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剑道通神 第十四章 刀剑狂人

第十四章 刀剑狂人

    “哥,威风啊。”一笑就显得嘴巴很大的少年夸张笑道。

    陈宗却只是微微一笑,眼前此人是陈青宗在青云宗外宗区域中关系较好的朋友,是和陈青宗同一时间入宗,又一同被曹天雄欺压过的人,名叫葛空,总是笑嘻嘻的样子,很是乐观。

    有好几次葛空替陈青宗挡下了曹天雄的攻击,受伤不轻。

    “那曹天雄修为突破,我还担心宗哥你回来要被羞辱一番,没想到宗哥外出一趟归来,实力竟然变得这么厉害。”葛空不仅乐观,而且很爱说话,平时和陈青宗在一起时,九成的话都是他在说陈青宗在听。

    “你脸上的伤是曹天雄打的吧。”陈宗指着葛空脸上的乌青道。

    “哈哈,没什么。”葛空却毫不在意。

    “葛空,落后就要挨打,你也该付出更多的努力。”陈宗道,好歹也是前身的好友。

    “哥,不是我不想努力,而是天赋如此,再努力,成果也不大。”葛空苦笑道“我这辈子要是能混个内宗弟子当当,就心满意足了。”

    青云宗一千多外宗弟子,葛空的天赋和潜力只能算中下,的确再努力,最多也就是混个内宗弟子,想要突破到超凡境,十分困难。

    “从今日起,随我修炼。”陈宗道,语气轻淡,却带着不容置疑的霸道。

    “……好……”葛空一怔,旋即点点头,自己也不知道为何如此。

    葛空修炼的功法是凡级中品的小青元功,也是青云宗内大多数外宗弟子所选择的功法,中正平和,容易入门,还有诸多前人所留下的修炼心得,更好修炼。

    若陈青宗没有白雾功的话,应该也会选择小青元功。

    葛空也练剑,凡级中品的青光剑法,也和小青元功一般,是青云宗外宗流传广泛的一门剑法,也是许多外宗弟子练剑首选。

    功法方面陈宗能给予的指点不多,不过几句提点,倒也让葛空有茅塞顿开的感觉,剑法上的指点,却是让葛空惊诧欣喜不已。

    葛空只觉得,在陈宗的指点之下,青光剑法内所蕴含的一切奥秘,尽数被自己看到。

    不多时,葛空就激动不已,因为修炼三年的青光剑法从小成突破到大成,威力有明显的增强。

    ……

    “陈青宗离开一趟回来,怎么会变得这么厉害?”曹天雄惊疑不定“他不是回去奔丧了吗?”

    “雄哥,那陈青宗回去,不会是得到了什么机缘吧?”一个跟班突发奇想。

    这种得到机缘从而崛起的例子,在修炼世界可不算少。

    听到此话,曹天雄先是一怔,继而双眸精芒闪烁不已,如此一想,的确很有可能。

    毕竟不久之前,那陈青宗才突破到筑基境六重初期,就算是击败自己,也是经过一番苦战,现在才时隔多久,竟然一剑就将自己击败,还斩断了自己的大环刀。

    自己的大环刀是凡级中品,被一剑斩断,那么对方的剑很可能超过凡级上品。

    仔细回想,曹天雄肯定,陈青宗手里的剑就不是青光剑。

    “奇遇,陈青宗肯定得到了什么奇遇,不仅拥有更好的剑,实力还得到明显的提升。”曹天雄暗恨不已,不禁握紧双拳,为何这种奇遇不是落在自己身上,凭什么。

    现在陈青宗的实力明显胜过自己许多,想要亲手对付他已经很难了,只能凭借外力。

    “雄哥,陈青宗的剑似乎不错,不如我们将这消息告诉张师兄。”另外一个跟班低声道。

    “张师兄?”曹天雄眉头一皱“哪个张师兄?”

    “有刀剑狂人之称的张铁狂师兄啊。”这跟班连忙笑道“张铁狂师兄最喜好收集一些刀剑,而且一般的刀剑还入不了他的眼,陈青宗那剑我看不错。”

    “好,这事就交给你去办。”曹天雄眼眸骤然发亮,咧嘴笑道。

    “放心雄哥,我肯定办得漂漂亮亮的。”那跟班也连连拍着胸口。

    “陈青宗,我现在奈何不了你,但刀剑狂人张铁狂不止是外宗弟子第三,他要你的剑,你敢不给吗?”曹天雄满脸阴笑“我也希望你最好不要给,嘿嘿……”

    外宗十大弟子是标杆,因此他们居住的地方相对于普通外宗弟子而言,显得更豪华。

    一座外形古朴的大庭院中,刀光闪烁、剑影弥漫,狂风呼啸间卷起漫天尘沙,蓦然一声暴喝,刀剑合击,恐怖的刀光剑影交织中宛如一条怒龙咆哮破空杀出。

    激烈轰鸣,壮汉大腿粗细的精铁桩在刹那被轰断。

    刀剑归鞘,露出上半身精壮肌肉的少年转身,锐利张狂的双眸仿佛蕴含刀光剑芒破杀而至,让站在庭院一角的少年面色一变,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瞬间,仿佛有种被刀剑贯穿的感觉,心惊胆颤。

