针对公驼的报复行动。

恢复本性的公驼,见到狼群后,根本不敢主动进攻,只得选择逃跑。一只又一只公驼,当然也包括巴图尔,就这样被狼群各个击破,先后被咬碎了,成了“天阉”。

可怜的公驼,疼痛又伤心了一段时间,就好了伤疤忘了痛,它们的“驼”生,又慢慢地恢复了正常,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直到来年,当巴图尔和其它被“天阉”的公驼,再次来到阿奇克谷地,看到其它公驼为了异性而大打出手,它们扭曲的身体,却没有任何反应时,眼前的一切叠加回忆,它们才幡然醒悟,知道自己被阴险的狼群祸害,已经剥夺了做一个父亲的权利。

明白过来的十多只公驼,全都聚集起来,在巴图尔的带领下,大家同仇敌忾,展开了疯狂的报复行动。

它们找到徘徊在谷地边缘,准备对受伤公驼下手的狼群。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巴图尔带头冲上去,径直冲向头狼,头狼始料未及,见公驼的来势凶猛,根本顾不及母狼和小狼的安全,独自落荒先逃了。

疯狂的公驼,狂暴地进行撕咬和践踏,很快就杀死了一只母狼和所有的六只小狼,只有一公一母两只成年狼,跟着头狼逃脱了。

这支狼群,遭此重挫以后,再也不敢在阿奇克谷地周围活动了。

惨遭“天阉”的公驼,依然不肯罢休,春末回到阿尔金山以后,它们成群地堵在洪乌拉乌山谷的狼洞外面,不让逃走的公狼和母狼,回来给洞里的狼崽喂食。

这一年,生活在洪乌拉乌的狼群,也遭到了重挫,几乎所有的狼崽,都饿死在了洞穴里,甚至还有个别母狼被堵在洞内,刚一露面就被愤怒的公驼踩死了。

冬天,势单力薄的头狼,加入到了其它狼群,在它的怂恿下,十八只狼组成的狼群,又反过来对单身公驼群展开了报复。

明白公驼所面临的危险后,巴图尔只得带着十多峰公驼,先是进入阿奇格谷地,然后将尾随而至的狼群,引进了罗布泊的沙漠纵深处。

失去狼崽的母狼,热衷于报仇,早已急红了眼,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开始鼓动公狼一路追杀。

于是,狼群紧紧地贴着公驼群,涉险进入了荒芜的大沙漠,

狼群哪里知道,在浩瀚而荒凉的沙漠上,野骆驼为了生存和躲避天敌,早已进化出一套在沙漠上生存的本领,它们的肠胃能消化咸水,同时也能在蛮荒无标志的沙漠纵深地带,精确地找到咸水水源。

在夏天,在炙烤如火的沙漠上,忍辱负重的野骆驼,即便是咸水,八天饮一次也没事,冬天则长达十四天。

为了减少水分的流失,野骆驼的身体机能,已经发挥到了极致。

它们很少排尿,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夏天排出少量,也只是为了降低体温。它们的粪干燥致密,牧人常用野骆驼的粪作燃料,由于水份少,密度很大,很是耐烧。

除了饮苦咸水,沙漠上生长的狼毒、芦苇、骆驼刺等粗硬的植物,都是野骆驼充饥的食物,它们的消化功能,也非常地强大,四个胃可以贮存粗草,忙碌时随口吞吃一些,有时间则开始反刍,吐出来再细嚼慢咽。

轻率冒进的狼群,被巴图尔和公驼群甩在了沙漠上,由于找不到水源和食物,永远也没有出来。

而巴图尔和其它公驼,经过一番周折,终于为自己报了仇。


相关章节: 公驼狼与公骆驼(二)公驼河狸与河乌(三)公狸马群头羊和牧羊犬(二)风力头羊和牧羊犬(四)马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