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剑道通神 第二十一章 鬼蜮之怒

第二十一章 鬼蜮之怒

    通神名次冲到17,六道再加更一章,十分感谢“怜风惜月”,继续码字,晚点还会有一更奉上,那应该是今天的最后一更,是作为感谢的加更)

    乱鬼城,不知不觉,十尊鬼王尽数被陈宗击杀,连最强大的鬼王玄烈也无法幸免,甚至是自己一身强大的实力都来不及施展出来,直接就死于陈宗剑下,无比憋屈。

    上一息,他还在思考着,该如何对付鬼刃剑心,下一息,却死在对方的剑下,不得不说是一个极大的讽刺。

    连续吞噬十尊鬼王的鬼蜮意志,让陈宗身上所承载的世界意志又饱餐了一顿,但,陈宗却没有打算就此结束。

    鬼母树!

    那一株还在生长的鬼母树,只要将之摧毁,又可以吞噬到许多鬼蜮意志。

    为了得到更多的鬼蜮意志,陈宗下起手来,可不会有丝毫的手软,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力量恢复,陈宗出现在鬼母树边,眼眸泛着一丝丝的寒意。

    心之剑域!

    万剑朝宗!

    万剑归一!

    一千道凝练到极致的剑气,又在刹那之间凝聚为至强无敌的一道,破空杀出,将闪烁覆盖的黑光洞穿,破开坚韧至极的树干,直接射入树干之内,直接爆炸。

    炸开的剑气肆意冲击四面八方,立刻从内部对鬼母树造成破坏。

    万剑朝宗!

    第二波一千道凝练到极致的剑气,顿时遍布四周,充斥在千米方圆之内,弥漫出无比惊人的锋锐。

    这锋锐,撕裂虚空。

    杀!

    一千道凝练到极致的剑气瞬间破空射杀而去。

    放在自己刚进入鬼蜮时,这等一千五百米高的鬼母树,可无法对抗,但现在,完全可以。

    黑光再次弥漫,瞬间覆盖全部,却被极致的剑气所撕裂、贯穿。

    霎时,巨大的树干就被无数的剑气所涉及,纷纷残破。

    万剑归一攻杀入内,万剑朝宗从外部破坏,内外合并,立刻给鬼母树造成惊人至极的创伤。

    尖叫声不断激荡开去,不断的冲击四周,却丝毫都无法撼动陈宗分毫。

    顶阶的神之花,让陈宗的精神意志凝练到极致,坚不可摧,无法撼动。

    如果将鬼母树的尖叫比喻成大风,那么陈宗的精神意志就像是山岳。

    任凭你风再大,也奈何不了山岳,巍然不动,亘古雄浑。

    但这尖叫声,却惊动了乱鬼城内的其他鬼族,鬼将和鬼兵纷纷前来一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般情况下,鬼母树是不会发出尖叫的,唯有一种情况,那就是遭受攻击。

    那么,对于刚刚取得大胜的乱鬼城,谁敢攻击鬼母树?

    不知道这乱鬼城内,不仅有着鬼王玄烈坐镇,还有一尊战力似乎更加可怕的鬼王吗?

    当这些鬼将们看到时,却一个个呆住了。

    鬼刃剑心!

    竟然是鬼刃剑心鬼王在攻击鬼母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何鬼刃剑心鬼王攻击鬼母树,却不见其他的鬼王出来阻止?

    陈宗却没有理会这些。

    第三波剑气破空轰杀而出,直接将鬼母树轰击得千疮百孔。

    旋即,一剑横空杀出。

    三心二意!

    四道幻影瞬间闪现,随着本体挥剑杀出,是五道剑光,又聚合为一道,威力暴增。

    轰隆隆!

    鬼母树被斩断,往一边倾倒而下,发出惊人的轰鸣之声。

    无数尘烟滚滚,冲击四面八方,整座乱鬼城都在震荡不已。

    丝丝的黑色从倾倒的鬼母树当中弥漫而出,旋即受到莫名的牵引,化为一条黑色蛟龙般的,直接冲向陈宗。

    陈宗只感觉身形一颤,身上所承载的世界意志,又传来一阵饱餐一顿的感觉,而且,近乎要饱和了。

    算一算,从自己化身鬼族踏入鬼蜮至今,总共吸收过二十几尊鬼王和两株鬼母树的鬼蜮意志,吸收了许多鬼将鬼兵乃至鬼兽的鬼蜮意志,可以说是很多很多了。

    “接下去,该如何?”陈宗不禁思索起来。

    旋即,看向了四周的那些鬼族。

    杀!

    全部杀了,蚊子腿再小也有肉,何况能够积少成多。

    一尊战力强大的顶尖鬼王肆意出手之下,较弱的鬼王都无法抵御,何况是鬼将鬼兵。

    杀杀杀!

    鬼族们都以为鬼刃剑心鬼王发疯了。

    屠戮!

    这完全是一面倒的屠戮,陈宗心志坚韧至极,犹如百炼精钢般的不可动摇,顶阶神之花摇曳之下,任何一切负面的冲击,尽数被抵御瓦解。

    而且,这样的杀戮,也难以给自身的意志带来多少磨砺了,因为层次相差太多。

    本心不动,一剑唯杀。

    乱鬼城内有三十六鬼门,对应的是三十六部,现在,正一门一门的被屠杀。

    身形一闪,陈宗出现在鬼刃门的上空,毫不犹豫的挥剑。

    “鬼王,这里是鬼刃门啊。”一尊鬼将顿时大吼,难以置信,鬼刃门的执掌者,竟然对鬼刃门下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被惑乱了心智吗?