    “说,找我有什么事,如果没有什么让我感兴趣的事,后果自负。”张铁狂声音充满压迫,宛如刀剑交击的争鸣,其双眸蕴含的光芒,更是让对方的身躯不断颤抖,本能的感到害怕。

    “张……张师兄……”这人就是曹天雄的跟班之一,哭丧着脸战战兢兢,十分后悔接下这个任务,但既然已经来了,就要将任务完成“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诉您。”

    张铁狂没有说话,就这么盯着对方,凭空带来极大的压力。

    “我们外宗弟子当中有一个叫陈青宗的,前不久他……”曹天雄的跟班强忍住心中的害怕,将事情说了起来,也说明了陈青宗和曹天雄之间的矛盾冲突等等,因为他知道,不能在张铁狂这样的人面前耍小聪明,一个不好后果很严重“曹师兄的大环刀虽然是凡级中品武器,但刀身宽刀背厚,一般的凡级上品武器难以斩断,所以陈青宗手里的剑,至少是精良的凡级上品。”

    “曹师兄知道张师兄喜好收集各种精良刀剑,所以才让我将这消息告诉张师兄。”

    “曹天雄对付不了陈青宗,是打算借我的手来对付他吧。”听着像是反问,语气却十分笃定,其中的冷意如锋,顿时让对方浑身更激烈颤抖。

    “我会去看看,如果那剑的确符合我的心意,此事作罢,若不然……”后面的话张铁狂没有再说下去,但其中的威胁之意却十分明显。

    ……

    外宗弟子区域,陈宗正在指点葛空修炼剑法。

    陈宗自己的修炼不会放下,指点葛空剑法,其实也是一种在回悟自身剑法积累的过程,指点的同时,陈宗也会一边参悟心剑真经。

    若有所感,陈宗抬头一眼扫过,便看到一道身影正迈着松松垮垮的步子大步走来。

    这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古铜色的皮肤,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一双眼眸锐利无比,他的衣袍很奇特,上半身比较紧,下半身比较宽松,背后是长刀,腰间悬挂长剑,随着脚步发出轻微的撞击声。

    陈宗神色不变,但葛空却面色大变。

    整个外宗一千多弟子,会有这种打扮的仅有一个。

    刀剑狂人张铁狂!

    “张师兄,什么风将您给吹来了。”葛空连忙露出满脸笑意迎了过去,他的处事原则就是笑脸相迎。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笑脸相迎总是比较好的。

    但葛空的笑脸相迎却被直接无视,张铁狂看也不看葛空一眼,一双带着狂意的眼眸就凝视着陈宗,迈步不断逼近,一丝丝张狂的气息也随之压迫而去,隐约之间带着一丝冰冷的味道。

    那是属于刀剑的味道。

    “陈青宗,听说你有一把不错的剑,拿来我看看。”张铁狂一开口,十分直接,仿佛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别人就必须照办。

    如果是遇上畏惧张铁狂的人,这种方法的确很有用,但可惜,他遇到的是陈宗。

    “剑不是用来看的。”陈宗不徐不疾回答,张铁狂面色骤然一冷,重重的鼻音哼出,像是冰雪惊雷,让一边的葛空心惊肉跳,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葛空很了解陈青宗的个性,十分倔强,好好说话还好,如果是强行逼迫,绝对会引起他的反抗。

    当然,现在的陈宗可不是因为个性倔强而反抗。

    “很有个性。”张铁狂微微一怔,除了外宗十大弟子之外,竟然有人敢和自己这么说话,眼神一冷,若有刀光剑影交击“你可知道,上一次和我这么说话的人是什么下场。”

    言语之中,充满了威胁。

    “我不做无意义的争斗,你走吧。”陈宗却有点意兴阑珊的挥手。

    这张铁狂或许是一个天才,很不错,很有潜力,但终究还年轻了,一身修为也不过筑基境六重巅峰而已,或许可以跨越等级挑战,但对陈宗而言,根本就不算什么,完全不是一个层面上的对手。

    既然不属于一个层面,战斗起来就像是大汉吊打小婴儿,有什么意思。

    葛空目瞪口呆,陈宗的这种回答,简直……简直……无法形容,同时又十分担心,因为此时的张铁狂满脸怒意,真气奔涌,惊人的气息从他的身上弥漫开去,一丝丝淡金色从双肩后背涌现。

    森冷、压抑!

    张铁狂腰间长剑和背后的长刀也随之颤动起来,随时都会出鞘一般。

    相对于此,陈宗却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张铁狂发怒对陈宗没有半分影响,就算是张铁狂的气息再强大十倍,也是如此,差距从一开始就存在。


同类推荐: 末世神魔录推掉那座塔DC家的骑士我要做阎罗市井之徒九星霸体诀诡秘之主变身之武侠到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