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剑道通神 第一百一十四章 冥武追魂(上)

第一百一十四章 冥武追魂(上)

    冰龙破碎,化为无数霜屑溅射八方,又如寒冰星环炸裂般的,拂掠四周,所过之处都被冻结,寒霜蔓延,灰黑的土地,多了一层霜白。

    敖胜明连连后退三步,每一步都在坚硬的地面上留下寸许脚印,其面色先是涨红,继而微微发白。

    雕有龙纹的长剑,剑身轻颤不已。

    “走。”扫了白松蝶一眼,敖胜明冷喝一声,转身,飞速离去,也没有等待白松蝶的意思。

    白松蝶先是目瞪口呆的模样,方才反应过来,按捺住内心的震惊,立刻展开身法迅速追了上去,一边还喊着“敖师兄,等等我。”

    陈宗没有追击,收剑归鞘,继续参悟修炼起来。

    不多时,一缕缕阴寒的气息从远处迅速蔓延而来,愈发的强烈,令陈宗神色冷肃,双眸寒光一闪,凝望而去,相隔甚远,陈宗便看到一缕缕的黑暗气息从远处出现,不断汹涌,仿佛浪潮滚滚般的冲击而至。

    “冥兽?”陈宗眉头微微一皱,但感觉又不像是“冥人!”

    没错,正是冥人,而且,不止一个。

    通过气息,陈宗能判断出,逼近的冥人有三个,每一个实力都不弱。

    两个低阶冥人,一个中阶冥人。

    三个冥人也发现了陈宗的存在,立刻奔袭而至。

    没有言语交流,三个冥人前后逼近,那中阶冥人更是直接出手,凌空一跃,一掌拍出,阴寒冥气汹涌,从四面八方汇聚而至,当空拍击杀来,可怕的气息冲击,仿佛要将陈宗镇压一般。

    阴冥之手逼近的刹那,只见那中阶冥人的五指蓦然弯曲,仿佛鹰爪般的一抓,化为阴冥之爪,毫不留情的一抓,仿佛要将陈宗的身躯当空抓爆似的。

    霎时,剑光一闪,长剑脱鞘,毫不留情杀出。

    在冥古遗迹内,冥兽与冥人素来和修炼者是对立的,当然,不是说一定要对立,而是一见到修炼者,冥兽和冥人就会下杀手。

    不过冥人和冥兽不同的是,冥兽没有多少智慧,遇到修炼者就是杀,就是吃掉,而冥人是有智慧的,因为他们的前身就是人族。

    因此,遇到修炼者时,冥人除了杀之外,也会将修炼者打成重伤再擒拿,捉回去,将之改造成新的冥人。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么,修炼者,谁也不想变成冥人,一辈子都只能待在冥古遗迹内无法返回虚空,但木已成舟,心性扭曲之下,自然是想要将这种“快乐”分享给其他的修炼者,也让他们好好享受一下。

    因此,这中阶冥人出手,看似毫不留情,似乎要将陈宗抓爆,其实不然,他的目的只是要将陈宗打伤打残,直接抓回去就好。

    至于伤残问题,只要没有当场死亡,被转化为冥人时,一切伤势都会修复,哪怕是断肢也会重生。

    剑光破空杀出,对冥人,陈宗可不会手下留情。

    速战速决!

    一剑斩破中阶冥人的一抓后,剑光挥洒之间,宛如一幅画卷般的展开。

    大世界剑诀万木之森!

    一株株剑气凝聚而成的大树当空击落,霎时,就将那中阶冥人镇压住,仿佛落入几千米方圆的剑气森林内,直接困住那中阶冥人,剑气森然,肆虐八方,令得中阶冥人周身环绕的冥气被不断的击碎。

    大世界剑诀不注重杀伤力,但不意味着,缺乏杀伤力,只是相对于炼心归一剑诀而言,直接杀伤力破坏力没有那么强而已。

    但比起许多剑诀来,大世界剑诀的威力还是很可观的。

    无法动弹,那中阶冥人直接被镇压,难以动弹,他的战力虽然不弱,但比起陈宗来,还是差了一些。

    剑光破空,直接贯穿一身冥气的防御,剑气入体,在体内肆意炸裂,直接击杀。

    另外两个低阶冥人正飞速逼近,一看,顿斯大惊,毫不犹豫后退,迅速脱离。

    陈宗目光凝视,一抹寒芒绽射,旋即,剑光一闪,两道剑气破空,后发先至,直接贯穿数千米,击中那两个低阶冥人。

    正全速飞遁逃离的两个低阶冥人往前一扑,直接扑倒,倒地不起。

    死亡!

    但,陈宗没有丝毫放松的感觉,反而神色凝重,因为在远处,一缕缕的冥气激荡着,和之前一般,却更加的浓烈。

    冥人!

    有其他的冥人逼近了,透过气息的感应,似乎更加强大。

    “是你杀了他们。”逼近的冥人只有一个,阴冷深沉的目光扫过相隔甚远的三具尸体,再看向陈宗,绽射出无尽杀机。

    陈宗神色肃然,没有应答,此冥人给自己带来强烈的危机感,阴寒冥气混合着炽烈的冰冷杀机犹如无形风暴般的侵袭而至,毛骨悚然。

    强!

