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剑道通神 第七十三章 世界之内我即主宰(上)

第七十三章 世界之内我即主宰(上)

    “剑世界……开!”

    那一道声音,并不响亮,也没有歇斯底里,更没有蕴含任何杀气杀机和杀意,仿佛清风的低吟浅唱、仿佛耳畔处的呢喃,却又传遍了四面八方,渗透虚空各处,完全传入每个人每个邪神族的耳中。

    比声音更快的,则是一道力量,犹如清风拂掠而过,宛如波纹涤荡弥漫。

    所有的一切,全部都被掠过,全部都被波及。

    那一刹那,好像是时间停顿了一般,整座巨大的洞府完全被覆盖,变成了一副巨型的立体画。

    停止!

    凝固!

    正踢出一脚,分为十腿踢向玉无瑕等人腿弯,企图将他们踢得下跪的邪神族战士一顿,化为一尊雕像似的,脚尖距离玉无瑕等人的腿弯,不过一寸。

    但此时此刻,这咫尺般的一寸,宛若天涯。

    环绕在陈宗四周的邪恶囚牢,依然存在,却无法阻挡这一股力量的散发与覆盖。

    “这是怎么回事?”元崇山神色大变,他发现,自己四周的邪恶囚牢依然存在,自己的护身力量也依然存在,却能清楚的感觉到一股力量的压制,那力量无形无色无影无质,却从四面八方每一个角度冲击而来,无处不存无处不在。

    哪怕是他的力量完全恢复了,在这一股力量面前,也感觉到束缚、压制,十分难受。

    同样的,邪神殿下和邪神大祭司也有这样的感觉,虽然没有如其他的邪神战士一般动弹不得,却真的有被压制的感觉,只感觉四周压力重重,让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变得困难。

    这是什么力量?

    霎时,邪神殿下与邪神大祭司齐齐转头看向陈宗,他们可以感觉到,那一股无形压力的来源,正是那人族天骄。

    心意天宫第三道子无双神剑陈宗!

    邪神大祭司更是满脸诧异和不解,为何如此?

    明明对方已经被邪恶囚牢所囚禁了,一身力量应该是不断的流逝才对,为何还可以释放出这样的力量?

    难道是什么隐藏的手段?

    是心意天宫的主宰级强者所赋予的力量?

    这么一想,似乎也有道理。

    邪恶囚牢的确很强,但,并不是无解。

    “去!”邪神殿下的反应极其迅速,立刻挥手,身后那些邪神族的神魂在刹那,飞射而出,冲向人族天骄们,要将之夺舍。

    这个时候,什么臣服不臣服的,已经不重要了,先夺舍再说,以免出现更多的不必要的变故。

    “剑……来!”一道清喝声直接响起,霎时,便有一道道仿若拔剑般的声音连续不断响起,长剑争鸣,铿锵有力,清晰入耳。

    不是一道!

    也不是十道!

    更不是百道!

    而是千道……

    一道道的剑光,长达一米左右,光芒耀眼至极,乃是由无数的剑气汇聚凝练而成,仿佛千锤百炼的神剑一样,锋锐到极致。

    这些剑光,没有剑柄,一米长,全部都是剑刃,两指宽。

    甫一出现,便是成百上千,每一道剑光光芒闪烁之间,都弥漫出惊人的犀利,叫一干邪神族们遍体生寒,仿佛被切割撕裂似的。

    “斩!”第二个字响起,剑光闪烁之间,立刻杀向那些企图夺舍的邪神族神魂,这剑光蕴含的力量,十分可怕,直接将那些神魂贯穿,并且击杀。

    一般而言,神魂就算是中剑,也不会直接溃散,顶多就是受到一些伤害,唯有专门针对神魂的力量,才能够重创乃至击杀神魂。

    但,剑世界内的剑光,却可以破坏一切、击杀一切。

    只是刹那,邪神族的一干神魂全部在剑光之下被击穿、撕裂,只留下一道道尖锐的声音,魂飞魄散。

    “再斩!”剑光呼啸之间,犹如万剑朝宗般的,纷纷从四面八方飞射而至,若潮汐万象般的,宛似沧海横流,纷纷冲击在邪恶囚牢上。

    邪恶囚牢坚韧至极,之前,陈宗曾试过以神武的力量来对抗,却无法将之击破。

    现在,在万道剑光之下,强横惊人的邪恶囚牢再也支撑不住,纷纷被斩断、破碎,陈宗就此脱困而出。

    悬空静立,万道剑光悬浮在四面八方,双眸寒光灼灼,长发飞扬衣袍凛冽,宛如剑中之神般的,那一种风姿,直入人心,化为烙印般的,哪怕是一干邪神族也不得不承认,此时此刻的陈宗,无以伦比,邪神殿下都情不自禁的升起一种名为嫉妒的感觉。

    元崇山凝视着,一副目瞪狗呆的样子。

    邪恶囚牢,就这么被击破了。

    而那陈宗看起来,就像是剑中之神一样的,那种感觉,无法形容。

    “斩!”随着第三个斩字响起,剑光犹如天瀑般的击落,斩向元崇山之处,元崇山身躯外的邪恶囚牢也在刹那被斩碎,元崇山脱困而出。

    这一刹那,元崇山的心绪是复杂的,无比复杂。

    原本,他要凭着自己的力量解决这里的麻烦,一则壮大巨元紫极殿的声威,二则压制陈宗乃至心意天宫。

    谁能想到,最后却是翻船了,被邪神殿下击败,又被邪恶囚牢围困住,如果没有什么变数的话,那么当护身秘宝的力量被耗尽,等待他的不是死亡就是其他的下场,总而言之十分糟糕就是了。

    而今,变数出现了,只是这变数,却是元崇山最难以接受的方式。

    陈宗!