    从未听说过。

    陈宗却毫不理会,不断挥剑,每一剑杀出,都有数百上千的鬼族被击杀,犹如割草。

    不多时,整座乱鬼城三十六门就被陈宗屠戮一空,变成了一座鬼城。

    单凭一人一剑,陈宗就完成了鬼族三十六部想要完成却一直无法完成的壮举。

    这也是因为陈宗的剑,对鬼族有着一种压抑和灭杀。

    那从鬼母树生根发芽参悟出来的剑气运行技巧,的确有着可怕的杀伤力,对付鬼族这等体魄强横生命力顽强之辈,确实是有奇效。

    无数的鬼蜮意志,纷纷从四面八方汇聚而至,被陈宗身上的世界意志所吞噬吸收,也不断的给陈宗反馈一波波细微却精纯至极的力量。

    霎时,心神微微一颤,身上的世界意志也微微波动起来,似乎在提醒陈宗。

    陈宗只感觉身躯微微一颤,情不自禁,似乎有一股阴寒气息蔓延,一股恶意侵袭而至,叫眉心不自觉跳动,神海激荡。

    危机!

    危险!

    自身的反应再加上身上所承载的世界意志的警示,顿时让陈宗意识到不妙。

    只怕是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引起了鬼蜮意志的关注,虽然还不清楚,但鬼蜮意志,似乎也觉察到不对劲。

    走!

    毫不犹豫,陈宗立刻化为一道黑光,瞬间撕裂长空,以最快的速度往鬼森部方向而去。

    那里,正是炼狱鬼门的所在。

    离开!

    纵然现在还没有吞噬足够的鬼蜮意志,但鬼蜮意志似乎已经注意到自己了,再不走的话,唯恐会出现重大变故。

    当机立断!

    毫不犹豫!

    因为再不赶紧离开,恐怕会来不及。

    轰隆隆!

    狂风骤然吹袭而起,黑色的闪电瞬间出现在上空,裂空而过,乌云被直接撕裂,露出了一抹猩红。

    紧接着,陈宗就注意到,一道猩红独目虚影,无声无息在上空凝聚而出,凝视而至。

    当那巨大的独目凝视的刹那,陈宗浑身就是一颤,一股惊人的阴寒似乎从身躯最深处,又仿佛从灵魂最深处涌现一般,惊悸万分。

    强忍住内心的悸动,陈宗不断的催动力量,让速度保持在最极致。

    风雷激荡,血光蔓延,不断扩散开去,那一只猩红独目愈发的凝实。

    紧接着,无尽的血光垂落,无尽的风雷击落,无数的黑暗气息从四面八方席卷,仿佛一场巨大的旋涡风暴一样,接天连地,看起来仿佛一条横贯天地绵延百里的恐怖龙柱。

    气息浩荡,散发出去,便镇压虚空天地,四周,又纷纷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痕。

    陈宗只是回头看一眼,便不可抑制的头皮发麻汗毛倒竖,那肆虐的血色闪电风暴,凝聚着毁灭一切的恐怖威能,陈宗自付,自己若是落入其中,瞬间就会被绞杀灭亡,尸骨无存魂飞魄散。

    霎时,一条手臂破开了旋涡风暴,任凭那风暴席卷,却丝毫都无法影响分毫,就好像只是清风吹拂精钢一样,无损分毫,连动摇一丝丝都做不到。

    那是怎么样的一条手臂。

    那手臂巨大,五指犹如巨柱,臂围就达到惊人的三米,通体黑色,却布满了一条条粗大的血红色的脉络,脉络起伏盘绕,犹如血色蛟龙环绕一样,不断流淌着犹如岩浆般的血液,红光闪烁,炽烈无比的气息蔓延开去,四周虚空的温度不断飙升。

    巨人!

    这是一尊额头长着刀锋独角的鬼族巨人,身高百米,浑身上下肌肉有如钢浇铁铸般的,蕴含着恐怖至极的力量,催动出来,便可以毁灭一切。

    身上的血红色筋络盘踞,犹如大蛇蛟龙环绕,血液仿佛岩浆滚滚蔓延,四周的温度急剧身高,连那飓风都被焚烧一空。

    相隔甚远,陈宗都可以感觉到那恐怖至极的高温,仿佛要将自己焚烧一样。

    口干舌燥!

    浑身开始燥热起来。

    自我自在境!

    陈宗立刻进入自我自在境,隔离一切负面的影响,速度也在无形当中,又提升了几分。

    轰!

    那百米的鬼族巨人迈步前行,一步跨出,便是数百米,看起来似乎不快,却在慢慢的增加速度。

    一开始,是三息才迈出一步,过了一会儿,变成了两息迈出一步,好像是在适应自己这庞大的身躯一样。

    又过去了一会儿,变成了一息迈出一步,当然,这样的速度和陈宗对比起来,却也存在着极大的差距,一息时间,对方迈出数百米,陈宗却能够飞掠出上万米之远。

    彼此之间的距离,正在不断的拉开。

    但危机感却没有消除,陈宗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那种炽烈,如芒在背。


同类推荐: 末世神魔录推掉那座塔DC家的骑士我要做阎罗市井之徒九星霸体诀诡秘之主变身之武侠到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