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剑道通神 第五十四章 东篱青蛟

第五十四章 东篱青蛟

    天寒地冻,无数的裂痕遍布八方,一条巨大的冰龙尸身横贯在崩碎的小冰山上,鲜血流淌而出,却在惊人的寒意之下被冻结,形成了殷红而艳丽的血冰。

    惊人的气息兀自弥漫在八方,缓缓消散,不过想要完全散去,起码还需要一刻钟的时间。

    丹药化开,陈宗一身消耗的力量也飞速的恢复着。

    雪花状的雪晶很大,足足有陈宗手掌的三四倍大小,也十分沉重,重量还要胜过重龙剑。

    若非陈宗有炼体,体魄力量强横想要将之拿起来,便需要动用到灵力,不断消耗才行。

    就算现在,陈宗也感觉到手中沉甸甸的。

    下一息,陈宗手掌上的雪花状雪晶在瞬息消失不见,被收入纳戒之中。

    “是时候去开启秘境之门了。”暗道一声,陈宗内心不免有几分激动,终于齐集开启秘境之门的雪晶,三十六个入圣机缘的名额,有一个就要落入自己的手中。

    只是不知道,那一处秘境之门是否被其他人发现?

    是否已经被其他人开启?

    不管怎么样,陈宗都要返回去看一看。

    身形刚刚一动的刹那,忽然之间便有一道青芒如龙蛇蜿蜒似闪电般的迅疾,飞速从旁边横贯而出,拦截住陈宗,可怕的气息将陈宗锁定。

    这种气息森然阴寒暗含霸道,不断冲击,似乎要将陈宗吞没似的。

    青芒散去露出一道身影,一身青色的蛇鳞甲胄,苍白的脸上是一双漆黑的充满邪异的眼眸,散发出森然气机凝视着陈宗。

    陈宗认得对方,三大血脉家族之一东篱氏的人,还是东篱氏五个子弟当中为首者东篱青蛟

    “交出方才那颗雪晶。”东篱青蛟阴仄仄的双眸凝视着陈宗,一丝丝青芒如蛇一般的在眼瞳当中游窜,阴寒滑腻的感觉在陈宗身上迅速蔓延开去,他的声音也充满了怪异,好像是无数的蛇在吐芯发出咝咝的声音一样,让人头皮发麻。

    东篱青蛟也在寻找雪花状的雪晶,恰好远远一瞥,惊人的目力看到了,纵然只是瞬间被陈宗收入纳戒之中,他也肯定,那就是自己所想要的雪花状雪晶。

    争夺!

    既然看到了,那就要将之争夺到手。

    而对方是白云山的弟子,似乎是白云山外宗首席弟子,这个身份在他看来不错,却也不算什么。

    要知道,三大血脉家族的子弟数量的确不如任何一个八星级势力,但在整体实力上却一点都不逊色,一对一的情况下,三大血脉家族的子弟往往更强。

    “滚。”陈宗毫不客气吐出一个字,字眼森寒如冰犀利如剑。

    东篱青蛟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如此横,竟然敢对自己说出一个“滚”字。

    “区区没有血脉的蝼蚁。”东篱青蛟面色一沉,双眸愈发阴沉,阴寒气息从身上弥漫开去,一丝丝的青灰色仿佛群蛇舞动般的在周身波动,身后的虚空被渲染上一层灰暗。

    下一息,东篱青蛟手臂抬起,仿佛毒蛇般的灵活刁钻,手指如同蛇口摆动不定,让人难以分辨出会杀向哪里。

    嗤嗤声中,那手臂化为一条青灰色的毒蛇破空射杀而至,角度无比刁钻,气息无比阴寒,让陈宗浑身情不自禁一颤,只感觉毛骨悚然。

    待到青灰色的毒蛇杀至面门前时,陡然化为数十道蛇影,愈发繁复愈发刁钻愈发阴寒,愈发难以分辨。

    每一道蛇影都是真的,每一道蛇影都携带着可怕的力量。

    咝咝的声音不断响起,密密麻麻宛如群蛇出洞,让人情不自禁头皮发麻。

    滑腻腻的就像是几十条毒蛇袭杀而至。

    一出手,东篱青蛟就拿出真正的实力,让陈宗感到威胁。

    尤其还是现在,陈宗正斩杀完冰龙,一身力量消耗近乎一空,服用丹药也不过才恢复四成左右,还未完全恢复。

    足尖轻轻一点地面,身形如风步伐似流水般无比灵动自然无比轻盈的飞速后退,但数十道蛇影却不断吞吐不断逼近,咝咝咝的声音愈发密集愈发让人惊悸。

    数十道蛇影之后的东篱青蛟双眸愈发幽暗森寒,邪意愈发明显强烈。

    左手拇指一扣一弹,重龙剑化为漆黑光芒喷射而出,雄浑惊人的剑压破空轰出,顿时让那些蛇影微微一顿,陈宗右手横空一抓,五指紧扣住剑柄,强横力量波动不休,猛然一剑横斩,仿佛一道铁索横江、又似天柱倾倒横贯长空。

    惊人无比的剑压碾碎虚空般,荡开一层层剧烈无比的波纹,波纹浩荡摧山毁岳。

    斩!