    这个冥人的实力很强,凭着自己目前的战力,估计,不是对手。

    “心魔,快放开干涉。”陈宗默默呼唤道。

    “不,除非你让出身躯掌控权。”心魔十分光棍的回应道。

    陈宗来不及与心魔争吵,因为那冥人身形一闪,就像是一道灰黑色的鬼影般的,无声无息之间,却是一个恍惚,出现在陈宗面前,透过阴寒冥气,陈宗看到一双微微泛红的却无比幽深的眼眸。

    那眼眸,仿佛能吸纳灵魂一样,让陈宗情不自禁的一颤,无声无息之间,冥人的一指穿空杀至,直接刺向陈宗的心口。

    那一指凝聚着可怕至极的阴寒冥力,还未杀至,就已经叫陈宗心口发颤,一丝丝惊人至极的寒气,透过胸腔,直逼心脏,仿佛要将陈宗的心脏冻结似的,随着那寒气侵袭,陈宗都感觉到自己的气血也受到影响,运转迟滞,仿佛要被冰冻起来。

    寒意侵袭,气血迟滞,陈宗只感觉自己的一身力量,似乎也随之变得懒惰,好像没睡够的人一样,难以发挥出来。

    咚的一声,犹如擂鼓般的,心脏在瞬间猛然一跳,迸发出一股大力,直接将侵袭而至的寒气震碎,迟滞的气血也在瞬间被激发,重新变得活跃起来。

    剑光一闪,横空拦截,犹如铁锁横江,仿佛神来之笔,直接挡住冥人凶悍至极的一指袭杀。

    剑属于短兵器,比手指要长许多,如此近距离之内的袭杀,用剑来应对,无疑很不合适。

    但在陈宗手中,这剑,十分合适,就像是自己的手臂自己的手指一样,只要有一点空间便可以伸展开,十分灵活,掌控自如。

    剑身拦截手指一击的刹那,猛然旋转,以剑刃横切,便要将其手指切开,只是,那一指又在刹那迸发出惊人的力量,崩开陈宗的剑刃切割后,绕过剑身,点向陈宗的眉心。

    但,剑在陈宗的掌控之下,一剑迎击而去。

    短短几息时间,双方在十分近的距离之内,交手数百次,每一次都无比凶险,稍微不慎就会被击中,不论是被手指击中还是被剑刺中,重伤是必然的。

    但,不论是那冥人还是陈宗,都没有受伤。

    “有点本事。”这冥人并没有动用全力,但也拿出了不少实力,没想到都被抵御住,这等剑法,当真是高超至极“那么,尝尝我的冥武。”

    话音落下的刹那,一股强横至极的阴寒冥力骤然从其体内爆炸,犹如万古火山一朝爆发似的,天惊地动,天地汹涌,无尽的阴寒冥气也从四面八方不断席卷而至。

    仿佛黑云遮天,仿佛沧海横流,仿佛山崩海啸,无尽的黑暗笼罩,无尽的声势浩荡,方圆数里内,直接被笼罩,空气中的温度不断下降,让陈宗有一种被冻结灵魂的感觉。

    “冥武……”陈宗眉头微微一皱,听起来,似乎是冥人武学,或者与之有关的,不过,自己并未面对过,这是第一次。

    虽然没有面对过,但这等威势,却是很可怕,让陈宗不得不严阵以待。

    “心魔,再不让我发挥全力,你我都要死。”陈宗对心魔说道。

    “哼。”这会儿,心魔却傲娇了,丝毫不放开对元神的部分掌控权,除非陈宗让出身躯的掌控权,否则,他是不会让步的。

    陈宗觉得自己心很累,偏偏又奈何不了这心魔。

    来不及多想,冥人的冥武轰杀而至,那无尽的阴寒冥气与自身的冥力融合为一,凝聚成一尊巨大的黑影,仿佛是冥神现世般的。

    那黑影,有百米之高,悬浮在半空之中,双眸之处空洞洞的一片,犹如虚无一样,仿佛直通冥界。

    俯瞰时,陈宗只感觉自己的神魂一颤,有一种要脱离元神的感觉,仿佛要飞出自己的神海,没入那一尊巨大黑影空洞洞的眼眸之内,不断的坠入黑暗,坠入深渊,永世沉沦。

    紧接着,那巨大的冥神般的黑影抬起手臂,凌空一指点落。

    一抹黑光在刹那凝聚,犹如极光贯穿虚空般的射杀而出,仿佛白驹过隙似的,直接杀向陈宗。

    无尽的气息不断从四周往那一道黑光汇聚而去,纷纷没入其中,使得那一道黑光愈发的凝练,黑得深邃,黑得炽烈。

    神魂的震慑,再加上冥力攻击,双重攻击,立刻让陈宗陷入险境。

    陈宗也在刹那清醒过来,神色一变,十二重心火燃烧,太初剑元体之力爆发,手中的剑在瞬间化为流光散开,化为无数的剑光,环绕四面八方。

    大周天剑界!

    剑光弥漫之下,仿佛自成一界的剑光一般,循环起始,无穷无尽,牢牢将陈宗保护起来。


同类推荐: 末世神魔录推掉那座塔DC家的骑士我要做阎罗市井之徒九星霸体诀诡秘之主变身之武侠到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