    变数竟然来自于陈宗,被他视为对手,想要压制的人。

    陈宗的心绪,没有元崇山那么复杂,甚至,根本没有想那么多。

    剑世界展开之下,陈宗有一种掌控一切、主宰一切的感觉。

    此剑世界内,我即主宰,掌生控死。

    剑世界的强大威能,初步展现。

    万道剑光,尽数受陈宗的驾驭,完全驾驭。

    看似,和以往施展剑域有些相似,但本质是有区别的,剑世界内的剑光,犹如神剑,每一道剑光的威力,都可怕到极致,并且,坚不可摧。

    就算是被摧毁,也能够无损耗的再次凝聚。

    按照传承的剑世界所描述,不同的人修炼剑世界,都不一定相同,这是一种适应性很强的传承,会根据个人的不同,呈现出不一样的威能。

    中古纪元的最强剑道主宰冥月惊风的剑世界是什么样子的,陈宗不知道,因为没有见过。

    而现在,就是属于陈宗的剑世界。

    剑气无尽,剑光浩瀚,但这只是初步威能而已。

    “斩!”第四个斩字响起的刹那,剑光分散,仿佛深海鱼群似的,又像是暴雨倾盆一般,纷纷射杀而出,将整座洞府都覆盖了。

    近千的邪神族战士被剑世界那可怕至极的力量镇压,难以动弹,面对这剑光,毫无闪避的能力,也无法抵御分毫。

    击杀!

    只是一个照面而已,尽数击杀,全部死亡,连神魂都无法逃脱,魂飞魄散身死道消。

    而人族天骄,都还活着。

    剑光飘起,对准、锁定那些背叛人族臣服邪神族的人族天骄。

    叛徒当杀,这是铁律,是虚空的铁律,任何人都必须遵守。

    不管你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背叛人族出卖人族的利益,都没有用,背叛就是背叛,出卖就是出卖,一千个一万个理由都一样。

    “住……住手。”

    “不能杀我。”天鸿老祖惊慌失措,再也没有半分从容的样子。

    “我不是真的臣服,我是假的,假的臣服,这是一种策略。”

    一个个叛徒面色大变,连忙吼道,纷纷辩解起来。

    “没错,我就是假装臣服,这是一种策略,可以从内部分化、击破邪神族。”

    说的好像真的一样。

    但,真真假假,陈宗自然能分辨出来。

    因此,陈宗并没有听他们辩解什么,无关紧要的言辞罢了。

    杀!

    剑光击落,直接击杀。

    “你竟然敢杀我。”

    “该死的东西。”

    这些人纷纷怒骂,但结果,依然摆脱不了死亡的局面。

    最后,整座洞府内的人族,就剩下那些未曾臣服也没有被夺舍的人族天骄,至于臣服和被夺舍的人族,统统死亡。

    邪神族一方,还留下的,就是邪神殿下和邪神大祭司。

    这两人的战力极强,手段非凡,陈宗也无法直接将他们杀死。

    剑世界的确很强,但,不是无限制的强,剑世界的强与陈宗本身的强息息相关,陈宗越强,剑世界就越强。

    一道道剑光,将邪神殿下和邪神大祭司锁定,叫他们一时间也不敢轻举妄动。

    忌惮!

    此时此刻的陈宗,给邪神殿下和邪神大祭司的感觉,是无比的忌惮。

    “师姐,你们先走。”陈宗悬空而立,剑光之下,一座座的监牢被击破,里面的人族天骄都能够脱身而出。

    “好。”玉无瑕深深的看了陈宗一眼,咬了咬银牙,虽然体内的封禁被破解了,力量正在迅速的恢复,但就算是完全恢复也没有用,邪神殿下和邪神大祭司明显不是自己等人可以抗衡的。

    所谓人多力量大、蚁多咬死象在这里是不存在的,强者就是强者,弱者就是弱者,弱者再多,连强者也无法近身,而强者出手,对弱者就是屠杀。

    故而他们留下来,不仅无法帮助到陈宗,反而会成为累赘,虽然十分不甘心,却也只能离开。

    邪神殿下与邪神大祭司只能眼睁睁看着被他们生擒活捉的人族天骄们纷纷撤离,十分恼怒,却又无法阻止。

    “元崇山,你也离开。”陈宗目光凝视而去,毫不客气的说道。


同类推荐: 末世神魔录推掉那座塔DC家的骑士我要做阎罗市井之徒九星霸体诀诡秘之主变身之武侠到神话