    一剑之下,数十道蛇影纷纷一顿,旋即纷纷破碎开去,可怕的漆黑剑光反杀向东篱青蛟,东篱青蛟面色微微一变,身躯无比灵活一扭,仿佛蟒蛇翻身似的避开漆黑一剑斩杀,瞬息突进宛如闪电似的出现在陈宗面前。

    百分之一息的刹那,东篱青蛟灵活无比的身躯不断扭动,仿佛化为一条青灰色的蟒蛇将陈宗包围起来,一层一层环绕,惊人的咝咝声混合着巨兽们的嘶吼咆哮,不断冲击。

    混乱!

    真假交错!

    突然,一道可怕至极的青灰色光芒犹如离弦之箭破空射杀而出,闪电般的杀向陈宗。

    阴寒气息席卷通体。

    一道又一道攻击连绵杀至,从四面八方天上地下一般,没有死角。

    陈宗眼眸精芒一闪,重龙剑一抖,卷起可怕至极的剑啸声激荡八方撕裂一切,漆黑剑光宛似莲花盛开一般,又仿佛一只刺猬张开了一身尖刺,遍布周身。

    东篱青蛟的一切攻击全部都被陈宗一剑抵御,不破分毫。

    五尺方圆、剑圈不破!

    经过一次次强大的对手,这一种技巧愈发精湛完善。

    自己的攻势再一次被陈宗抵御住,东篱青蛟更加惊讶。

    旋即,东篱青蛟的身形变幻,时而如毒蛇般的刁钻诡秘,时而又如巨蟒般的雄浑横行。

    “不错,竟然能挡住我两击,但那不过只是热身而已,接下去,就是你的死期。”愈发阴沉的声音从东篱青蛟口中传出,带着几分尖锐和凌厉。

    下一息,东篱青蛟的右手掌青芒弥漫压缩成光束,瞬间喷射而出,青芒闪烁之间,一口蛇形长剑出现在东篱青蛟的手中弥漫出惊人的气息波动。

    九品灵器!

    而且,还是血脉灵器!

    灵器除了普通灵器之外还有天生灵器以及血脉灵器等等之分。

    天生灵器乃是天地所孕育而出,被修炼者得到炼化之后,经由后天培养不断提升品级,最终产生质变能成为圣器。

    血脉灵器则是血脉者才能够拥有的灵器,是以特殊的方法锻造出来的,能与自身的血脉相融形如一体,随着自身的提升而提升。

    换言之,天生灵器如果有足够的材料,便可以提前培养成半圣器乃至圣器,比如傅云霄的寒云照雪刀。

    傅云霄本身还没有达到半圣级,却将寒云照雪刀培养到半圣器的级别。

    血脉灵器却不行,自身的修为达到什么层次,灵器就跟着提升到什么层次。

    如果血脉修炼者突破到半圣级,那么血脉灵器也会提升成半圣器,若是突破到入圣境,那么血脉灵器也会提升成圣器。

    根本就不会出现血脉灵器比自身更高的情况,除非是得到了更高级的并且契合自身的血脉灵器并将之炼化。

    比如超凡境九重血脉修炼者得到半圣器级别的血脉灵器,恰好同出一源炼化为己用,如此一来,自身的实力也会被那半圣级的血脉灵器带动,更快的提升。

    但血脉灵器有一点好处,那就是与血脉修炼者的血脉相融,形如一体,能互相增幅,让威力更加强横。

    血脉灵器在手,东篱青蛟一身气息愈发强横愈发隐身愈发凌厉,仿佛隐藏在黑暗角落的致命毒蛇一般,幽森的双眸正凝视着猎物,只等待猎物出现破绽的刹那发起致命一击将之袭杀。

    滑步、身形低矮猛然一突,仿佛毒蛇游过水面似的,血脉灵器青离蛇剑无声无息之间仿佛毒蛇吐芯似的洞穿虚空,从陈宗的左下方刺杀而至。

    可怕的森然和阴寒让陈宗左下方的皮肤紧缩,寒意和危机席卷全身。

    漆黑剑光一闪,重龙剑如有神助般的出现在左下方,剑尖对剑尖挡住这一击,强横力量从剑尖出爆发,如一道青色黑色交织的光球炸开。

    陈宗面色微微一变,对方那一剑上所迸发出的力量感觉不是很强,却十分诡异,疯狂的透过剑身要侵入自己的身躯当中,仿佛蛇毒一般要蔓延全身。

    陈宗那一剑当中所蕴含的力量也让东篱青蛟感觉不好受,势大力沉无比强横的一击,仿佛横推一切击碎一切般的,更有一股惊人的凌厉,似乎要将他的手掌刺穿轰碎。

    蹬蹬蹬!

    东篱青蛟身形急速后退变幻,脚步交错之间,身躯愈发的灵活,轨迹愈发的玄妙。

    忽然,东篱青蛟双足发力,身形腾空飞跃而起,青灰色光芒自体内炸开弥漫八方,一剑扬起,周身宛如开屏的青灰色光芒在瞬间凝聚交汇化为一条青灰色的巨蟒。

    巨蟒腾空,发出惊人的嘶吼声,双眸冰寒至极凝视而下,让陈宗下意识浑身发紧。

    轰!

    东篱青蛟一剑击落,那青灰色巨蟒摆尾,宛如被拉到极致的巨弓射出的巨弩一般轰杀而至。


同类推荐: 末世神魔录推掉那座塔DC家的骑士我要做阎罗市井之徒九星霸体诀诡秘之主变身之武侠到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